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将走向何方?

赵纪周/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政治学博士

2016-12-09 16: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2016年6月英国举行“脱欧”公投以来,欧洲局势出现了更多新的变化。最近的结果包括奥地利总统选举落幕、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而明年德国、法国等多个欧洲国家将举行大选,还有可能发生更多新的变化。欧洲政治版图会否发生改变,将走向何处?本文拟就相关新动态加以解读和预判。
奥地利总统选举:有惊无险
2016年,奥地利举行了两次总统大选,最终选择了倾向欧洲。
先是在5月,原绿党领导人亚历山大•范德贝伦(Alexander Van der Bellen)以50.3%比49.7%的得票率险胜极右翼、民粹色彩的奥地利自由党候选人诺贝特•霍费尔(Norbert Hofer)。而在大选期间,很多人推测霍费尔有可能上台。自由党败选后以“计票过程存在漏洞”为由,向该国宪法法院提起诉讼。7月1日,奥地利宪法法院宣布,总统选举过程中,邮寄选票计票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并判决5月举行的总统大选结果无效。
于是,奥地利在12月4日重新举行总统选举,范德贝伦凭借53.3%的得票率以明显优势最终战胜得票率为46.7%的霍费尔。霍费尔最终承认败选,范德贝伦当选新一届奥地利总统。
当地时间2016年12月4日,奥地利维也纳,前绿党领导人范德贝伦赢得奥地利总统选举。  本文图片均为视觉中国 图
在欧洲民粹主义、孤立主义抬头的背景下,若霍费尔上台,他将成为欧洲第一个来自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总统。奥地利民众最终选择范德贝伦,意味着选择认同欧盟和欧洲一体化的道路,而不是走民粹主义或孤立主义的道路。因此,范德贝伦的当选阻止了极右翼政党在奥地利上台执政,向备受危机困扰的欧洲发出了一个积极信号。在一定程度上,范德贝伦的胜利可谓对民族主义以及反对欧盟、走向倒退的民粹主义一次沉重打击。
但这不过是使欧洲暂时避免了一位极右翼总统的出现,并不意味着未来霍费尔及其极右翼政党不会在奥地利获得执政机会。未来,一旦霍费尔上台执政,则不能排除他将推动奥地利公投脱离欧盟。从这个意义上说,范德贝伦的获胜是对欧盟主流社会的一次“缓刑”,毕竟有近一半的奥地利人在这次总统大选中把选票投给了霍费尔。因此,尽管奥地利总统选举结果在一定程度上打击了民粹主义的上升势头,但欧洲要彻底消除极右翼力量的威胁,仍任重道远。
意大利修宪公投:暗流涌动
2016年12月4日,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的结果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除了欧元大幅贬值和欧元区GDP可能为负增长之外,主张留在欧元区的现政府将倒台,民粹主义政党势力则可能上升,增加了意大利未来脱离欧元区的风险。
马泰奥•伦齐(Matteo Renzi)领导的中左翼民主党政府推动宪法改革公投,旨在削弱参议院的权力,提升众议院(下院)权力,降低政策改革的难度,从而赋予总理和政府更大权力以便实现提振国民经济等诉求。实际上,伦齐提出的修宪法案已于今年4月在议会通过,但赞成票数未达到宪法规定的三分之二多数。意大利宪法规定,修宪法案若没有获得议会三分之二的多数票,则必须由全民公投来决定。
然而,修宪公投最终失败,伦齐向总统塞尔吉奥•马塔雷拉(Sergio Mattarella)提交辞呈,但将留任看守总理,至国会通过来年的财政预算为止。意大利议会选举5年一次,按计划将在2018年春季进行下次选举,在议会选举中获胜者即有机会获得授权进行组阁。但修宪公投失败后,意大利最大的反对党——由贝佩•格里洛(Beppe Grillo)领导,具有浓厚民粹主义色彩的“五星运动党”呼吁立即进行选举,其他党派也要求尽快举行选举。因此,意大利议会选举将可能提前至2017年,以产生新一届政府。
当地时间2016年12月7日,意大利罗马,意大利总理伦齐向总统马塔雷拉正式递交辞呈。
“五星运动党”的崛起是近年来欧洲民粹主义勃兴的一个重要表现。在2016年的地方选举中,“五星运动党”已先后拿下罗马、都灵等大城市,成为意大利的第二大政党。目前,“五星运动党”和民主党的支持率不相上下,前者有可能将民众对伦齐的反对转化为对自身利好的选票,从而赢得议会选举,领导组建新一届政府。“五星运动党”的一个重要主张和诉求,乃是就意大利是否退出欧元区(不是欧盟!)进行不具约束力的公投。如果2017年“五星运动党”上台执政,有可能点燃意大利公投“脱(离)欧(元区)”的导火索。意大利是欧盟内仅次于德、法的第三大经济体,一旦它脱离欧元区,某种意义上就意味着欧盟将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
那么,意大利会不会走上“脱(离)欧(元区)”之路?据民意调查显示,多数意大利国民有着浓厚的欧洲情结,认为意大利发展离不开欧盟。因此,意大利在短期内可能陷入新的政治混乱和经济动荡。主张脱欧的“五星运动党”在政治舞台上将进一步扩大影响,但还不足以在明年大选中获胜并执政。
退一步而言,即使2017年“五星运动党”将上台并推动公投,实现意大利退出欧元区的诉求还面临现有法律的制约。根据意大利宪法第75条规定,全民公投的适用范围包括:为部分或全部废除相关法律条文,在至少50万选民或5个市政局的要求下,可采取全民公投方式来决定。但涉及税收、预算、特赦、国际条约的批准等方面的法律条文,禁止采用全民公投方式。这就意味着,要进行退出欧元区的公投,必须先要修改宪法;而修改宪法,又必须经由全民公投通过。
换而言之,要实现退出欧元区的目标,意大利需要进行两次全民公投才有可能!但无论“五星运动党”未来能否执政,意大利的政局都已经开始暗流涌动,伦齐所在的中左翼政党等主流党派正面临挑战。目前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的结果,有可能会提升欧洲民粹主义和右倾势力的人气,进而演化成阻碍、抵制欧洲一体化进程的政治力量。
法国总统大选:右右相争
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是观察欧洲政治走向的重要风向标,目前正处于“右右相争”的态势。法国不是两党制而是多党制国家,其总统选举实行一人一票的直接选举,投票率高达70%甚至80%,而且无论是总统选举还是地方选举都是两轮制,获得票数最多的总统候选人不一定成为法国新的总统。
2017年4月23日和5月7日,法国将举行第一轮和第二轮总统选举,在全国范围内获得的选票最多的总统候选人将最终获胜。12月初,法国现任总统、属于中左翼的社会党的奥朗德已宣布不会参加2017年总统大选;萨科齐则在第一轮投票中惨败。目前看,在法国2017年总统大选中,前总理、中右翼的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将同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角逐总统宝座。
当地时间2016年11月27日,法国巴黎,法国前总理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宣布在最新一轮中右翼政党投票中胜出。
随着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勒庞在民调中的支持率也不断创造新高,目前风头正劲。但同时,她又被称为法国“最危险的女人”、“法国的特朗普”。2016年11月,菲永以68%的绝对优势成为共和党总统竞选人,并被看作是一个“能吸走法国极右翼10%选票的男人”。有观察者甚至乐观地认为,菲永已经将一只脚踏进爱丽舍宫了。
然而,2017年菲永能否最终阻止勒庞的上台尚未可知。在法国的总统大选两轮制下,菲永和勒庞将进行一场“右右相争”的大戏。菲永主张在体现法国利益的前提下继续留在欧盟,而勒庞则主张法国应该像英国一样脱离欧盟,如果当选总统,她将带领法国退出欧元区。有评论认为,属于中右翼的菲永无法比勒庞在政策理念上更加保守,但他是左翼眼中最不讨厌的右翼人士,因此有可能获得中间派和部分左翼选民的支持。
从法国政治传统来看,过去共和党或社会党无论谁在首轮选举失利,都会呼吁其选民在第二轮中投票给对方政党,这一传统被称为法国的“共和统一阵线”。2017年大选中,假如中右翼的共和党与中左翼的社会党像以前一样联手对抗“国民阵线”,则有可能赢得总统大选。而按以往看,“国民阵线”从未通过第二轮投票而入主爱丽舍宫。或许,法国总统大选的二轮制不会让勒庞及其领导的“国民阵线”赢得大选。
此外,尽管法国国民有一定的右倾倾向,但对极右翼势力比较警惕。短期内,“国民阵线”在法国人心目中已形成的比较根深蒂固的极右翼印象难以消除。即使有选民赞同勒庞现已严重偏左的竞选纲领和政策主张,很多法国人还是不愿意给自己贴上“极右翼”的标签,将选票投给身为极右翼典型的勒庞。这就降低了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上台执政、成为引爆欧洲分裂的黑天鹅的可能。而且,勒庞领导的“国民阵线”缺乏执政经验,没有掌控军警等一定的国内强力资源,这使得勒庞胜选的可能更加不确定。
当然,在选举期间假如发生难民危机或恐怖袭击事件,则有可能助力勒庞入主爱丽舍宫。但目前似乎可以得出的一个基本判断是,近期法国政局不会出现急剧右转的根本性变化。
德国总理选举:默克尔4.0
2017年9、10月间,德国将举行大选,并有可能迎来“默氏4.0时代”。对今后欧洲政治走向而言,这或许将成为最重要的一个研判依据。
2016年11月,现任总理默克尔宣布四度参选,似乎让很多德国人与欧洲一体化的支持者们吃下一颗定心丸。默克尔在过去11年的执政时间里,向德国民众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德国实现了后冷战时期最长时间的经济增长;在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期间德国没有出现衰退,公共财政稳健,国内失业率保持较低水平,在国际舞台上德国展现了更加积极的作用。目前看来,默克尔及其领导的联盟党(基督教民主联盟和基督教社会联盟)在明年大选中的优势十分明显。如果默克尔胜选,她将成为继德国前总理科尔之后第二位成功连任四届的总理,开启她的“4.0时代”。
当地时间2016年12月6日,德国埃森市,德国总理默克尔出席德国基督教民主党(CDU)党内会议,并发表讲话。默克尔号召党内人士团结起来,支持其备战明年的艰难大选。
但明年德国大选的结果还存在不确定性。弗劳克•彼得里(Frauke Petry)领导的极右翼政党“德国新选择”(德语: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德文简称AfD)发展势头迅猛。该党不但主张德国退出欧元区、重启德国马克,还反对“多元文化”,谴责“难民潮”,主张“以德国之勇气”来控制移民,限制每年的难民申请数量,并声称伊斯兰教跟德国宪法互不相容。这些论调得到了很多民众乃至精英的支持。2016年3月,在难民问题上反对默克尔“欢迎”政策的“德国新选择”在巴符州、莱法州和萨安州的议会选举中三战三捷,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在这三个州的得票率却均出现下滑。目前,“德国新选择”已跃升为德国的第三大党,甚至呼吁“默克尔必须下台”。
此外,就连其执政联盟中的基社盟也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等表示不满。在此情况下,有人担心“德国新选择”可能在2017年大选中成为“黑马”而震撼德国政坛。如今,从某种程度上说,在德国乃至欧洲已出现一种不安全感,人们更加期待一种连续性和确定性,希望默克尔能够继续执政。在当前德国和欧洲面临诸多危机考验的困难时期,默克尔代表着稳定和连续,或许会带来某种安全感。可以说,如果默克尔成功连任德国总理,有助于稳定当前西方的主流政治局面。
民粹主义勃兴:欧洲将向何处去
近年来,受金融危机、债务危机与难民危机等影响,欧洲传统的政治党派逐渐丧失了吸引力,而形形色色的民粹主义和“疑欧”势力则勃兴起来。目前,匈牙利、波兰等国的现执政党都有右翼民粹主义色彩,而法国的“国民阵线”、英国的“英国独立党”、奥地利的“奥地利自由党”和德国“德国新选择”等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都已经或有望进入本国议会。这些民粹主义政党的基本共性是反建制、反全球化和一体化以及极端排外。
继英国脱欧公投、美国总统大选之后,2017年欧洲多国将迎来选举年。欧洲将向何处去,法国和德国的选情尤其值得关注。如果勒庞的“国民阵线”赢得总统选举,将可能推动法国脱欧公投,从而使得德国在欧洲更加孤立,德法共同打造“核心欧洲”的前景将会黯淡。
与此同时,欧洲其他国家的民粹主义和极右翼政党也在觊觎本国的权力地位。例如,据2016年11月的一份民调数字显示,荷兰极右翼国会议员怀尔德斯(Geert Wilders)领导的自由党(PVV),将在2017年3月的国会选举中成为第一大党,现任总理吕特(Mark Rutte)的自由民主党(VVD)将沦为第二。自由党的主张反伊斯兰教,反对修建清真寺,反对欧盟。怀尔德斯本人甚至将《古兰经》同希特勒的《我的奋斗》相提并论。目前,自由党在荷兰越来越受欢迎,在一些民调中甚至已经和目前的执政党自由民主党并驾齐驱。如果明年怀尔德斯胜选,有可能会推动荷兰退欧的议程。
此外,还有一些国家将在2017年举行大选,包括塞尔维亚(5月)、挪威(9月)以及捷克(10月)。如果这些国家的民粹主义政党得势或上台,欧洲政治版图将发生巨变。
可以说,在当今西方世界的政治生态中,具有较浓厚民粹主义色彩的政治领导人不断崛起甚至已经胜选而上台。有评论认为,2016年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意味着美国民粹主义的胜利,标志着西方世界已开始“向右转”。无论如何,从目前欧洲国家的选情以及可能的政局变化看,奥地利极右翼政党领导人最终败选,而其他国家的选举主要是在明年举行,目前尚无法确定右翼力量能否上台,但“向右转”已经成为世界政治未来发展演变的新动向。
对欧洲而言,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及之后的进程将漫长而具有不确定性,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或将冲击欧元区经济,而2017年的法德两国大选或将出现变数。未来的欧洲无疑需要思考和应对民粹主义的盛行,否则,欧盟进一步走向解体将可能无法避免。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欧洲一体化,脱欧,公投,大选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