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急救女医生跪担架上抢救病人:“去急诊室最少要半分钟”

金洁珺/钱江晚报

2016-12-18 11: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近,一张照片在杭州市急救中心医生的朋友圈里刷屏了。照片拍得有些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跪在一张急速推行中的急救担架上,对着担架上的男子实行胸外按压。
有位医生转发这张照片的时候写道:“一个小巧的姑娘,提着23斤的药箱,走街串巷跑楼梯,一干已经7、8年,担架又高又窄,拼的是一份勇气,坚持的是一份不放弃的信念。”
女急救医生对着担架上的男子实行胸外按压。
钱报记者找到了照片中的女急救医生,她的名字叫陆舒雯。
去急救室最少要半分钟
她不想放弃一丝机会抢救

30多岁的陆舒雯,是杭州市急救中心城西急救站驻龙坞急救点医生。前天晚上7点,钱报记者联系上她时,她正值晚班,第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的语速急迫,“不好意思,我这里正在处理个任务,过半个小时我联系你。”半个多小时候后,陆舒雯的电话过来了,清脆的声音里带着急救医生的果断。
说起这张照片,陆舒雯说,“那是12月14号晚上的事了。”陆舒雯记得当时接到任务的时候,病人已经昏迷,危重级别D,按照危重级别从轻到重,是从A到E。“之后反馈来的信息,是个40岁的男性,心源性猝死。”
陆舒雯一行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现场,“可是,病人已经没有呼吸心跳一会儿了。”陆舒雯立马上手,进行胸外按压,随行人员也投入抢救。
但在之后不断交替抢救中,监护仪器屏幕上却呈现着平平的直线,并不断发出报警声。陆舒雯决定边抢救边送往附近的西溪医院。很快,救护车呼啸至医院急诊室门口,担架抬下来,陆舒雯也跪在了上面。
当时跪在担架上的想法很简单,去急救室最少也要半分钟,但这半分钟对于当时这个病人来说,也是很重要的。心源性猝死的病人,每分每秒的抢救时间都很珍贵,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呢
陆舒雯说,自己已然忘了当时飞奔中的担架速度,“我只知道当时急救车离地1米多高,我边跑边胸外按压(编辑注:这是一般情况下的处理方式),肯定使不上劲,只有跪在车上,我才最方便使力,再加上因为病人也有些重,必须下力气,按压才会有效。”陆舒雯说,没想到有人将这一幕拍了下来。
跪在又高又窄的担架上很危险
1米5的小个子有大能量

陆舒雯说,这一幕对于她和她的小伙伴来说,是很正常的事。“很多人会认为,我们急救医生面对过很多生死场合,可能对生命看淡了,但其实不是这个样子,每条生命在眼前,我们心里都有触动,都想尽最大努力把这条命救回来!”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位猝死的男子最终没有被抢救过来。
“那个男人40岁,当时我在救护车上看着他,就在想他这个年纪,肯定是家中的顶梁柱,他要倒了,这个家该怎么办啊。”
这些柔软的想法,陆舒雯说,来自她3岁的女儿萌萌。“有了萌萌之后,我好像和那些病人家属之间的情感连接更多了。”
而陆舒雯休息的时间多半都给了萌萌。她夜班的时间是晚上6点到次日早上8点,14个小时,一夜的紧张感到了上午还不能缓解。“我上完夜班后,下午会跟女儿一起午睡,那时候我可以睡个好觉。”说到女儿,陆舒雯的回忆里也是有笑有泪,“我记得去年女儿晚上见不到我,还会哭,要我妈妈抱着来单位见见我,才能睡,现在好像这点好多了。”
城西急救站站长张燕军说,陆舒雯在担架上的举动,让他“既心疼又骄傲”。“你们可能不知道,那个担架是很高很窄的,只有五六十厘米宽,她这样做其实有危险的,当时肯定是争分夺秒用最快速度推着担架的呀,身体稍微不稳就容易摔下来。我有时候跟她的急救车,会不自觉地看到她拎着我们20多斤重的药箱的样子,这是杭州每个急救医生都必须携带的箱子,但在她身上,你就会觉得挺不容易的,她毕竟是1米5左右的小个子。
张燕军的回忆里有很多陆舒雯的小故事,“我们这边处理车祸的事情特别多,我记得有一次大货车撞车,车子分分钟要倒的样子,她就趴到货车里,去抢救被困人员,说实话那个场面是很多男医生都会有点慌的。她小小的身体里,有时候迸发的能量连我都吃惊。”
但是说起这些事,陆舒雯又是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也是看着我的前辈们这样做过,我也就跟着这样做了,别只说我一个人啊。”
(原题为《不想浪费去急救室的半分钟,也许会有奇迹发生呢》)
责任编辑:温潇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担架 抢救 医生

继续阅读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