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侦档案:沈阳大学生杀害女同学后性侵,称为破“处男之身”

吕洋/辽沈晚报

2016-12-19 13: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沈阳市公安局刑侦局技术一处痕迹室徐海龙。
辽沈晚报12月19日消息,徐海龙,43岁,沈阳市公安局刑侦局技术一处痕迹室主任,高级工程师。毕业于中国刑警学院痕迹检验专业。
1996年参加工作以来,徐海龙一直从事痕迹检验工作。近20年来,徐海龙直接参与侦破案件数千次,立二等功7次;三等功9次;嘉奖5次。
徐海龙曾担任相关专业客座教授,在刑侦技术文集担任编委,并发表数十篇学术论文,并多次获得科技进步奖。
案件:大三女生被害 凶手写进日记

品学兼优的大三女生教室被害

2008年4月的一个早上,沈阳某医学院内,校园里的大学生们赶往教学楼内的教室准备上课。
然而当学生门推开416教室门的时候,学生们不禁发出惊恐的尖叫。
凌乱的桌椅边,地面上一个女孩倒在血泊中,衣服被人撩起,裤子被人褪到膝盖。有人认出,倒在血泊中的女生是大三年级的阿秀(化名),一个家境贫寒却品学兼优的好学生。
两枚隐形“指纹”和一个便签本
凶案现场位于教室前部,中间四列桌椅偏向窗户方向一些。相近的窗边一个课桌上,摆放着整齐的书本。
徐海龙分析,从当时的位置关系看,被害的女生阿秀案发前应该在课桌前上自习,然后遇到凶手,想躲开,但是凶手跟了过来,实施了犯罪。
从女孩的状态,徐海龙初步分析,女孩被杀前或被杀后遭到了性侵害。
现场勘查时,徐海龙发现,女孩头部一侧地面上有些奇怪的感觉,但是肉眼没有看出任何痕迹。随后他通过技术方法还原,发现两枚指纹。
徐海龙推测,这是凶手施暴时,双臂支撑身体时留在血迹旁边,但是血迹已经不见了,指纹却仍然留下。
另外,勘查时徐海龙还发现,现场女孩尸体边留下一个便签小本,上面并没有血迹,很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本子上,留有一个座机电话号码,经过辨认是该学校一个男生寝室的号码。此外,警方还在现场提取到一个带有灰尘的足印,在死者腿部发现不属于死者的几根毛发。
同校大三男生被锁定作案
经过尸检,被害人阿秀是被人用刀割喉致死,死后遭到性侵害。
根据现场采集到的足印、毛发、便签本、电话号码,警方很快找到了同校另一名大三男生孙某某。然而,经过调查,孙某某和阿秀虽然同样是大三学生,但两人并不相识,案发之前没有任何交集。
警方在孙某某的寝室内发现了一个日记本。“回忆昨天:晚上7点左右,到图书馆还书,在之前自我脑中想要抓住机会(对了在上个星期特意买了手帕、绷带、刀子以强奸杀人用)在四楼又借了一本,在楼道里看到一个女生,没下手。往回走到4楼,416教室看见只有一个女生坐在窗前就走了进去,想着是个机会啊……”
经过警方比对,足印、字迹等,发现孙某某日记的字迹与案发现场便签本上的字迹同一;采集孙某某指纹、足印也与案发现场发现足印统一。
孙某某被确定为本案的犯罪嫌疑人。经过审讯,孙某某对犯罪行为供认不讳,交代了杀害被害人阿秀后进行性侵害的犯罪事实。
据阿秀的同学们说,阿秀是来自河南省的一个农村女孩,家境贫寒,平日里生活异常简朴,学习却很刻苦。胆子比较小,从不得罪人。
这样一个文弱的女孩竟然被残忍杀害。显然,孙某某是经过预谋后行凶,但目标并不明确,只是与被害人阿秀遇到,符合自己假设的作案条件后,实施犯罪。
孙某某来自北票市,也是农村家庭走出来的孩子。在同学们眼中,孙某某有时候思维奇怪,经常说一些同学们听不懂、无法理解的话。
为何犯案,孙某某的说法依然让人无法理解,他说自己经常幻想出来有人暗示,之后自己研究催眠等问题,觉得自己年龄不小了,想破掉自己的处男之身,并且谋划实施犯罪已久。
(原题为《大三女生被害 凶手写进日记》)
责任编辑:伍智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奸杀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