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闻|柏林恐袭后德国加速遣返难民,考虑加强边境管控

澎湃新闻记者 于潇清

2016-12-27 07: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德国之声12月25日报道,24日又有数百人聚集在突尼斯议会门前举行抗议活动。他们高举“向恐怖主义说不”的标语,抗议德国因柏林恐袭事件凶手来自突尼斯而加大遣返突尼斯难民的力度。
同日,德国总统高克在圣诞讲话中表示:“柏林圣诞市场上的众多死伤者使我们极其震惊、惶惑,但人们不能任由这样的情绪引领自己,更不能让愤怒转变成仇恨和暴力,相反,要众志成城,捍卫人性。”
当地时间12月19日晚上,恐袭嫌犯驾驶一辆大卡车冲入柏林的一个圣诞市场,造成12人丧生。  中新网 图
而实际上,因恐袭事件而引起的难民遣返事宜正在加速。据法新社25日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呼吁提高向突尼斯遣返不符合难民资格者的速度和数量,并已就此事和突尼斯总统埃塞卜西通电话,明确表达了德国的立场。“我们已经就遣返突尼斯非法移民的事宜建立了相关流程,我也已经告知突尼斯总统德国即将加速进程、提升遣返人数的决定。”默克尔说。
等待德国遣返的难民超过20万
“早在今年1月,针对跨年夜发生在科隆的千人袭扰事件,德国就已经决定收紧针对北非国家的难民政策。今年5月,德国联邦议会通过决议,把突尼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等北非国家列入“安全原籍国”名单,加速遣返来自上述国家的难民。”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中心副教授刘丽荣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德国现阶段接收难民的压力非常之大。由于土耳其近期局势动荡,除了来自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战争难民,近期申请政治避难的土耳其人增长迅速。欧洲没有能力无限制地接收来自非洲国家的经济难民和非法移民。”
因为柏林恐袭一事,德国方面已经开始制定有针对性的政策。据Politico新闻网站25日报道,德国内政部长托马斯表示,未来将加强德国与奥地利边境的管控。“我倾向于在未来数月加大对于边境的管控,德国政府也可能建立一个联合难民遣返中心参与到移民的控制之中。”
据统计在2015年,有超过90万难民来到德国,今年这一数字已经有所降低,但2016年截至目前为止,德国已经遣返了23750名难民,等待遣返的难民人数甚至超过了20万。
刘丽荣分析指出:“加大经济难民的遣返力度,是欧盟应对本轮难民危机的重要举措之一。虽然欧盟与许多非洲国家早已签署了难民遣返协议,但是在实践中难以贯彻执行。除了追加巨额经费支持,欧盟与非洲国家目前在具体的合作机制方面并没有实质性的突破。”
据德新社此前23日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宣布全面审核德国的安全政策。她已请求内政部长德迈齐埃和司法部长马斯同总理府和各联邦州一道,对柏林恐袭案件展开全面分析。她说:“我们将全面审核整个国家安保措施有哪些需要改进的地方。”
当地时间2016年12月20日,德国柏林,民众在恐袭事发点附近悼念遇难者。  视觉中国 图
恐袭或影响德国政坛平衡
《华尔街日报》在25日的报道中援引一名移民问题专家分析表示,现在有不少批评者认为恐怖分子是伴随着这些难民进入德国,而在恐袭事件发生后,反驳这一观点变得异常艰难。因为虽然是绝对少数,但不可否认一些坏人混杂在了难民群中,而他们也影响到了人们对于整个群体的判断。不过,也有一些德国人表示,虽然遭受了恐怖袭击的威胁,但德国仍然有义务接受一些难民。“德国的历史需要我们在这个时候承担责任,别人帮过我们,我们不能忘记。”一名汉堡当地的人道主义者表示。
据中新社26日报道,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也在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不应该因为柏林恐袭事件就切断难民进入欧洲的道路。“欧洲理应向逃离战乱或恐怖主义的难民们提供避难所。怀疑所有难民都是恐怖分子的思想是不正确的。”
正在柏林攻读博士的中国留学生严同学对澎湃新闻表示,“除了街上有了更多的警车和警察以外,柏林的气氛并没有变得更加紧张。但我在聊天时发现,一个德国妈妈说经历了恐袭之后,她感到很担心自己孩子的安全问题,不敢再让他们坐地铁。德国民众对于难民问题的看待是有很大区别的。”
但无论如何,就像突尼斯难民一样,更多的来自“非战争区”的难民正在被德国遣返。德国新近遣返了第一批来自阿富汗的难民。据《华盛顿邮报》25日报道,这些难民在从法兰克福坐飞机到达喀布尔之后便无人过问,在避难所等待10天之后,就变得无家可归。一名刚被遣返的难民对媒体表示,“在回阿富汗飞机上,德国警察的数量甚至超过了难民,他们像对待恐怖份子一样对待我们,连上厕所都要寸步不离。”
恐怖袭击发生后的第一时间,德国极右翼势力另类选择党(AfD)就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表示事件责任应该归咎于默克尔的难民政策。而据最新民调显示,柏林恐袭案之后,反移民的德国另类选择党支持率增加了2.5个百分点升至15.5%,为今年来最高。而默克尔的基督教民主党支持率则下跌1.5个百分点至31.5%。
“即便如此,反恐不力并不会影响到默克尔在明年的大选中胜选。”刘丽荣分析指出,“但是,在反恐和难民问题上处理不当,有可能推动更多德国选民转向支持另类选择党。2017年德国大选的悬念在于,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和基社盟,如何与其他政党进行组阁。如果另类选择党得票率过高,基民盟、基社盟和社会民主党无法获得50%的议席,则默克尔有可能联合绿党一起组阁。而由此组成的超大联盟政府,其决策能力会受到限制。”
责任编辑:辛恩波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柏林恐袭 默克尔 难民 遣返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