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详解“辽宁”号航母首次实弹实兵演习(下)

澎湃防务特约撰稿 包晓

2016-12-22 14: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远程防空能力展示
上图两架歼-15是在105米的第一与第二起飞位起飞,应该是典型的空战武器配置。读者请注意舰载机的阴影,从阴影判断,这两架歼-15的起飞时间应该与111号歼-15接近,他们很可能组合为同一个攻击波。而116号歼-15正在甲板操作员的指挥下进入起飞等待位,预计这一波放飞的舰载机数量为4架。
这是舰载机在做起飞前的准备工作。从照片判断,“辽宁号”很早就出海,此时的光照条件尚不理想,应该是处在日出前后。114号舰载机的腹部外挂点有一枚中程空空导弹。尽管此次公开披露的照片中未出现典型的空战配置的歼-15照片,但是在2016年7月底的“辽宁号”海试中,出现过这一配置的照片:
这张照片是8月初报道“辽宁号”进行演习时的视频新闻截图,113号舰载机悬挂了四枚空空导弹,其中内侧的两枚是中程导弹,外侧的两枚是短程格斗弹
舰载机预警体系初步建立
“辽宁号”实兵实弹演习的官方通稿中,提及“预警机率先升空”的表述,不过报道并未提及预警机的型号,更没有相关图片。但从海军现役的装备看,只有俄制的卡-31和我国自行研发的直-18这两款直升机预警机,能够满足要求。
由于固定翼预警机无法在滑跃跑道起飞(其实前苏联雅克福列夫设计局经过计算,认为在涡桨发动机动力足够大的情况下,雅克-44预警机也可以在滑跃甲板上起飞,但这项实验因为苏联解体未能进行),故“辽宁号”只能搭载预警直升机,这种情况也会出现在首艘国产航母上。
2013年,人民网报道了我国两款预警直升机的相关新闻,即卡-31与直-18预警型。预警直升机无论在滞空时间还是巡逻半径上都无法与固定翼预警机相比,但对于解决我国航母中短期的使用需求而言,预警直升机的作用还是相当显著的。
公开资料显示,卡-31的作战半径仅为150千米(90海里),其搭载的EM801预警雷达对于低空目标的探测距离仅为120千米左右(70海里)。因此,卡-31为母舰本身提供的预警距离不到180海里,难以满足对巡航导弹、高速反舰导弹等高威胁目标的探测。
直-18预警机为直-8的改装型,其特点是机身大、续航时间长、作战半径大。我国媒体2015年曾经报道过直-18在青藏高原突破9000米飞行高度的纪录,既说明了直-18优秀的飞行性能,也表明其有效工作高度更高,从而能看得更远。据报道,直-18预警型的作战半径达到300千米,巡航时间也能够达到2.5小时以上。在初始作战能力的形成过程中,直-18预警型应当是“辽宁号”的首选
航行中的“辽宁”号,尾部停放有一架直-18型直升机,但无法分辨具体属于预警型还是反潜型。
预警直升机尽管在性能上与固定翼预警机相差很大,但我们也必须将“辽宁号”航母置于整体的海军作战环境下一并考虑。我国发展军力的主要目的是维护和捍卫主权,维护地区局势的稳定,这一基本定位决定了即便是航母这样的战略武器,其主要使用区域也应当是我国周边,包括黄海、东海以及南海。在沿海地区作战,航母能够与我国空军与海军现役的固定翼预警机——空警系列相配合,这相当于解决了,或部分解决了“辽宁”号固定翼舰载预警机缺乏、预警直升机能力不足的问题,使得在第一岛链范围内的我军航母能够得到预警机的有效支持。针对南海地区的目标,“辽宁”号也可以与陆基海军航空兵配合,同时发挥歼-15的空战优势与其他机种的对地对海攻击优势,有效遏制南海地区的外军活动。
空军现役的空警-500,未来也或许会装备海军航空兵。
在不远的将来,岸基航空兵与舰载机的结合应该是我国航母的主要作战方式。待我国航母的作战体系日臻成熟,舰载机的种类与数量达到一定的标准(包括固定翼的预警舰载机、电子战舰载机和其它固定翼辅助舰载机)之后,我国的航母战斗群就能够真正地跨出第一岛链,穿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太平洋与印度洋,成为我国真正的海上利器。
航母甲板调度更为贴近实战
航母甲板的调度作业是一门非常复杂的学问。尹卓少将指出,“辽宁号”作战平台已经具备初步作战能力,这不仅代表着舰载机和舰载武器已经能够使用,也代表航母甲板的组织运行管理已经进入常态。
通过图片可以看到,111号舰载机着陆时,停机区已经停放了108号舰载机。正常备战时,如果是进行降落作业,那么位于斜角甲板着陆区旁的停机区应当是清空的。108号舰载机能够停在这一位置,表明着舰已经为我国舰载机飞行员熟练掌握,从而使航母的甲板调度能够更加贴近实战应用。这是因为战场分秒必争,而一架舰载机着落后,必须进入舰桥前后的停机区进行维修、保养、燃油和弹药补给,这在有限的空间内更体现出时间的可贵。
106号舰载机准备起飞,远处是一架处在待命的直-9搜救直升机。在舰载机进行起降作业时,一架直-9始终处于待命状态。大家仍然可以从皮托管的阴影判断,106号与111号机放飞的时间是接近的。
未来航母实兵实弹演习有哪些看点呢?
尹卓海军少将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辽宁号”作战平台本身已经形成战斗力。笔者理解,尹将军所说的战斗力应当是“初始战斗力”。初始战斗力体现在两方面,一是舰载机已经具备在昼间实施舰队防空与对舰攻击的能力,但尚未进行复杂气象条件和夜间的测试二是舰载机的数量与飞行员仍未满编,这会对航母完全战力的形成产生制约,正如尹将军所指出的那样。
①从昼间走向复杂气象条件及夜间
对于一支需要在信息化条件下进行全天候作战的海军来说,只在昼间进行实兵实弹演习是远远不够的。战斗力的形成是一个长期过程,“首次”实兵实弹演习选择在晴空万里的天气下进行自然是应该和必须的,但未来“辽宁号”肯定还会将实兵实弹演习扩展到复杂气象条件下以及夜间进行。这是值得我们非常关注的突破。
②舰载机机群单波次走向多波次。
作战飞机数目不足会导致首波攻击力不足。目前我们基本已经确定,“辽宁号”最终携带的歼-15舰载机数量应当在24架左右,同时携带多架救援、反潜以及多用途直升机,如果直升机是以直-18为主,则“辽宁”号的舰载机总数应当在40架以内。
以美国“尼米兹”级核动力航母为例,其典型载机数量为70架左右(48架F/A-18、3-4架E-2D预警机、4架EA-18G电子战飞机以及其他辅助军机),但考虑到飞机的维修与备份,实际作战中投入的飞机数量约为40架。也就是说,航母使用经验最丰富,运转效率最高的美国航母,舰载机的在航率也仅能维持60%(这也是为何在执行实战任务时,美国海军的基本配置是双航母乃至三航母打击群)。现代航母作战对于舰载机的出动率要求非常苛刻,从最近局部冲突的数据看,冲突首日,航母出动舰载机的架次必须达到100架次以上(以英国在建的“伊丽莎白女王”号航母为例,在搭载36架F-35B的情况下,其要求是在作战首日必须出动108架次的战斗机,这一数据接近美国九万吨超级航空母舰的平均每日出击架次)。由此可见,即便是24架歼-15全勤,“辽宁”号的总体作战能力仍与美国航母存在较大差距
除了数量,进行多波次打击还涉及另一个问题,即航母甲板本身的调。这个问题或许较为隐蔽,但同样甚至更为重要,它需要大量细致大胆的探索与试验。新闻报道没有透露演习的持续时间,但根据有限的信息,笔者推测,两波歼-15在分别完成对舰和对空打击之后便随即返航,可能没有出现甲板连续作业(从放飞转为回收,再转为放飞)的情况。从实战的角度看,舰载机在一天内进行多波次的放飞与回收是处在战斗值班或作战状态的航母的常态。未来“辽宁号”作战平台一定会出现一架舰载机在一天内完成多架次起飞、攻击与着舰的训练,这是对航母甲板调度与周转能力的巨大考验。笔者相信,待歼-15满编后,这样的高强度演习就会上演。所以,现阶段的“辽宁”号的战斗能力仍旧是初步的。
③与岸基航空兵配合,形成以航母为核心的作战体系
航母效能的发挥不只是依赖航母本身的性能,只有形成以航母为核心的航母作战体系,航母的威力才能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例如,舰载机可以负担远程防空与反舰任务,而装备相控阵雷达的052C/D驱逐舰承担区域防空任务,054A护卫舰和航母自身携带的防卫武器则构成内圈防御网络,从而形成0-200海里的多层次防御体系。未来我们应该还会看到航母打击群的雏形参与演习。
此次参与演习的北海舰队动用了115号驱逐舰。该驱逐舰属于051C型,与最先进的052D相比,相控阵雷达的预警能力和舰载防空导弹的数量明显不足。笔者据此大胆推测,今后我国的航母有可能是分别轮流部署在三大舰队的防区,每支舰队均部署相对固定的舰只与航母搭档形成航母打击群,以便让所有的中国海军主战舰只都熟悉航母体系的作战方式
我国首艘国产航母与辽宁号基本“同款”,这意味着前两艘航母都不具备起降固定翼舰载预警机的能力。如果在我国的近海活动,那么海军航空兵的“空警”系列预警机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航母的“近视眼”,但未来航母前出南海进行演练的情况也一定会发生。届时,我国的航母打击群将在一种更贴近实战的环境下,在外国军机的“监视”下进行实兵实弹演习。
责任编辑:杨一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辽宁号,中国航母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