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战争论|美学者称美俄已“非军事化”开战,黑客只是第一步

亚历山大·维雷兹-格林

2016-12-31 16: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新战争形态,更具体地说,“非对称战争”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无疑是西方防务界热议的话题。最近,随着美国大选结束,美俄两国围绕网络黑客攻击而不断展开指责,对于新战争形态的反思不断深入展开。今起,澎湃防务栏目推出“新战争论”系列文章,对这一话题展开持续关注。本系列以新美国安全中心副研究员Alexander Velez-Green的“美俄已经开战”论调作为开篇,旨在展现本主题的紧迫性和现实性,以及美国安全分析人员的分析方法和视角。不过,作者默认对美国大选的网络攻击是俄罗斯所为,但实际上俄罗斯官方并未承认美国的这一指控,美国也尚未公开直接的决定性证据。文中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立场。
美国同俄罗斯已经开战了。这场战争不同于以往的冲突,它主要采用非军事化的方式在进行。但需要注意的是,它并没有因手段的改变而减少对美国战略利益的损害。俄罗斯正以一种规避美国对战争的传统认知的方式对美国发起进攻,并借此削弱美国,分裂北约,以填补美国留下的战略空白。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或许会给这一对抗降温,但是这取决于华盛顿能否适应莫斯科独特的战争方式。
另类战争
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总是囿于军事领域来审视战争,但是他们在莫斯科的同行已经开始以不同的视角来看待这一问题。俄罗斯人逐渐认识到,非军事化的战争手段也可以造成令人难以承受的后果。这些手段包括网络攻击、宣传战、经济制裁等。俄罗斯的战略家不再只是以部署、配置、野外机动等问题来思考战争,取而代之以政治、外交、信息、经济以及军事手段(相对弱化)的综合运用。俄罗斯希望通过这些手段来动摇敌人,使他们丧失及时做出反应的能力,并取得对军事上占优的对手的非对称优势。
这些思考使俄罗斯对战争有了新的理解——克里姆林宫认识到,所有的强制性措施(不仅限于军事)都必须得到综合运用,否则战略目标就难以实现。这种认知反映在俄罗斯国家安全机构的架构上:俄罗斯所有的国家安全机构,包括政治、军事、情报以及其他部委,都是高度集权化的。
非军事手段的毁灭性潜能是显而易见的,例如俄罗斯对民主党全国委员会进行的黑客行为,其首要目标是降低希拉里当选总统的可能。但更为重要的是,俄罗斯此举可以削弱美国的政府系统。美国政治的两极化无疑将损害国家的治理能力,减少美国的国际竞争力和国际信誉。克里姆林宫还认为,一旦美国过分关注其国内的政治分歧,美国将不得不进行战略收缩。可以说,俄罗斯相信,通过激化美国国内的党争和民粹主义,他能够严重削弱美国的战略对抗能力。
有人会认为,这一扩展后的“战争”定义在理论上是有缺陷的,也不足以反映美俄关系的全貌。但是,美国的军事专家不应忘记克劳塞维茨对于“战争”的经典定义——“一种旨在迫使对手贯彻己方意愿的暴力行为”。俄罗斯迫使北约做出妥协的意图是不言自明的。因此,定义扩展后的可信性取决于什么构成了“暴力”。如果非军事手段可以造成以下战略后果——敌国人员的伤亡、经济的破坏、国家的崩溃,那么,这一宽泛的战争定义是能够成立的。
成为攻击目标的西方体系
俄罗斯与美国军事思想的差异并不仅仅体现在现代战争的工具,俄方的战争蓝本也与美国迥然不同。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战争规划是以一对一的突发事件为基础来设计的,并假定参战双方都应该是规模庞大的统一实体。美国这种狭隘的思考方式造成的影响在反恐行动中已十分明显。尽管美国乐于倡导打击“基地”组织和“伊斯兰国”武装在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也门以及世界其他地方的据点,但是华盛顿却无法制定一个具备可操作性的规划。这个规划不应将这些极端组织视为独立的实体,而应视之为一个复杂的、多边互动进程中的组成部分。应该说,理念上的错误给全球的极端主义思潮和运动以适应、维系、发展的空间。
莫斯科的政策表明俄罗斯采取了一套截然不同、更为细致的战争规划。根据其蓝本,北约并不像由共同利益而聚合的国家集团那样高度相互依赖。而且,北约也并非西方世界的全部,因为“自由秩序”这一理念才能从根本上巩固西方的团结。为了迫使北约做出妥协,莫斯科在直接针对北约各成员国的同时,也着力于西方世界这一整体。如果西方体系能被拆散,那么依附于体系本身的政治产物也将荡然无存。西方国家将在内部崩溃的同时,加速体系的瓦解,并给俄罗斯创造出战略空间。
借叙利亚难民危机搅乱欧洲的做法,凸显了俄罗斯战略家的观点:美俄之间的安全竞争并非一个二元问题,也不仅是一个单一的冲突——它是多个正在进行的冲突的集合。如罗伯特·卡普兰所写的那样,俄罗斯的政策制定者视他们的“边缘地带”为一个大有可为的舞台:一个地区的事件将直接影响其他地区的问题。因此,这使俄罗斯能通过操纵叙利亚的局势,去影响北约的相关政策,进而对波罗的海的形势产生影响。所以,这可以被看成是不同体系的冲突,它使俄罗斯能够通过利用各种事件削弱欧洲的自由主义。
最好的防御是有效的进攻
针对自由主义的攻击既反映了莫斯科对正在演化的安全环境不断增长的焦虑,更反映了俄罗斯战略家的一种观点——传统上区分进攻与防御的边界已不再存在,或者说,不再有价值。
俄罗斯顶级的军事思想家们指出,俄罗斯与北约地缘上的靠近使得俄罗斯很少有时间或选项去应对北约的进攻。与之相似的是,美国利用其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和快速打击力量对俄罗斯进行先发制人战略打击的能力,至少在俄罗斯看来,严重损害了俄罗斯的战略核威慑能力。而且,这种损害会随着接下来数年网络威胁与太空对抗的扩大而不断增长。可以说,莫斯科在危机来临时不仅没有充分的战略余地,也没有时间做出回应。
在这一背景下,防御手段——或者报复性选项——都变得毫无意义。在过去的许多年间,俄罗斯的战略家们在俄罗斯总参谋部的期刊《军事思想》(Military Thought)上不断强调:一旦美国发起打击,其攻击将会非常快速与高效,以至于俄军很难发起反击和报复性打击。因此,莫斯科越发相信进攻是保卫俄罗斯必须的行动。
这一考虑已有许多例证。在其他领域,这种考虑相对隐蔽。例如,俄罗斯对乌克兰局势的介入,首要目的是防止西方国家在俄罗斯边境扶植一个代理人。但是,俄罗斯还在操纵乌克兰危机以削弱北约,特别是使部分成员国在对俄罗斯采取慑止行动时顾虑重重。
而且,只要莫斯科认为美国构成了相应威胁,俄罗斯就会继续采取攻势,在美国及其盟国鼓动骚乱与不安。这一目标需要动用一组非军事化的工具,并辅之以有选择的军事手段。俄罗斯的行动虽是针对各个单独的国家,但是我们最好从其行为会从整体上削弱西方体系——自由秩序——的角度去理解。
适应并克服
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已经表达了他推动美俄关系正常化的愿望,他在实现这一目标上或许有独特的优势。特朗普与普京均表达过对彼此的崇高敬意。此外,特朗普的商业背景可能会使他在审视普京在意的利益与价值时,具备一种独到的、有价值的眼光。而且,特朗普在政治上引人注目的精明或许可以让他在同普京打交道时出奇的高效。
但是,美俄之间的敌对并不单单根植于个人性格,还在于双方围绕欧洲及俄罗斯周边地区前景问题看法上的分歧。想要调和双方的看法实在是难以完成的任务。一些因素可能会让美国对妥协持开放态度,例如特朗普有可能会取消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支持,或者默认俄罗斯在其周边享有更大的行动自由。然而,这也就是在不危及美国核心利益(向欧洲盟国提供安保承诺的能力)的情况下,特朗普所能做的一切。可是,这对普京来说可能有点困难:他已经呼吁特朗普向北约施压,以撤走部署在俄罗斯边境的北约军队。
这些论断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将得到检验,上文所述的问题也会如影随形。克里姆林宫正在进行一场大博弈。普京及其顾问已经认识到美国政治存在的不稳定性,他们也认识到美国对于俄罗斯的怀疑根深蒂固于国会两党之中。而且,即便抛开美国的意图不谈,他们也知道华盛顿将会继续加大在反导、快速打击、网络及太空等可能危及俄罗斯战略核威慑能力的领域的投入。考虑到动荡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俄罗斯可能将特朗普的当选视为进一步搅乱美欧政治局势的契机,并认为帮助特朗普有助于推动美国政治的两极化,以及民粹主义候选人在各地的胜出。
对此,美国应多面下注,采取多种方式阻止俄罗斯对西方社会腹心之地的攻击。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必须充分认识俄罗斯的赌局,它包括削弱美国、分裂北约、掌控其周边地带等意图。美国还需要认识到非军事化武器的破坏性潜力,它们在莫斯科不断发展的战争概念中的重要地位,以及它们被用来侵蚀自由秩序的使用方式。在未来,对俄罗斯冒进行为的慑止最终取决于美国战略家对俄罗斯新型战争方式的适应能力。
(扬靖译,作者系新美安全中心副研究员,原文略有删节)
责任编辑:薛雍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俄关系,新战争论,网络战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