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我,抓紧我》:放弃容易,抓紧很难

戴桃疆

2016-12-17 08: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放弃我,抓紧我》海报
看到导演名单里有擅长拍血腥暴力B级片的邓衍成,大概就能猜到《放弃我,抓紧我》到底能恐怖到什么程度了。“香港第一杀人导演”北上内地拍电视剧之后,鲜明的个人风格几乎消失不见,题材从古装武侠、现代战争切换到都市时装言情,邓氏履历表上的所有经验完全用不上。
同样,在这部电视剧中自废武功的还有排在邓衍成后面的香港导演阮惟新以及陈国华,前者在香港拍类型化的喜剧和鬼片;后者在香港拍武打片,北上之后便向资本低头,至于交上作业后被打几分,全然不重要了。
把抗日题材电视剧拍成“手撕鬼子”,是香港电影人北上对内地影视界的一大“贡献”。这种挑战物理、生理等科学课题的举动,体现出香港影视制作人对大陆社会历史与当下认知的极度缺乏。
言情也是如此。换到架空的玄幻仙侠或许还好,放到现实背景的都市剧中,就会暴露出无药可救的缺点。基于无知产生的臆想会与现实碰撞出一股土味,无论添加多少增色增香的调味料,都掩盖不住。
《放弃我,抓紧我》中的婚纱
以婚纱设计为主舞台的《放弃我,抓紧我》,从外景到内景、从人物服装到道具婚纱,完全体现不出一丝品味和设计感,就算到法兰西取景、再拉上几个黄头发白皮肤的洋人入镜,也没能让整部片子洋气起来。何况角色中还充斥着大把不懂装懂的油头土豪,剧情也俗出一股土味。
戏的重心被全部压在演员的脸上,只要让陈乔恩、王凯和乔任梁的大特写、特写、中景镜头占满每集的百分之八十,粉丝中的脸党、眼党、手党就要嗷嗷叫着晕过去了——在这种眩晕的状态中,谁还带脑看剧?
无论是冲着主演中的哪一位看剧,做《放弃我,抓紧我》的观众,都有一种被看扁的不甘。
芒果台可以说是国产无脑电视剧的一大阵地,那种看完后会令观众自省“自己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怎么看了这么一部剧,而且居然还看完了?”的国产剧,十有五六都出自这个台。
这种剧常年累月地播,一部接一部,部部惊心。但无论是红是黑,都能顺利成为被讨论的话题,从传播学的角度评价,已经是非常成功的了——总好过那些播出时默默无闻,只有在被斩首下架时才闹出点动静的剧。
乔任梁
惊喜的确是有的,已故的乔任梁收敛起黄晓明同款邪魅笑容,演起用情至深的男二号来,荧屏缘似乎更好了。更加令人欣喜的是,这部电视剧并没有因搭上“乔任梁遗作”的情怀便车而获得掺了水分的“高”评分,这是观众客观理性的表现——这提醒广大影视创作者,当下的主要社会矛盾之一出现在有脑子的观众和没脑子的文化产品之间,想要口碑、想展现情怀、想捞金赚银,麻烦先补补脑。
无脑剧的制作大潮中,留给有实力演员的空间并不多。一举一动、一个眼神都能给其他演员上表演课的张鲁一、郭京飞,在这种剧里,也只能给钟情于嘟嘴、瞪眼的主演当当陪衬和绿叶了。
剧中出现各种花式壁咚。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偶像剧经验丰富的陈乔恩和处于事业上升期的王凯,会接下《放弃我,抓紧我》这部剧。毕竟,在这种角色面前,没有演员是“非你不可”的选择。
所幸,陈乔恩和王凯的表现还是被认可的。“霸道总裁”和“傻白甜”,是想在小荧屏上打拼的年轻演员绕不过的一道坎。这种典型化的角色对于演员而言,驾驭起来并不难。观众买不买账就很难说了。从某种程度上讲,《放弃我,抓紧我》的演员们被主演拖累了。
看在观众心疼主演的份上,拜托了,好好在剧本上多做点功夫吧。多用心琢磨一下人心,多观察一下真实的商业运作,少假想,多看看,让角色更加像人而不是卡通形象。质量上去了,卖点自然就跟着来了,被人称颂的滋味总比被骂好得多。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放弃我,抓紧我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