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落马厅官肖本明的涟水往事:大手笔规划,被指急于搏政绩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发自江苏淮安

2016-12-12 13: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肖本明
今年11月30日,江苏省纪委发布消息,淮安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肖本明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在出事前,副厅级官员肖本明曾在江苏淮安担任市委常委有五年之久。
其中,2015年6月,在知天命之年,身为淮安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的肖本明,主动请缨,在淮安下辖的涟水县干了一年的县委书记。2016年6月,肖本明辞去涟水主官,重回淮安市任职。
2016年9月底的中共淮安市党代会上,51岁的肖本明颇为意外地落选了市委常委,甚至都没能当选市委委员。这也是外界认为其即将落马的信号。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日前重访肖本明落马前的主政地——江苏淮安涟水县,还原这名曾被外界视为“强势官员”在这块土地上履职的一年历程。
这一年,肖本明自评为涟水“大开发、大建设、大发展”的一年。在外界眼中,这一年既是肖本明有心在涟水“干实事”的一年,也是肖本明为搏取政绩而“急功冒进”的一年。
“主动请战”
肖本明是地道的淮安本土干部。
1987年,22岁的肖本明在市农机公司干了两年后,调入淮阴市(现淮安市)委组织部工作。
1998年,肖本明出任淮阴市淮阴县(现淮阴区)委常委,组织部长。仅一年半后,34岁的他转任共青团淮阴市委书记,跻身正处级。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几十年的官场生涯中,肖本明很少出任副职岗位。2002年后,肖先后担任过淮安市楚州区区长、清河区委书记。
2011年,46岁的肖本明升任淮安市委常委、秘书长,官至副厅级。令人有些意外的是,2015年6月,肖本明重返区县,兼任淮安市下辖的涟水县的县委书记。
有熟悉淮安政界的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肖本明此番赴任,系“主动请缨”;肖自己也曾在一些场合表示,说他不畏艰难主动到涟水工作。
涟水县是淮安市下辖县,地处淮安东北角,距淮安市区20余公里。从地理位置讲,涟水是淮安“副中心”区域之一。此外,涟水还是拥有80多万人的人口大县,也是革命老区,被誉为“红色热土”。
然而,近些年,涟水不但没有发挥其区位、人口等优势,而是呈现出发展疲软的态势,成为苏北的矛盾多发地。比如,肖本明的前任董平在涟水县委书记任上干了尚不满3年,便因“健康原因”请辞。而董平的前任李卫平则因受贿罪被判刑13年半。
肖本明接手涟水时,涟水留给他的是各种矛盾复杂棘手的一摊子。据公开报道,2013和2014年,涟水县在淮安全市的考核排名中连续两年倒数,2015年上半年跌至末位,且被其他县区远远拉下。同时,涟水的人均GDP也常年在淮安处于末位,在江苏全省范围也是倒数。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肖本明主动请战,赴任涟水。澎湃新闻注意到,这是肖本明为官生涯中第三次成为区县党政主官。这一次,肖本明刚年满50岁,外界普遍认为,肖本明这次主动到县情复杂的涟水担任县委书记,是其对个人政绩的“放手一搏”。
从开建到招生入学,滨河高级中学仅用了半年时间。 涟水日报 资料图
官场“整风”
2015年6月12日,淮安市委主要领导和组织部部长亲自护送肖本明到涟水履新。涟水县召开的全县干部大会上,新任县委书记肖本明显得意气风发。
他说,涟水是个好地方,坐拥天时地利人和,如何在全面小康建设进程中不拖全市、全省的“后腿”,如何在“不进则退、慢进也退”的激烈竞争中不泄气、不落伍,是紧迫而重大的课题。
三天后的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肖本明说得更直接。
据《涟水日报》,肖本明说,涟水发展不缺优势,最需要的是精气神,必须坚决抵制和消除犹豫、徘徊、消沉、埋怨等“情绪干扰”。
他说,要消除排名倒数、连年“带帽”造成的情绪低迷、底气不足,要挺直脊梁、憋足劲头。“要迅速从腐败窝案查处的沉闷气氛中走出来”,辩证地、正面地看待腐败窝案的查处。
肖本明所说的腐败窝案,是指涟水县委原书记李卫平被查一案。
李卫平是肖本明的前前任,于2006年出任涟水县委书记,2012年调任镇江市副市长。2014年,李卫平“东窗事发”,因犯受贿罪一审获刑十三年六个月。
徐州市中院一审判决书显示,在涟水任职的六年间,李卫平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项目开发、用地选址、职务调整等方面谋取利益,收受贿赂500多万元。
李卫平落马后,迅速牵扯出涟水县委原常委嵇海婴、县政府原副县长朱兆昆等官员。涟水官场遭到“塌方式腐败”的强烈震动。
于是,肖本明上任后,“提气”成为了他讲话中的高频词汇。
有涟水官场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肖本明曾在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毫不讳言地说,“我是来好好调教你们的”。
在涟水,肖本明就干部工作状态提出了“白加黑”和“5+2”两个概念。所谓“白加黑”,即无论白天黑夜都要干活,“5+2”则是指,五个工作日加两个休息日,也都要以工作为重。
一位涟水官场人士说,肖本明在涟水期间,领导干部“星期六休息不正常,星期日休息不保证”。
肖本明喜欢在晚上开会。当地政界人士说,每周一的晚上,肖本明都要组织召开县委常委扩大会议,听县领导干部挨个汇报工作,“开到晚上十二点是常态”。知情人士称,县委常委扩大会议很“扩大”,除了县委常委,乡镇党政负责人、各行政机关主要负责人全部要参加。
肖本明批评人起来也是毫不留情面。
“有一次,他对一位县委常委的工作汇报不满意,直接指着他让他‘站起来’”,一位与会人士对澎湃新闻说,这位县委常委站起来后,其他人也都不敢坐着,就全都站起来了。
还有一次,肖本明在开会时发现一名干部打瞌睡,毫不留情面地将其叫起来大声呵斥道:“我讲这么久都没累,你听着反而累了是嘛!”
宋集乡和涟水主城区仅一河之隔,并不属于涟水,而是隶属于淮安区。 
规划调整
为了“跨越赶超”、改变落后面貌,肖本明上任后,对涟水提出了一系列“大手笔”的规划。
比如“融市入海”,意思是,涟水县要全方位融入淮安“苏北重要中心城市”建设的战略,把涟水建成淮安“副中心”。同时,放大“空铁水公”的交通优势,融入世界经济的海洋。
比如“3+3+1”。所谓“3+3+1”,是指三大新型工业化主版块、三大新型城镇化的主功能区以及脱贫攻坚和现代农业项目这一“短板”。
肖本明认为,位于涟水老城区西边的滨河新城要成为对接淮安中心城市“发动机”。涟水要重点发展滨河新城,就必须新上一批好项目,要对滨河新城的规划布局进行调整,并启动新一轮的拆迁。而这惹怒了一批既有的投资商。
一家饲料厂的张姓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作为招商引资项目,于2014年进驻涟水的滨河新城,起初进展顺利。但肖本明到任后,他们接到了涟水经济开发区管委会的口头通知,由于规划有所调整,要他们立即停工,准备拆迁。
“我们这原本是要搞个粮食产业园”,张姓负责人说,突然被要求搬走,惹得来自山东的投资方很不高兴,再加上由于搬迁价格也迟迟谈不拢,成为了“半拉子”工程。
据此,不少投资商还曾到省里状告肖本明。
不曾想,僵局没有持续太久。肖本明离任后,他们再次得到通知,原有的粮食产业园项目不需要再搬迁了。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工程还没复工。“大老板感觉被耍了,有点不想在涟水这投资了”,张姓负责人说。
除了建设滨河新区,肖本明还提出,要对涟水的老城区进行综合改造,加快推进城市“西连南拓”,拓展城市区域、拓宽发展空间,把涟水县城建设成为中心城市“副中心”。
摊开地图,不难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涟水县中心城区位于涟水县域的最南端,而非一般情况下位于县域的正中央。为了对接淮安,实现“南拓”的梦想,肖本明上任后,曾一度意向强烈,想把原本属于淮安区的宋集乡划归涟水县管辖。但这未得到相关方面的支持,最终不了了之。
急速推进
推进大手笔项目、加快速度,是肖本明主政涟水期间的一个关键词。
在就任县委书记后,肖本明曾提出,涟水县要确保在2015年淮安全市的考核中“脱帽进三”,2016年“保二争一”,2017年“争先保一”,打一场翻身仗。
在紧迫的“时间红线”压力下,肖本明主政涟水期间,还提出建设“五大中心”的大手笔工程,即:以中医院为主体的医养中心;由疾控中心、妇幼保健院、后勤中心组成的公共卫生服务中心;集聚滨河高级中学、党校、图书馆等资源的教育中心;集青少年公共活动、科普博览、文化传媒为一体的科技文化中心;依托高铁站规划建设的商务中心。
澎湃新闻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仅教育中心获得了实质性的推进,其他四大中心均进展不彰。
为了实现快速建成“教育中心”,涟水县仅仅用了半年时间,便从平地上建起了淮阴中学滨河高级中学,被当地媒体称为缔造了“滨河速度”。
有涟水官场人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施工队原本承诺今年12月竣工,但肖本明要求,最好赶上9月份秋季开学。“进入七八月份,施工队经常是排白天和黑夜两班人,夜以继日地施工”,相关人士表示,8月份最热的那几天,医院的救护车直接停在工地候命,只要有人中暑,便就地进行治疗。
对于“五大中心”、“3+3+1”等战略的推进,肖本明成立了“七大指挥部”,由各个县领导直接挂帅。
比如,老城区建设和市容市貌提升工作指挥部,由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陈印担任指挥长,担任副指挥长的有县人武部部长、涟城镇党委书记、县公安局局长等等。
甚至,涟水县法院院长张强和县检察院检察长刘庆国,也放下手头的司法工作,多次深入广场、社区等开展调研,可谓“全官皆兵”。
在用人和干部调整方面,肖本明也显得颇为大胆。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肖本明在任一年内,涟水县有近百名乡科级干部进行了职务调整。当地有官员称,肖本明对干部调整的人数之多、幅度之大,令人咋舌。
实际上,在上级已经决定要将肖本明调离涟水、并即将公示侯任县委书记人选之际,也就是,在肖本明离任前一个月,2016年5月初,涟水仍发布了一批乡科级干部人选公示,涉及45人。
有涟水官场人士对澎湃新闻说,肖本明主政涟水期间,实施了一系列突进的改革,这显示了其急切改变涟水落后现状的决心,但多少也有“急功近利”、“好大喜功”的味道。
黯然告别
2016年初,“成绩单”出炉。
数据显示,涟水县在2015年淮安全市的综合考核得分中,排名县区第二,顺利实现“脱帽”目标。
肖本明在表彰大会上指出,实践证明,落后不是涟水的代名词,消沉更不是涟水人的精神常态。“只要我们始终保持信心,构筑精神高地,就能冲出发展洼地、摆脱落后境地”。
然而,进入2016年,肖本明的工作作风似乎突然转变。
刚刚上任时,肖本明三天两头召开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但到了2016年上半年,尤其是进入今年三四月份,类似报道已经较少见诸报端。
2016年5月底,江苏省委发布了关于涟水县委书记拟任人选公示。预感到自己即将离开的肖本明,在《涟水日报》上连续发表多篇文章,内容涉及政治生态、跨越发展、干部用人、新型城镇化等方面,再次将其主政思路一一呈现。
今年6月6日,在宣布涟水新任县委书记的全县干部大会上,肖本明发表了他的“告别演说”。他说,由于主客观因素制约和个人能力水平局限,尽管倾尽心力,但是还留下了应尽未尽、应做未成的遗憾。
他说,有时对大家要求过高过急过严,对个别同志批评没有顾及情面、可能伤害情感,借此机会表示深深的歉意。
今年9月底的淮安市党代会上,51岁的肖本明令人意外地被排除在了淮安市委委员名单之外,也落选市委常委。
就在人们猜测他将奔赴何方时,10月份,肖本明出现在了淮安市人大官方网站的公开报道中,身份是淮安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
11月30日,江苏省纪委“清风扬帆”网官方宣布,淮安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肖本明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淮安当地多名官员表示,肖本明在涟水的任期较短,其问题可能是出在此前曾主政的淮安市清河区。但是在涟水担任县委书记后,多少也得罪了一些人,因此也多次被举报。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淮安,涟水县,肖本明,落马,调查

相关推荐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