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波斯皇室在唐朝

[意]康马泰(Matteo Compareti)/毛铭 译

2016-12-24 18:3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后的萨珊波斯皇室不肯屈服于大食的侵吞,流亡中亚和唐朝,图谋复国,有关史料载于穆斯林历史学家的专著和唐朝史料。
本文厘清了《旧唐书》将卑路兹(波斯语里意为“胜利者”)父子糅为一人的谬误,指出《新唐书》中关于卑路兹之子泥涅师的记载是清晰准确的。本文还提出洛阳出土的波斯人阿罗撼墓志铭,阿罗撼可能就是卑路兹的兄长瓦赫兰,阿罗撼之子居洛可能就是在泥涅师失败之后继续到大夏抗击大食的库思老王子。
萨珊王朝或萨桑王朝(英语:Sassanid Empire),也称波斯第二帝国,是最后一个前伊斯兰时期的波斯帝国,国祚始自公元224年,651年亡。
《旧唐书》中的卑路兹王子
在马苏第的《黄金草原》第二章第241页里,记载了波斯王伊嗣俟三世(632—651年在位)有两个王子——瓦赫兰和卑路兹,还有三个公主——阿德腊格、夏赫尔巴努和玛尔达旺德。巴拉朵里的《希提》史书第493页记载,卑路兹王子到突厥统治下的中亚大夏去借兵,在那里与一位突厥公主结了婚。
更详细的史料见于汉文的《旧唐书》(945年成书)和《新唐书》(1060年成书)。这两本史书的许多篇章内容几乎是一样的,但是有关卑路兹王子的行踪却是不一样的。
在《旧唐书》里,卑路兹王子从血腥的大食侵略者手中逃生,又被统治大夏的突厥可汗抓捕。接下来他成功地说服了突厥可汗,派遣了一个波斯使团去唐高宗(650—683年在位)那里借兵,抗击大食。唐高宗在657年和659年两次击败西突厥汗国,西边版图一夜之间拓土千里,当时的大安西都护府的两万唐朝军队正忙于守护新得的领土。唐朝在中亚设立“安西大都护府”,管辖中亚五国和阿富汗,下辖22个都督府。
659年,唐高宗下令以大夏地区的锡斯坦(今阿富汗境内,地处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三国交界处)为波斯都督府,属于大安西都护府管辖之下,扎兰吉和锡斯坦两个城市成为这个行省的首府,卑路兹王子为波斯都督。卑路兹王子多次派遣使团去长安、洛阳,在670—674年间,卑路兹王子复国心切,不畏路途风霜,东奔万里亲自来谒见唐高宗。唐高宗非常感动,温言抚慰,盛情款待,加封王子为“右威卫大将军”。
678—679年,唐高宗命令吏部侍郎裴行俭带兵护卫卑路兹王子打回波斯,图谋复国。但是当军队抵达安西四镇的碎叶城,裴行俭和军队滞留在那里不走了,把可怜的王子抛弃了。卑路兹王子回到大夏继续抗击了大食二十年,渐渐地“部落星散”。《旧唐书》记载,708—709年卑路兹又回到了长安,成为唐中宗册封的“左威卫大将军”。几年后,卑路兹病逝于长安,虽然唐代史料此后还有零星的报告说波斯使团来访长安,但萨珊波斯帝国最后的流亡王朝终究就此烟消云散。
《新唐书》中的卑路兹与波斯寺
《新唐书》的记载更为靠谱:卑路兹王子在大夏找到了庇护,但是他没有从唐高宗那里获得军事支持。在大食政局动荡、对中亚的侵袭有所缓和的岁月里,在大夏统治者的支持下,王子在锡斯坦建起政权。在661—664年之间,卑路兹派遣了几个波斯使团谒见唐高宗,哭求兵马共抗大食。唐高宗在661年将大夏锡斯坦纳入大唐版图,称为“波斯都督府”,卑路兹王子被册封为都督,首府在扎兰吉。662年,唐高宗册封卑路兹王子为“波斯王”,为此王子应该被称为卑路兹三世,此前萨珊波斯王朝的卑路兹二世是在库思老二世(591—628年在位)之后登基的,在位时间很短,但是发行过自己的钱币。663年,大食军队在大夏打败了卑路兹三世;673到674年的咸亨年间,卑路兹三世抵达长安;675年再一次来长安。唐高宗两度与他相见,温言抚慰。高宗册封卑路兹为“左威卫大将军”。
接下来,卑路兹向唐高宗请求在长安建造“波斯寺”,这个“波斯寺”,学者们认为应该是个景教教堂,因为最后的萨珊波斯贵族中有许多景教徒。值得注意的是,卑路兹的父亲、老波斯王伊嗣俟三世死于大食人之手,他的葬礼是由中亚木鹿的景教大主教主持的。且根据更晚一点的波斯史料,波斯王的妻子也是一位景教徒。还有,我们不该忘记阿罗本,这个传奇的波斯人在唐太宗朝把景教带到了长安,成功说服太宗,在长安建立起了第一个唐代景教教堂。著名的《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今藏于西安碑林博物馆。根据西安的景教碑铭,还有一位波斯人名叫李素,血缘来自萨珊波斯皇家,朝廷赐姓李,在唐朝的天文台工作,死于817年。
现在的学界广泛接受这一观点:最后的萨珊波斯皇室与景教的关系密切深厚,至少和早期皇室相比,对景教的态度大不一样。真实的卑路兹王子在679年死去,但是他的雕像留存下来,立于西安郊外唐高宗和武则天的乾陵各国酋长石像群中。虽然石像的头被不幸砍掉了,但是石像底座背后的汉文题记让我们得知这就是卑路兹三世。在乾陵,还有一位波斯人石像,脖子上的汉文题记是“波斯大首领”,但是具体细节不知。也可能这是一位跟随卑路兹三世来长安的波斯贵族,曾经是波斯王子的左膀右臂,他可能和王子一样来自于萨珊波斯皇家。
陕西省咸阳市乾县,乾陵六十一蕃臣像石刻。  东方IC 资料图
《新唐书》中的卑路兹之子泥涅师
《新唐书》提到了卑路兹之子泥涅师,他幼年留在长安为质子。据说在679年,泥涅师与裴行俭从长安一同带兵出发,试图抗击大食,恢复波斯帝国。不过在穿过突厥草原的时候,在今天的吉尔吉斯斯坦境内,裴行俭奇袭了突厥和吐蕃联军,拿下了碎叶城。裴行俭于是留在了碎叶城按兵不动。他真正的任务已经完成,剩下泥涅师独自去抗击大食哈里发。最近在碎叶城的考古发掘显示,唐书史料的记载没错。裴行俭的真正意图是率领唐军占据草原丝路重镇碎叶城,这应该是唐朝深思熟虑的结果。651年以来,大唐帝国和大食已经建立了外交往来。真的要发兵抗击大食,是否会把唐朝拖入挥师万里远征、劳民又伤财的境地?事实上,泥涅师也无法真的妄图率兵进入已经丧失的波斯帝国领土,那里有如狼似虎的大食重兵把守着。泥涅师能够在大夏土地上抗击大食二十年之久,也是因为有统治大夏的突骑施可汗在背后支撑,就像当年突厥支持他的父亲卑路兹一样。从一百年前出土于吐鲁番阿斯塔那的唐朝文书来看,有一支“波斯军”在677到681年之间穿过大唐西域,前往碎叶城。很可能这支波斯军就是泥涅师的兵马,一直向西,走在匡复波斯帝国的梦想之路上。
抗击大食二十年之后,泥涅师清醒地认识到:大食兵马越来越强,自己的波斯部众日益星散;不要说恢复波斯本土了,就是连大夏,失去了突厥—突骑施汗国的支撑也守不住了。身心疲惫的泥涅师在唐中宗在位的707到709年之间回到长安,在那里获得唐朝加封的“左威卫大将军”头衔,带着荣耀和凄凉度过最后几年岁月,病逝于长安。《新唐书》记载了当时泥涅师统治下的波斯都督府,只有西面部分没有被大食侵占。这一点似乎神秘莫测:因为大食军队每次都是从大夏的西面呼罗珊侵袭过来的,为什么他们所占据的大夏领土反而是在东面?
卑路兹的年龄问题
在《旧唐书》里有好几个混乱的地方,把卑路兹和泥涅师父子二人糅为一人。但是在之后编撰的《新唐书》里记载得非常清楚,从679年开始,在大夏抗击大食的波斯王子是泥涅师。因为读了《旧唐书》的学者们已经意识到了卑路兹王子也许不能奋战那么多年(642—709年),他的年龄问题引发了学界的一场大辩论。
根据赫兹费尔德的记载,卑路兹出生于636年,642年他的父亲波斯老王伊嗣俟三世在中亚木鹿城被大食人杀害,从此,六岁的卑路兹在波斯流亡贵族的拥护下挑起了复国的重担。636年的出生日期,使得卑路兹的奋斗岁月刚好能嵌入最后的萨珊波斯历史,也与两本唐书上描述的复国之旅若合符节。如果是这样,那么按照《旧唐书》的记载,第一次到长安的卑路兹是在674年,当时谒见唐高宗的王子正值三十八岁,风华正茂;而第二次回到长安的卑路兹是在武则天死后的707年,王子已经七十一岁了。另一个疑问出现了:已经受过唐高宗册封的右威卫大将军卑路兹,为何此时又要被唐中宗再度册封为左威卫大将军?
五阿罗撼还是瓦赫兰?
洛阳出土的阿罗撼墓碑揭示了一个重要信息: 一个卑路兹王子的同时代人——波斯人阿罗撼,也受到唐高宗的册封;因为语言的优势,他作为唐朝的使臣出使拜占庭帝国,710年在洛阳去世。有些学者认为此人并非他人,恰是卑路兹的亲兄长瓦赫兰。在拜火教的文献里,有一首小诗献给瓦赫兰,即《奇迹般的瓦赫兰就要到来》。
此处洛阳阿罗撼的儿子名字叫居洛,极有可能是波斯贵族名字“库思老”的汉文对音。如果真是这样,可能就是历史上有过的一位库思老,一位伊嗣俟三世的孙辈或者曾孙辈,此人在突厥兵马的支持下,在泥涅师失败之后,728—729年间为萨珊波斯的复国作出抗争,在唐朝和同一时期的阿拉伯史料中都留下了踪迹。
据《新唐书》记载,泥涅师死于长安之后,还有号称波斯使团的人来长安入贡,一直到755年安史之乱前夕。可能这几个波斯使团来自大夏,大食人一直到755年才完全占领此地,之前一直还是唐朝的波斯都督府。这里还有一个例子:751年抵达长安的波斯使团,是来自美索不达米亚南部的苏热斯坦。这片土地原本是波斯帝国西部行省,伟大的摩尼教创始人摩尼就出生于此。但是苏热斯坦为何在大食统治之下,以波斯使团的名义来唐朝?《新唐书》没有留下详细的解说,成为历史的悬案。
在唐朝史料中,还有一些波斯将军或者波斯贵族来到长安,受到唐高宗的优待,但是这些人与萨珊波斯皇家是否有血缘关系,我们不得而知。学者们争议,当时有一位波斯人是从大夏出发来长安的,此人在654到660年之间抵达日本,他的血脉纯正,来自萨珊波斯皇族。不过目前这个说法还只是一个假设。
许多波斯人定居在唐朝的长安、洛阳,因为唐太宗、高宗、武后、中宗、玄宗几朝,“天可汗”们对于波斯人的态度温煦如春风。但是755—756年安史之乱后,民间仇恨胡人的情绪日益高涨。特别是信奉道教的宰相李谧(722—789年),上台之后上奏朝廷驱赶聚居在长安的外来贵族。就连几代居住在敦煌的安家和曹家,因为不幸身为安禄山的同乡,也只好把自己的籍贯改成南方,隐姓埋名地生活下去。
本文节选自[意]康马泰(Matteo Compareti)著,毛铭 译《唐风吹拂撒马尔罕》,漓江出版社,2016年11月。
责任编辑:彭珊珊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萨珊波斯,皇室,唐朝,丝绸之路

继续阅读

评论(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