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仁伟:特朗普当选,美国成为“逆全球化”的带头羊

澎湃新闻记者 邵媛媛

2016-12-23 14: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主讲人:黄仁伟(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历史研究所所长)
主题:安泰•问政(20)——去全球化是我们的未来吗?
主办: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
时间:2016年12月21日
【编者按】
12月21日,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历史研究所长黄仁伟在安泰·问政论坛上表示,特朗普现象,这个美国的政治现象,其深刻的根源在于全球化经济。特朗普的当选是抓住了全球化对美国中下层的损害,有着全球化经济新的结构问题:看上去是对美国共和党不满、民主党不满,实际上是全球化经济中有一大部分损害了美国中产阶级的利益。
黄仁伟认为,全球化正处于一个新的转折点,美国作为全球化第一大国,现在成了“逆全球化”的带头羊。特朗普团队的一部分政策已经表现出了一些“去全球化”趋势。比如限制墨西哥移民的进入、加息减税以及对美国最大贸易国中国可能造成的贸易打击等。三十多年里,中国借助全球化发展了经济,但是现在遇到的可能是逆转。中国应该怎么发展,是一个挑战。
以下是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黄仁伟发言的摘录:
黄仁伟
特朗普现象本身是一个美国的政治现象,它的深刻根源是全球化的经济。从美国的政治现象去看全球化新转变、转折,以及这个转折对中美关系有多大的影响,这是我今天要讨论的题目。
特朗普的当选是出乎意料的。从表面看,是他一个人的力量战胜了两大党派。他的团队没有大人物,他的团队里给他站台的是家里人,他的儿子、女儿、女婿。他要战胜共和党所有的候选人,而且共和党的主流全是他的反对派,90%的共和党前部长及以上的都是他的反对派。两个老总统,小布什、老布什都是他的反对派,共和党的智库都是他的反对派。特朗普把他们都战胜了,然后战胜整个民主党。所以他一个人战胜了两个大党。
他战胜两个党靠什么力量?靠的是美国白人的中下层。为什么支持他?这是问题的本质,因为白人的中下层已经积累了将近20多年的不满,不满到这个时候爆发了。不满哪些事情?
第一、20多年收入没有增加,现在和80年代还保持在一个收入水平。
第二、他们的工作机会减少了。
第三、有色人种逐渐增加,有可能超过白人,甚至有色人种已经当了美国总统,他们说,我们已经容忍了八年的一个黑人总统,不能再容忍八年的女人总统。这是他们的原话。
所以,白人中产阶级的不满是特朗普得到支持的主要社会基础。
这些不满里,实际上不是一个美国国内的问题,这个不满包含着全球经济新的结构问题。看上去是对美国共和党不满、民主党不满,实际上是全球经济中有一大部分损害了美国中产阶级的利益。
首先,就是美国经济的空心化,制造业全部外流了。这次有几个州像密西根等等都是原来制造业大州,他们的中下层就是蓝领工人,这些工人本来都是民主党的铁票,在一天晚上由蓝变红,成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就是因为他们感觉民主党搞来搞去搞什么全球化,把我们的工作搞丢了。
所以美国经济的空心化是他们感觉全球化对他们的第一损害,制造业没有了,当然很多就业就没有了。因此特朗普打出的第一个旗号,就是重振美国制造业,从全国各地吸回来。
第二,仇视外来移民。外来移民抢夺了他们的岗位。一个正常的部门工资五千到六千美元,外来移民三千美元足够了,用不了四千。所以有三千美元的人在等着,五六千的工资永远上不去了。一方面经济空心化,第二方面剩下的工作也被外来移民占据了。最大的外来移民就是墨西哥,怎么能进来?北美自由贸易区是允许人口流动的,从经济上来说是合理的,有更低成本的劳动力可以进入美国,经济学上低劳动成本的人进来是合理的,但是在社会学上看,我们原来高成本的劳动力怎么办?
还有金融,资金在全世界的流动。虽然美国是资金流动的受益者,但是受益者是美国的精英层,而不是美国的中下层。资金流动对中下层来说没有收益,而且还有损害。因为金融危机,大金融是大而不能倒的,但是小投资者的损失是没有人管的,股票丢了就丢了。所以他们也痛恨这种资本的自由流动。
特朗普这个人很聪明,就我知道,他为了这个竞选总统准备了十几年。他十几年里密切关注了所有人的不满,把所有人的不满集中起来。特朗普和他女儿、儿子说:到时候了,我可以出来了。他知道这些不满已经积累到爆发点,这就是特朗普的成功之处。他抓紧了全球化对美国中下层的损害,把它作为战胜两大党的力量来源,所以这次的竞选结果之所以整个翻盘,专家们、权威们、高端的智库全部算错账,就是因为脱离了美国的中下层。
现在结果出来之后,再看特朗普的团队,是不是真的要搞去全球化呢?我看有一部分的政策已经显示出来了。
第一、严格限制墨西哥移民的进入。从海关以外,还从北美自由贸易区(NAFTA)制度上断掉墨西哥人可以自由流动的制度保证,要重写规则,这是肯定要做的。所以首先在美国北美自由贸易区内,把区域内的自由流动关掉,这个政策他要做到。
第二、加息减税。目的就是吸引资金流回美国,加息后资金肯定从西方其他国家流回美国。减税,把企业所得税减到15%。这一条就把世界各国的税制颠覆了。现在各国都在减税,都向美国靠拢,要是哪个国家不减税,哪个国家的制造业或者其他的产业都会出现资金外流。轮到中国,我们现在有点慌了,我们上海自贸区还有25%的所得税,其他不是自贸区大概35%,所以减到15%对中国也是税制的根本挑战。
第三、打击美国最大的贸易顺差国——中国。这个打击可能是非常严厉的,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得多。30多年来,中美关系有各种各样的波折,但是中美经贸关系始终没有发生大的危机,再有什么安全问题、人权问题等等,经济一直是压舱石,一直是稳定的要素。但这次首先打击中国的贸易。
打击中国贸易有几大招,当然其中有很多是损招,但是有一些是站在理上的。就是我们在WTO的范围内,现在西方说中国是非市场经济国家,反竞销、反补贴,想怎么反就怎么反。第二,现在他们基本上把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取消了。WTO方面也要取消,所以美国会提前,在WTO不给我们发展中国家之前,把有关的待遇都取消。这样的话,我们在美国市场上没有什么优势可言。其他一些,比如钢铁、铝,这些原来中国大量出口的原材料会受到严重的打击,包括美国即将大规模展开的基础设施投资,本来我们以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是美国有一套办法会叫你拿不到项目,承包不了最大的工程。在中国政府采购方面放招,因为中国政府采购是不按市场经济规律出牌的,这样的国家不能承担美国政府的项目,美国大的基建工程就会排斥中国,等等。
所以我们可能要遇到这些一系列的打击,那么在什么时间点、什么情况下打击?特朗普他说了:我的最大特点就是不可预测,我什么时候打中国,打在哪个点上,什么时间,力度多大?你们都猜不出来。他是用这个办法。
特朗普有两大特点:第一、不可预测。第二、不按规则出牌。所以现在来说,去全球化带头羊是美国,它把原来区域贸易自由化搞掉,现在又要搞掉全球的贸易自由化。它现在不叫自由贸易(free trade),叫公正贸易(fair trade)。什么是公正贸易?对美国有利的就是公正贸易,不利就是不公正贸易。
所以,中美关系在经济领域面临一场恶战。这场恶战如果应对不利,可能在我们已经放慢的经济数据上,还要放慢,可能还要出危机。
比如他要吸走资金,本来我们资金项目不流动已经很厉害了,现在减税和加息,资金回去就更快了。本来我们的出口在全球经济萧条情况下很困难了,唯一比较大的市场就是美国市场。现在美国市场压缩我们,空间在变小,我们还会进一步萎缩。
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可能也要不得不对美国进行反击。我们是顺差大国,他是逆差,所以反击他少,他打击我们多。
能够反击的就是几个大项目。一个美国的农产品,一个波音飞机,还有就是微软、苹果信息产业的零部件。到中国组装苹果的,把苹果的零部件关在门外,苹果就不能在我们这里生产了。还有汽车零部件和汽车的整车,这也是大项。农产品里面还有牛肉、大豆、玉米、奶制品等等。这些你是都打,还是打一个?其实打其中一个也很痛。比如大豆,本来我们的转基因大豆就想要抵制它,现在找到理由了。
如果中美之间发生了贸易战,对世界的贸易、经济会带来很负面的影响。“逆全球化”由美国带头的话,整个方向就开始转,包括美国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关掉等,我们过去想做的一些事情基本做不成了,至少头两三年做不成。把中国从全球化的胜利者变成失败者,把你过去拿掉的馅饼,拿回来一大块,这就是美国要做的事情。
全球化处于一个新的转折点,美国作为全球化第一大国,现在成了“逆全球化”的带头羊。在世界历史上,在我们看得见的最近三十多年的世界经济的过程中,这是第一次。我们三十多年借助美国市场、借助世界市场发展了中国经济,但是现在遇到的是世界市场和美国向中国逆转。中国应该怎么发展,是一个挑战。
(本文根据速记整理,未经演讲人审订)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移民,税制,全球化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