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大世界的八仙桌旁听评弹《繁花》

澎湃新闻记者 潘妤

2016-12-28 11: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评弹《繁花》引子部分。(02:32)
“写《繁花》的阶段,我耳朵边一直有一位苏州口音的上海老先生,一个人慢慢讲,声音不温不火,不高不低,再麻烦的背景名堂,再吵闹的男女对白,先生总是笃定泰山,有哭有笑,有俗有雅,说得源源不断,像是用不着我考虑,我只要听,只要记就可以了,真是特别……”
《繁花》作者金宇澄
让《繁花》的作者金宇澄没想到的是,在小说问世几年之后,这部用上海方言写就的文学作品,真的用评弹的吴侬软语娓娓道来,带着江南韵味弦索叮咚的唱腔打动了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很多第一批观众。
12月28日,曾经百艺杂陈、“稀奇又好白相”的上海大世界终于再度开张。《高博文说繁花》作为大世界“非遗创新演艺”的首部委约作品,第一次面向观众首演。
“今朝是高博文先生来说《繁花》,像这个过程今朝又回转了,回到一部评弹说书先生的书里,有意思,苏州口音、上海口音的老先生一转身,回进了传统大世界,一个可以开口说、开口唱的环境,我这是做梦,还是真的,蛮好蛮好。”
一个多小时上下半场的演出,包括“评弹一哥”高博文在内的五位演员时空交替般登场,这是高博文这部评弹长篇的第一回书,虽然五人的演员阵容看上去和传统评弹大不一样,但作品依然是评弹最传统的说、噱、弹、唱、演。只不过,除了苏州话的评弹说表和传统弹唱,人物的对白,又多了些《繁花》特有的“上海闲话”。从主人公沪生,梅瑞、阿宝....到绍兴阿婆,剃头师傅.....《繁花》中百像人物,都用评弹的形式,在舞台上被“说出来”。
《繁花》封面
金宇澄的《繁花》可能是近年来国内最有影响力的一部原创文学作品,几乎囊括了茅盾文学奖在内的所有文学大奖。这部沪语写作的长篇小说,讲述了上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上海市井生活。以大量人物对话与繁密故事情节,“说书”一样平静描绘了阿宝、沪生、小毛三个人物的上海记忆。
“其实很多人都和我说,因为《繁花》这种话本体,特别适合改编成评弹。”但让金宇澄没想到的是,“评弹一哥”高博文真的找到了他。“我起初以为他是一个人用苏州评话方式演绎,直到上个月才知道,原来他们是用一种有传统评弹元素的新方式来演出。我听了以后觉得挺好的,尤其是他们唱起来的时候,真的太动听了。年轻观众一定会喜欢。”
高博文如今是上海评弹团副团长,在业界多年一直以探索著称,不断尝试着让评弹用新的面貌赢得更多更年轻的观众。他搞过摇滚评弹,在李安的《色戒》里演出过评弹,去年更以《山水中国美》让评弹艺术首登春晚。
评弹《繁花》缘于高博文一次用上海话读了一段小说。偶然听到这段的洪亦非(制作人)当时就感到,比起电影、话剧等形式,用评弹改编《繁花》也许是更适合的形式——社会的复杂生态,似乎评弹最能说出来。而高博文也一直在寻觅长篇弹词的题材,《繁花》的文学基础和大众影响都是难得一遇。三方一拍即合,启动了这一作品。
而让高博文没想到的是,找到金宇澄时,他才知道这位”上海爷叔“祖籍苏州吴江,从小跟着酷爱评弹的父亲,耳濡目染,对这门艺术十分熟悉了解。金宇澄甚至表示可以不在意版权费,支持他们的评弹创作。
”我希望能通过这次《繁花》,能让评弹艺术在形式上有一点突破。”为此,高博文找到了一群艺术上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包括剧本改编整理郭力,以及上海评弹团的年轻演员黄海华,陆锦花、吴静慧、解燕,自己整理剧本、自己设计唱腔,他说:“我们这个团队都是没有任何框框的,大家都希望进行一次纯粹的艺术探索。”
为了尽可能保留《繁花》原著的光彩,《高博文说繁花》基本按照小说《繁花》的顺序、逻辑与节奏,小说一章,说书一回。身兼艺术总监和主演,高博文说,希望让《繁花》能做成87版《红楼梦》的样子,大量保留原著的对话,但在叙事线索上还是有一些自己的整理。
目前呈现的《高博文说繁花》有一些全新的舞台空间的处理,演员们的上下场甚至有定格的画面。但大部分时候依然是传统的双档形式。五个演员一共分担着五六个角色。彼此穿插并无绝对固定。
高博文
“我还是觉得应该发挥评弹艺术‘一人多角、跳进跳出’的特色。尤其是我们评弹有一大宝‘六白’,就是表白、衬白、官白、私白、托白、咕白,是不同叙事视角的念白。要把‘六白’用好了讲清了,这书也就说的好听了。”高博文说。
而在忠实原著之外,高博文他们也做了不少自己的艺术创造。尤其在一些小细节上,增加了很多年代痕迹的噱头。诸如BP机的段子,就颇受到听客欢喜。
而这种有着新意的评弹演出也让金宇澄感到欣喜:“我挺高兴小说让传统曲艺和评弹方式起了些改变。而评弹也把小说往通俗方向靠。我现在很少听评弹,但试演的时候他们一唱起来,真的太好听。我现在都要求他们多增加些唱的部分。”
金宇澄还希望评弹不用像传统说书那样把人物心理说得太透:“我小说里的心理描写常常是不响,虽然评弹介绍人物出场的‘开相’常常要把一个人描写得很仔细,但我觉得其实在《繁花》里可以不用太满,表演人物需要空间。”
《繁花》小说虽以上海方言为文,不懂上海话的读者也能通过阅读理解。而在这一次的舞台上,除了弹唱保持苏州弹词和传统曲调,评弹说表大量还是苏州话,只是剧中人物对话加以上海方言俚语。而小说中各地方言丰富多彩,也充分发挥评弹演员的语言能力。
对于苏州话演绎《繁花》,金宇澄也丝毫没有感到违和感:“其实评弹的苏州话是非常高级的江南语言,和上海话都是属于吴越语系。而且事实上我小说里的上海话也是经过改良的,生活中并没有标准的上海话。所以苏州话和上海话在一起,很协调。”
目前,《高博文说繁花》已经创作完成了第一季六回书。本次试演过后,将在明年三月底推出系列演出。
唯一让金宇澄和高博文有点担心的是,在大世界目前演出场地摆放的是茶馆风格的复古八仙桌和长条凳,年轻观众是否真能坐得住一两个小时?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评弹,繁花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