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大学教授刊文:假如战争来临,解放军靠什么取胜?

公方彬/中国青年网

2016-12-29 11: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军与许多对手进行过较量,可谓战之能胜,战则必胜。原因之一是官兵拥有强烈的自我牺牲精神,而这种精神的原动力来源于阶级关系和阶级矛盾,即阶级对立而来的“阶级仇,民族恨”,你死我活的尖锐斗争能够激发最大潜能。所以,解放战争时期的“诉苦运动”,直接把百万国民党俘虏转变为革命战士,一出《白毛女》,瞬间把阶级感情激发出来,化作强烈的牺牲精神。
除此之外,20世纪大半时间里,整个世界因为意识形态对立,而长期处于热战或冷战状态,两种状态都与我们的精神世界和价值系统相吻合,且起支撑作用。仅一个现象即可诠释。在阶级关系鲜明,利益关系清晰的情况下,官兵的牺牲奉献直接换来广大人民群众的真诚拥戴和无私支援。如《支前民谣》:“最后一碗米,送去做军粮;最后一尺布,送去做军装;最后老棉袄,盖在担架上;最后亲骨肉,送他上战场。”这样的军民关系,自然能够激发官兵的道德感、神圣感。
随着世界政治生态的变化,社会关系的调整,阶级关系为阶层关系所取代,很多敌对关系走向缓解。跳出“阶级斗争为纲”,倡导“人类共有的文明”的新思想,“跳出冷战思维零和博弈”,倡导“命运共同体”与“共建和谐世界”的新理念,深刻改变着传统思维和价值系统。再加上近20多年来世界发生的多场局部战争,都非政治制度对抗,更多是“文明的冲突”,利益的博弈。这就意味着革命战争转向颜色革命,进而走向本色革命。
世界政治生态变化对我们的精神世界和价值系统影响巨大。支撑西方人精神世界的是宗教信仰,宗教信仰一般不因政治生态变化而改变,但政治信仰却是高度关照现实,随政治生态的变化而变化。
因此,我们面临一个绕不过去的命题,建筑于阶级斗争基础上的我军队精神世界和价值系统,怎样才能在世界政治生态发生巨大变化的情况下,真正找到新的精神力量的增长点和突破口。坚持“不忘初心”,在弘扬革命战争年代的革命精神的同时,探求新的内容、途径和方法是关键。
以下四个精神元素应当是着眼点,同时是创新点和突破口。
国家意志。军人通过实现这种意志获得价值实现,既合逻辑,也合规律,同时是世界军队通律。一战期间,法国名将狄龙带领一个团队攻击敌人,被碉堡中的机枪火力压制于壕沟中,情急之下发布命令:谁炸掉碉堡赏一千法郎,没有一个官兵冲出去,继而接受部下建议,下达第二道命令:为了法兰西前进!全团官兵全部冲出壕沟,结果上千人中生还者不到百人。这就是国家概念中所含的神圣性与精神激发力。强调国家意志并非“军队国家化”的翻版。从我军的政治属性看,更强调的是党的领导,但这与国家意志并不冲突,而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一种特质的两种表现。根本而言,国家意志内含执政党和人民的意志,强调国家意志,更多是借助国家肌体富含的质感和情感。
根本利益。利益带有根本性,它对单个人或集团具有强大作用力,并且因利益体和利益关系的差异,决定着价值取向和精神力量的盛衰。如果追逐的是小集团的利益,也因欲望而生成动力,但这种动力属于功利算计,得利为之,代价过大弃之。要让人们在追求利益过程中不计得失,甚至敢于付出生命,必须升华精神世界,这就要求把个体利益与国家利益联系起来,与大多数人的利益联系起来,为了国家和人民利益甘于献出自己的一切,就会生成精神力量,反过来再强化行为。革命战争年代,我军在阶级对抗中以利益超越促进精神超越,从而生成巨大的战斗力。今天,我们不再简单套用过去的阶级关系和利益关系,这就需要重构价值系统和利益关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内含着利益拓展和丰富,台湾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南海也是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其实,我们维护世界和平本身就是一种新的利益表现形式,因为其中包含着中国大国道路进程与品质。可见,新思维基础上的利益观,可以生成精神力量。
职业精神。职业精神内含着敬业与契约,社会青年选择了军旅就要接受一种新的价值评价体系的调整和规范。每个职业都有其特定或特殊要求,军人的职业特征最为独特,没有为什么,只有是什么。比如,面对死亡威胁,任何一个社会群体都有紧急避险的权利,只有军人没有,即使前面是死亡,只要命令下达,明知死亡也要扑向死亡,这既包含了道德要求,同时有法的驱使。军人的天职是维护国家安全,一切的评价标准都奠基于此。国家安危与民族精神系于战争的胜败,与每个军人息息相关,而“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又决定着,国家和人民需要军人牺牲奉献之时,必须义无反顾,不怕死亡。当每个军人都认同“烈士是军人精神的归宿”,认同“有一个道理不用讲,当兵就要上战场”,就会生成精神力量。
军人荣誉。军人区别于其他阶层或群体的最显著方面,便是荣誉胜过生命。这与战争的属性和本质有关,战争是人类最高的竞技场,生命的予夺决定于冲上去或是退避。真正让人冲上去,不惧死亡,一定不是金钱财物,而是精神力量,激发这种精神力量的重要路径和方法,就是荣誉激励。为什么军队最早产生荣誉制度,同时又把荣誉表现在服饰上(勋表佩戴制度),就是因为这个集团需要荣誉的力量。荣誉激励反映在军人职业生涯全过程全方位。社会群体在普通社会活动中常常出现“逃兵”现象,受到苛责有限度和范围,随着时间和环境的改变而消解,军人当了逃兵,就等于人生贴上标签,永远抹不去抛不掉,这其实也是一种荣誉激励的体现。从这个意义上讲,不断完善荣誉制度、勋表佩戴制度,不失为精神力量的增长点。
(作者为:国防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公方彬)(原题为《 假如战争来临,我们靠什么取胜》)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战争,军队建设

相关推荐

评论(21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