柴记公司|董姐与凤姐

澎湃新闻记者 柴宗盛

2016-12-05 09: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格力集团总裁董明珠。 澎湃资料
董明珠的高调行事和霹雳手段,不免让人联想到王熙凤,虽然一实一虚,但仔细比较,这两个中国最知名的女性职业经理人,竟然有很多巧合的共性,互相映照,颇有意趣。
首先,二人才华与美貌集于一身(经理人群体而言),都是脂粉英雄。但都有料事不远的短板。
凤姐协理宁国府一节充分展示了作为贾府总理的才干,敏锐干练,心细如发,还有杀伐决断。
董姐是营销之神,1992年1600万的营销额为她奠定了江湖地位。在接下来不到10年的时间,几乎凭借一己之力扛起了格力,成为空调霸主。虽然每次听到“掌握核心科技”的广告,尴尬症总要发作,毕竟空调不是航空发动机。但检视近几年工信部发布的家电能效之星的榜单,这是家电行业技术指标的重要参考,格力具有压倒性优势。同时从空调行业市场占有率、利润率等关键指标来看,格力也是名列前茅。
但总体来说,董姐和凤姐都只是营销型人才,洞悉人性,情商极高,但限于自身识见,她们并不具有开拓性的干才,譬如凤姐的生财之道是放高利贷,相比秦可卿的“祖茔多置田地,家塾设于期间。”不知差了多少个段位;而董姐带领格力转型,跟风造手机,没有说服市场;跟风造汽车,没有说服股东。
其次,二人为之奋斗的事业都盛极而衰,而且转型困难重重。
贾家承接祖荫已历四代,逼近五世而斩的大限,族中无人考中功名,只有贾政靠赏赐获得正经公职,所有希望系于贾妃一身,显然主营业务山穷水尽,创新乏力,没有转型的余地。
格力近三年应收大幅下滑,特别是2015年同比下滑29%。不独是格力,传统制造业的败落已经成建制的显现,尤其家电产业,在互联网企业的挤压下日渐承重,譬如电视机企业就被互联网电视完全压制。好在空调的目前不触网,也移不动,但谁能保证智能家居、物联网永远不会侵入空调行业?
格力的转型选择是手机、电动车。本来消费品制造企业转型,首选是从自身业务向上衍生,进入本行业的工业领域,而不是冒险跨界进入陌生领域。譬如西门子、飞利浦撤出消费领域,专心工业领域。当然跨界也无可厚非,但起码转得要有新意。
空调是个低端消费品,威利斯•开利发明空调已经超过百年。压缩机是空调最核心的部件,华意压缩机销量世界第一,据华意压缩技术负责人日前透露,卖出一台压缩机只赚5块钱。因此,格力在技术上并没有多少战略纵深,支撑它向上转型。这也中国制造企业的普遍难题,几乎没有像样的技术护城河,只要在消费领域失败,只有跨界转型,所以,这几年出现了各种无厘头的跨界。但企业转型的关键是人的转型,如果人还是那批人,在传统领域站不住脚了,有什么理由可以在新领域取得成功?值得注意的是,几乎几家知名家电企业都试图造手机,但都没造出名堂。
让习惯祖荫庇护的贾家的子弟,寒窗萤火去科场博取功名;让传统家电企业,去整合处理器、触摸屏、互联网去制造手机,都是难以想象的。
第三,贾府的钱粮、人事、行政皆受凤姐节制,凤姐有一言九鼎的特权,特权之下自然滋生了盘剥克扣。凤姐虽然能干,但到最后总是脱不了专权,甚至弄权的污名。
董姐虽不至于此,但目前的格力就是董明珠,董明珠就是格力。董姐放言,野蛮人入局就是中国制造的罪人。言下之意,格力离开董明珠就是死路一条。如果一家企业的治理,进化到兴废系于一人的地步,实在不是企业之福,也不是中国制造之福。套用董姐的惯常说法,“如果有爱国心”,经理人是不该如此的。即便伟大如乔布斯,几乎一人之力造就今天苹果的伟大,甚至还有暴君做派,但在他去世以后,苹果还是平稳运转,继续雄视环球。
企业家是最宝贵,也是最稀缺的人才,尤其中国制造领域的企业家,更为稀缺。这也是格力集团一直隐忍董姐的最大原因。所以董姐各种使自己不可或缺的努力,也有其正当性,毕竟格力电器无论公司改制,还是经济成就,董姐都是第一功臣。
不过,改革开放30多年,很多在华外企深度本土化,管理层几乎从上到下全华班运作,如博世、GE等,为中国培养了大批高级职业经理人。但这批学养和识见更胜一筹的经理人目前几乎在本土企业很少获得表演机会。如果试着来解释,最大的理由可能是因为外企高度制度化,规范化,董事会有强大的监督作用。这些经理人只需要做好分内事即可。犹如高速公路上的跑车,只管守序狂奔,不用为沟渠分心。
而本土企业的公司治理尚在路上,董事会有时形同虚设,譬如平时各种简朴的董姐抬手就替所有股东花了8亿,突然任性为格力入职满3个月的全员加薪1000元,无差别加薪显然有违人力激励的一般规律。另外,近日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举报其继任者谢文坚,直指谢破坏公司财务、监管等规则。所以本土企业治理缺少规范的高速跑道,更多的是在沟渠中摸索,因此,本土企业的经理人就要像一辆适用各种路况的拖拉机。所以本土企业若想引进跑车,就要修好跑道。
一言蔽之,世界离了谁都要转,重要的是要有规则。在秦可卿去世之前,托梦王熙凤:族中长幼,大家定了则例,日后按房掌管这一年的地亩,钱粮,祭祀,供给,如此周流又无竞争,又无典卖之弊。
这显然就是今天的华为们正在玩的,学习IBM的管理方法,完善公司财务、决策、运营制度,最终实现CEO轮值。 只有如此,在经理人试图稀释股东股份,高价买入资产时,才能有人可换。
第四,凤姐和董姐的结局或许也大致接近。凤姐的结局大家都知道,正册中的判词是“哭向金陵事更哀”。
董姐目前走势不容乐观,最重要的是,之前坚定支持董姐的中小股东有背离倾向:不败神话被手机业务打破、稀释股份、高价买银隆、赌气式全员加薪。难道中小股东真的永远不会在意吗?
有意思的是,野蛮人敲门,推高了一直低位徘徊的股价,恐怕这是中小股东乐见其成的。更有意思的是,增发失败后,以董姐为首的格力电器的高管和董事也随之增持。格力电器财务负责人、董事会秘书望靖东共买入155800股,格力电器董事徐自发及其家人共买入784800股,耗资则接近两千万。董明珠自己已位列第九,比三季报中提前一位。
管理层股权激励是公司良治的重要手段,大可光明正大地推出。但前提是最大化所有股东的权益,不能既要股权激励,又要维持低股价,让管理层尽可能低成本获得股权。天底下哪有这等机关算尽的好事。不能因为国资改革的激励不足,就要中小股东买单。
此处要引一段任正非语录:华为的成功很简单,没有什么复杂的道理,我们就是正正经经地为客户服务,我们眼睛就是看到客户口袋里面的钱。你能不能给我点钱?你能不能再给我点钱?你能不能多给我点钱?我们真心为客户服务,客户就把口袋里面的钱掏出来给我们。我们没有什么复杂的价值观,特别是小公司,不要这么多方法论,认认真真地把豆腐磨好就有人买。
所以,中国制造业的真正希望在于良好的公司制度化治理,而不是一个个能干的,不可替换的张屠夫。
行文至此,董姐结局如何,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理性围观。孟子有云,春秋无义战。不顾股东利益的争霸战,看看就好,千万不要入戏。至于野蛮人有罪论,最大的悬念就是,哪根金条是高尚的,哪根金条是龌龊的。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董明珠,格力电器,王熙凤,中国制造,野蛮人入侵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