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学术民工︱资本持续外流,亚洲金融防火墙是时候上线了

熊爱宗

2016-12-19 18: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国际金融风险不断上升
当前国际金融市场风险隐患不断增多。世界经济虽持续复苏,但仍然缓慢且脆弱。与此同时,各种“黑天鹅”接连出现——从英国“脱欧”到特朗普胜选,再到意大利公投否决改革,不断扰动国际金融市场。新兴市场更是首当其冲,面临持续的资本外流,使得本已经黯淡的经济前景,又多了许多不确定性。
资本外流最先带来新兴市场货币贬值压力。从东亚经济体来看,从今年9月初至12月初,马来西亚林吉特对美元贬值已经达到9%,韩元和菲律宾比索接近7%,新加坡元接近6%,其他国家货币虽未出现上述国家大幅度的贬值,但并不意味着其贬值压力就轻多少。
应对货币贬值可以有多种手段。一是可以施加资本管制。但是资本管制只能治标不能治本,而且极易引发市场扭曲。另一种则是加强外汇市场干预。但是干预必须展现足够的“实力”,否则可能引发市场对赌,从而加速贬值预期的自我实现。
清迈倡议的潜在作用未得到发挥
为了提升外汇干预的能力,东亚地区可积极利用自身的区域金融安全网资源。2000年,东盟和中日韩达成“清迈倡议”,其主要目标是各国向共同外汇储备基金投入一定金额的外汇储备,当某个国家面临外汇资金短缺困难时,通过动用共同基金以帮助该国缓解危机。清迈倡议建立、并实现多边化之后,可用资金规模不断提高,目前已经达到2400亿美元。
清迈倡议资金的使用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贷款项目保持紧密的关联,前者70%的资金使用与IMF的贷款条件挂钩。尽管如此,东亚国家仍可自主动用规模可观的资金。例如,在与基金组织贷款条件脱钩的30%贷款当中,各成员可动用的总借款规模为731亿美元,远高于这些成员从IMF快速融资工具中获得的年度限额364亿美元。
分国家来看,韩国在30%的限度内可获得最大借款规模为115亿美元,而从基金组织快速融资工具中获得的年度限额仅有35亿美元。再如泰国,从二者获得资金额度分别为68亿美元和13亿美元。然而,清迈倡议的贷款额度却从未被启用过。因此,清迈倡议的潜在作用仍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
以预防性工具推动清迈倡议发挥作用
目前,清迈倡议共有两个可用的工具,一个是危机解决工具,被称为“清迈倡议多边化稳定便利”,主要用于危机爆发后对各国的救助;另一个是危机预防工具,被称为“清迈倡议多边化预防便利”,主要是在危机爆发之前对各国进行贷款支持以用于危机防范。当前正是启动清迈倡议多边化预防便利的有利时机
首先,清迈倡议成员经济体普遍面临较大的国际金融风险压力,及早启用预防性工具有利于防患于未然;其次,与危机解决工具相比,动用预防性工具对清迈倡议的监督机构——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AMRO)的监督技术要求较低,甚至为避免向市场发出错误信号,可以非公开地进行,这更有利于成员经济体接受。
但是,目前清迈倡议预防性便利的启动条件仍不明确,即,究竟在何种情形下可以对一成员经济体启动预防性工具?清迈倡议多边化预防便利启动的条件主要包括五个:(1)外部头寸和市场准入;(2)财政政策;(3)货币政策;(4)金融部门稳健和监督;(5)数据充足性。但就这五个标准,清迈倡议至今没有给出具体说明。
向IMF学习
在启动预防性便利的问题上,IMF的灵活信用额度(FCL)可供我们学习。FCL是基金组织在2009年新创设的一种灵活信贷工具,针对潜在或实际的国际收支需求,在贷款安排的整个期间内,成员经济体可以先期提用批准的限额。它是基金组织在全球金融危机后设立的两个预防性贷款工具之一。
FCL的申请也遵循上述提到的五大标准,但是在各标准之下给出了更为明确的指引。例如在外部头寸和市场准入方面,基金组织提出了多个子标准,包括:外债与GDP之比应低于74%;超过80%的外债由私人部门持有;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低于7.1%;储备与GDP之比大约为10%、储备与广义货币之比大约为20%等。通过设置详细、具体的指标,为各国申请FCL提供了可视化更强的操作要求。
清迈倡议多边化预防便利可以学习FCL,也为其设置详细具体的启动标准。但是由于FCL的具体指标较为严格,实际中仅有墨西哥、波兰、哥伦比亚等少数成员国能够获得。清迈倡议可在向FCL学习的基础上,根据东亚地区的实际情况,适当放宽清迈倡议多边化预防便利的标准,以使预防性工具更符合东亚地区的实际,更具有针对性。
在此基础上,东盟与中日韩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应为预防性工具设计出具体的使用指南(Guidance),如成员申请清迈倡议多边化预防便利的具体流程是什么,什么样的时间安排,申请额度如何评估,批准程序又有哪些等。
然而从基金组织的预防性工具的使用来看,成员经济体也往往存在着一些担忧。例如成员经济体担心如果申请预防性工具被拒绝,一旦被市场知道,将会引发市场对该经济体更大的担忧。对于东盟10+3成员来说,由于成员相对较少,这一问题将更为突出。例如,A国获得了预防性工具,而B国未获得预防性工具,这可能引发市场两方面猜想:可能B国申请条件未达标、遭到拒绝,也可能是B国并未申请预防性工具,这可能引发市场的混乱。因此,预防性工具至少在初期可非公开地进行
-----
您正在关注“三个学术民工”第2期工程:本专栏关注宏观经济政策和国际金融问题,由徐奇渊、杨盼盼、熊爱宗倒班为您特供。
责任编辑:单雪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清迈倡议,金融危机,货币贬值,资本外流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