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泡沫”与“虚火”成为“金元时代”中超的雷区

郑轶、范佳元/人民日报

2016-12-18 13: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人民日报12月18日报道,浏览2016赛季中超联赛的财务报表,10亿元,绝对算是一个填补空白的数字。这是中国足球职业联赛首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媒体版权收入,让俱乐部经营者头一回分到这块“蛋糕”。
如果说,足球产业在过去两年借助政策红利站到了“风口”上,那么2016年两极分化的格局愈加明显:一面是大批热钱持续涌向转会市场等“金字塔尖”,职业联赛呈现一派繁荣;另一面却是中超俱乐部频现亏损,青少年足球培训、“互联网+足球”等领域甚至提早感受生存的压力。
投资潮迟早有消退的一天,足球产业在“热启动”后,一个更现实的问题摆在所有从业者面前:搞足球究竟能不能赚到钱?
80亿撬动作用明显,市场泡沫潜藏风险
2015年10月底,一纸5年80亿元的合同震惊了中国足坛。中超作为中国最有价值的足球IP(知识财产),被体奥动力买断未来5年的媒体版权,而在2016赛季结束后,每家中超俱乐部大约获得6000万元分红。“版权高标价的正向作用很明显,让联赛投资者看到希望,体育产业在发达国家的路也可以在中国实现。”北京关键之道体育咨询有限公司总裁张庆评价道。
但对于深陷“烧钱大战”的中超俱乐部,这笔新增收入很快被惊人的支出吞噬。根据民间体育组织整理的《2016赛季中超联赛商业价值报告》显示,中超16支俱乐部本赛季总支出高达92亿元,仅外援和外教团队的转会费和薪资就是今年版权费的3倍多。尽管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增幅81%,但商业模式并没有更新,俱乐部收入仍过度依赖母公司的“输血”。
国内球员身价飙升、薪资比超过警戒线、升降级成本飞涨,这些“泡沫”与“虚火”成为“金元时代”中超的雷区。“一个职业联赛的商业链条、职业根基不扎实,当某一局部突然放大,就会产生意想不到的负面连锁反应。”张庆认为,俱乐部经营成本高企导致亏损,版权分销、球迷付费意愿等没有相应增长,潜藏的风险不容忽视。
连续利好政策的出台,让体育产业成为中国经济转型升级过程中的朝阳产业。不过,不少业内人士担心,足球产业刚刚起步发力过猛,如果一两年打磨不出商业模式,后劲可想而知。“目前足球投资及赞助商中,集中在房地产、金融、电商等几个领域,受整个经济形势的影响很大。”张庆表示,今年下半年资本市场上,曾备受追捧的体育概念已经出现降温。
足球消费未成气候,优质产品供给不足
当足球产业“塔尖”的投入产出比出现失衡时,位于“塔基”的足球从业者仍在为生存而战。即便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提到的核心环节——青少年足球,在实际运行中依然举步维艰。“有的赛事承办方一年入不敷出,耐克在北方区青少年足球这块拿出现金还不到5万元。”动吧体育首席执行官白强坦言。
动吧体育曾想以“滴滴打车”的共享经济模式来做青少年足球培训,并推出视频教学,但发现踢业余足球的孩子凤毛麟角。后来转为培训足球老师,作为最大服务提供商参与了教育部体卫艺司3次国家级培训,全是半公益性质。目前,动吧体育主推的业务包括外教培训、百城万赛和评测选拔,但这些项目本身很难带来收入。白强表示:“除了A轮融资支撑着我们,一是靠各级政府购买服务,二是靠赞助,能收支相抵就不易。”
足球产业周期长与资本要求回报的矛盾在国外一样存在,但保障机制与政府投入能给予一定的支撑。比如英格兰,由英足总、英超、英国文化大臣共同建有足球基金会,草根足球公司可以申请资助,以保障基本运营。再如美国足球的崛起,就是依靠大学足球奖学金的提高,迅速增加了青少年足球人口的基数。
相比之下,足球文化的差异,使得当前中国的足球经济尚未形成气候,足球消费亟待升级。前国脚孙继海体会颇深:“英超足球场的同一个座位看台,可能祖孙几代人没有换过,足球已经成为一种传承、一种生活方式。”而在国内,大部分家长宁可高价送孩子学马术、击剑等小众项目,也不愿为足球付费,动吧体育曾在合肥推出30元一节的足球课,却乏人问津。
“从需求侧看,体育消费的内核是文化、体验消费,而中国现在是‘倒挂’,第一位仍是物的消费,观念的转变需要时间。从供给侧看,优质的足球产品仍供给不足。比如,中超16个主场转播制作水平参差不齐,内容缺少高附加值,除了方言化转播,能不能增加一些数字可视化和互动性的产品?这不仅能带来收益,对于培育市场也有作用。”张庆建议。
球迷经济大有可为,激励政策期待加码
再过十几天,中超冬季转会窗口就将开启,各种“天价”的内外援交易传闻不断涌现。有业内人士直言,现在整个足球产业生态不太健康,看得见的地方非常繁荣,比如球市、大牌外援或上座率,但看不见的、短期不能变现的地方,很少有人愿意花钱花力气。
在现有格局下,职业联赛的经营并非没有挖掘空间。相比于国外,国内俱乐部的焦点只集中在球队成绩上,缺乏球迷经济、服务的深度开发。“球迷组织是具有高黏合度的社群,球队有创造消费者和商家天然联系的机遇,尤其结合移动互联网,比如球员生日会、球队定期活动等,市场其实很大。”张庆认为,俱乐部取消冠名或是一个突破口,“这能倒逼投资方花精力去打造俱乐部经营,跟城市建立深度联系,而不仅是企业足球。”
数据显示,2016赛季中超16家俱乐部真正来自于市场的收入是30.9亿元,其中一半以上是商业赞助。靠砸钱维系的“牛市”显然无法良性循环。“足球产业不能只靠投资拉动,有效的需求和消费都得跟上。未来在俱乐部收益分配时,球迷数量、黏性活跃度、后备梯队等考量指标也可以纳入,在建立以球场为核心的城市综合体方面大有可为。”张庆说。
通过强有力的外部政策提振足球产业,则是不少一线足球从业者最期待的。毕竟,体育带有一定的公共服务属性。“比如青少年足球,能不能像NBA(美国男篮职业联赛)一样,当俱乐部聘请外援、外教超过一定的限度,就提供一定比例的资金投入中国青少年足球基金会,去反哺青训建设。”在白强看来,如果能有硬性手段保障,扶上马再送一程,才能让搞足球的人更有底气和动力。
投身足球产业,意味着一个较为漫长的培育过程,甚至三五年才是起步,这需要耐心,更需要可持续性的规划与支持。对相关从业者而言,如此好的足球发展大环境来之不易,他们不仅想活下去,更期盼能活得好。
(原题为《足球产业,“热启动”后更需持久——筑梦足球2016(三)》)
责任编辑:王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足球产业,中国足球,中超,转会,外援,金元足球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