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诗鸿: “失去的20年”?日本经济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差

洪诗鸿/日本阪南大学流通学部经济学教授

2017-01-02 21: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洪诗鸿
这两年有不少中国人到日本买房。要了解日本的房地产市场,除了考虑投资回报之外,还需要了解宏观经济走向。自从1990年代日本房地产泡沫破裂以来,中国媒体经常强调日本经济失去的二十年、三十年,似乎日本经济已经日薄西山。事实到底怎样?我自1986年到日本留学,开始研究日本经济,至今已经超过三十年,很愿意和大家分享一下对日本经济的一些看法。
安倍支持率为什么高?
应该说,目前日本经济的整体状况并不是太好。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说法,日本经济目前存在三大问题:消费和投资无改善,人们的消费意愿不高;劳动力市场存在二元结构,越来越多企业抛弃了传统的终身雇佣,改行临时雇佣;贫富分化严重,35%有工作的人处于贫困状态。
日本东北地区每小时的工资可能只有5、6美元,这比欧美的10美元低很多。在日本,拿这样的工资生活是很拮据的,所以很多年轻人不消费、不结婚。我所在的学校(阪南大学)是一所私立大学,学费比较贵,这两年明显感觉申请贷款的学生越来越多,这显示日本的中产处境不妙。但即便如此,安倍的支持率一直维持在50%以上,高的时候甚至有70%多,这其中的主要原因还是在经济上的。(阪南大学位于大阪府松原市,这里2010年的人口为12万。——编注)
安倍2012年底第二次担任首相后,“安倍经济学”开始大行其道,它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积极的金融政策、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经济结构改革。这些举措虽然冠以“安倍经济学”的名称,但实际上是日本经济产业省里面的结构改革委员会在过去的二十年里不断讨论不断积累的共识。我们都知道安倍是比较右的。而在安倍之前执政的民主党政权,采取的是完全相反的自由主义经济政策,那就是抑制通货膨胀,抑制货币的发行;控制财政支出,削减财政赤字;进行彻底的改革。这三条都触动到了一些既得利益者和一般老百姓的利益。其中影响特别大的是停止新的公共工程,很多建筑商受到了冲击,建筑劳动力人口大概有500万,加上靠他们供养的家庭,以及相关行业,保守估计牵涉到3000万张选票,所以民主党执政没多久就被选下去了。
安倍上台后反其道而行之,不但把民主党原来所有的停下来的工程全部上马,而且再加拨出很多预算修桥铺路。建筑行业一下子就有了非常非常多的订单,而建筑行业是乘数效果很大的行业。民主党执政的时候,建筑业雇佣的人数从500多万下降到480万,安倍上台后不但反弹到500万,而且一下子人手不足起来,因为光东京奥运会的场馆建设,一下子就是3兆亿日元,大概是1800亿人民币的工程量。
另外,日本有一个特殊情况,就是建筑业的地方保护。1970年代,田中角荣当首相时通过了一个法律,叫《地方自治法》,其中就许可地方规定建筑行业一是绝对不允许外资进来,二是区域自治。比如东京都所有的公共工程建设只能给东京都的建筑公司做,即便大阪的建筑公司做得更好更便宜,也不能用。第一条决定了,中国的建筑公司可以到非洲,到中东去做工程,但进不了日本的市场。第二条就是地方保护。东京都的新市长小池百合子前一阵视察东京奥运会场馆建设,开始说觉得太贵了,隔壁的城市有那么好的设施,为什么不用,非得要搞一个新的呢?隔壁一个城市的市长一听觉得很高兴,但没两天就改口说不行,因为周边建筑公司支持的政客游说了这个市长,说你这样子的话,下一届选举你就别上了。这是非常现实的。
安倍的另外一招是拼命增发货币,把日元的汇率压下来,对出口产业来讲,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利好。
所以大企业是非常拥护安倍的政策。当然,这些大企业一般都在中国有投资,所以希望安倍跟中国搞好关系,但他们又不得不支持安倍,因为民主党上台把他们的预算都给砍掉了,而安倍的政策有利于他们。日本特殊的产业组织结构也决定了,安倍只需要抓住大企业就可以了。日本有一个系列公司制度,丰田底下给它做配套的公司叫做丰田系列,直接的配套厂家有两万七千多家,底下间接的应该有十几万家企业在给丰田做配套,而只要你是给丰田做配套的,丰田的一举一动,丰田要求你做什么,你一定是要跟着做的。
中国大使馆每年春节会在日本搞活动,目的是让日本人了解中国的习俗。这个活动在名古屋就很容易搞起来,因为丰田的总部在名古屋,丰田一说支持,这里所有给丰田做配套的企业都会出钱出力,所以中国大使馆只要搞定了丰田就行了。安倍也是一样,只要搞定了几个大公司,底下那些人自然不会有反对意见。
市场经济的道德基础
安倍支持率高的另外一个原因是,日本已经是一个成熟的社会,私人不动产的半数以上是老年人拥有的,加上少子化的影响,年轻一代可以享受到前辈积累下来的经济成果,经济形势对他们的影响没那么大。
前几年我的班上有一个日本学生,在毕业之前也不找工作,我说你小子不找工作,以后干啥呢?他说我就打零工,不用去上班。我说那你这样子赚不到什么钱啊,万一以后要买车买房怎么办呢?你还得结婚呢?他说我不用买房,我已经有两套了,我爷爷奶奶已经过世了,留给我一套。我爸爸妈妈早晚也得走,我还有一套。我照顾这两套房子就够了,还用自己努力奋斗吗?我一听也对,这种人你没法跟他解释。因为我们的想法是错的,我们这一代人的奋斗目标跟他们的奋斗目标是不一样的。
曾经有中国大使馆的朋友,他说你帮我研究一下日本的维稳,日本年轻人收入也不高,工作不好找,他们为什么不闹事?我就把上面的情况给他讲了。我相信,随着独生子女一代慢慢长大,这种情况也会出现在中国。人无恒产就无恒心,哪里都一样。
日本是一个比较平均主义的社会,称为“一亿中流”。从经济史上看,日本的这种经济社会结构是从明治维新开始的。明治维新之前,日本也是一个两极分化很严重的社会,仇富心理很普遍,商人地位低下,见到幕府官僚、武士无不点头哈腰,卑躬屈膝。明治维新的重要人物涩泽荣一,到欧洲考察后意识到日本的落后,33岁从大藏省辞职创办实业,把股份公司制度引进到日本,并亲手创办了500多家企业,是日本资本主义制度和经营思想的设计者和奠基人。他有一本著名的著作叫《论语与算盘》,推崇宋代大儒程颐的“顺理则裕”,认为算盘要靠《论语》来激励,同时《论语》也要靠算盘才能真正服务社会。不追求物质的进步和利益,人民、国家和社会都不会富庶;而致富的目的不光是为了有很多的钱,而是为了回报社会,证明商人的社会价值。
而且,不仅是涩泽荣一,当时日本经济界的一批人都有很强烈的进行远景制度设计的想法,有自己的价值目标,这对后来日本终身雇佣制度的建立、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和企业的经营思想,都有很深刻的影响。所以,日本的明治维新是在一群有学识、有远见的精英的规划和推动下取得成功的,是有其思想理论基础的。欧洲的工业革命也是如此,用宗教来规范人们的经济活动,给人们一种安心感,那就是你赚钱是有目标、有崇高目的的。
而中国的改革开放,缺的正是这一块,没有思考和价值观确立的过程,所以人们赚了钱内心缺乏正当性和使命感,也不快乐。
不能只看GDP
日本终身雇佣制开始松动的重要原因是技术进步。原来做彩电,一个生产线最少可以用二十年,企业最少可以赚二十年钱,工人也可以工作二十年,不用担心失业,这就是产品的技术周期。现在这个周期是越来越短了,从随声听到CD到MP3的换代,很短时间就完成了,原来做随声听的企业,你让他养工人三五十年已经不可能了,所以当下临时雇佣成了一种趋势,这不仅在日本,全世界差不多都是如此。
近年来香港的年轻人、台湾的年轻人都对社会和政府不满,其实根本原因不在于政府的政策,也不在于中国大陆资本的介入,或者中国人工的便宜,而在于技术进步。
而在技术进步方面,日本还是很强很有竞争力的。汤森路透最新评出的全球最具创新力的100家企业,日本今年占了40家,美国紧随其后是35家,法国7家,瑞士5家,德国和韩国各有4家,中国则一家也没有。这两年中国流传很多关于日本企业的坏消息,什么索尼要不行了,某大企业要倒闭了,这些很多都是误传,经常是索尼关闭了在日本国内的某一间工厂,或停止某个项目。这两年,日本不少企业把某一方面的业务卖掉了,比如东芝把个人电脑部门卖给了联想,三洋是整体卖给了海尔,夏普则卖给了富士康。
但是,这些企业真正赚钱的部分已经不是电脑或彩电的制成品了,而是在核心电子零部件。前两年我去参加深圳的高交会,发现松下的展台一个家电都没有,展示的是它现在主要卖的半导体晶片,而且主要集中在汽车领域。一台汽车,特别是高档车,60%以上的价值是电子零部件,特别是汽车的中控(ECU,Electronic Control Unit),机械部分只占不到40%。而全世界的电子零部件,80%是日本企业制造的,你不买它的,你的汽车就动不了。
2011年3月11日,日本东北部海域发生里氏9.0级地震并引发海啸,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福岛一个生产ECU的工厂停产了一个月,结果几乎全世界所有的汽车厂商跟着停产一个月,不光是日本的厂商,德国的、美国的包括中国的都是这样。
再比如苹果手机,里面零部件价值的45%是日本的零部件,美国只有6%,剩下的7%是德国的,韩国占14%,中国的劳动力,七七八八都算上只有3.6%。
另外,日本企业这些年在全球进行了很多投资和并购,这样一来,积极的财政政策之下超发的货币很多就跑到海外去了,日本国内的物价和不动产价格并没有上涨。这是和中国很大的不同。前一阵软银(SoftBank)的总裁孙正义跑去跟特朗普说,要在美国投资500亿美元。日本政府其实是想把这些流出去的钱给堵住的,但它不能这么做,因为日本是七国集团的成员,和其他六个发达国家签订了资本自由流动协议,所以不能进行外汇管制。
我有一个朋友在建行东京分行的融资部工作,是中国人,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替日本的地方银行在中国寻找投资机会。这对日本国内经济不一定是好事,但因为资金有外流的渠道,避免了资产泡沫的产生。而中国是没有这个渠道的,这是因为,一来人民币还不是可自由兑换的货币,二来中国有外汇管制,资金不能随便出去,所以只能囤积在国内的股票市场或房地产市场。
所以现在要看日本真实的经济状况,不能只看GDP(国内生产总值),还要看GNP(国民生产总值),前者只计算日本国内的经济所得,后者就包括日本个人和企业在海外的所得。这些年日本的GDP增长不多,有的时候甚至是负增长,但GNP增长比较多,日本在全球赚的钱目前是所有国家当中最高的。因此,日本经济包括两个部分:保守低效的本土经济和先进、充分竞争的海外日本经济。
投资日本房地产应该谨慎
最后谈一下日本的房地产市场。要投资日本的房地产,首先需要意识到,日本是一个成熟的市场,买一套房,几个月后转手卖出去赚一大笔钱,是不可能的,而只能追求一个稳定、可预期的回报。
总体而言,日本的房产是过剩的,但分布不均,东京的市中心房子是不够的,但二三线城市多数都是过剩的,总体已经过剩了800万套。所以和其他地方一样,在日本买房子要看地点。除了东京、大阪之外,其他地方的房子都不太值钱,中国人热捧的北海道也是如此。
房子买了要出租的话,首先要看能不能租得出去,12月份的最新出租率数字是60%,这是平均数字,也就是说,你买的房子有40%的可能租不出去。当然,地段好的房子更容易租出去,不过买房投入的资金就更多;贪便宜买的多半地段不好,很难租出去。经常有朋友来问我,有地铁车站旁边的公寓,一套才30万人民币,太便宜了,要不要买一套来租赁?我给他看了,发现是东京的地铁站没错,但是最偏的车站,很难找到租户,就劝他不要买。因此,买的时候要逐区查看出租率的数据,不能想当然。
另外,外国人在日本买房是没有办法在日本银行贷款的,自然也享受不到日本的低利率。买的时候要交相当于购房款8%~10%的杂费。买了之后每年要交房地产税,如果你的房子升值了,那么房地产税的金额也会水涨船高。如果你不在日本,就要委托相关公司帮你办手续,你还要给它支付代理费。还有房子的物业管理、供水供热、维修保养等费用,越高级的公寓这方面的费用越高。房子出租获得的租金,你还要交所得税。这些费用加起来,大概占整体收益的15-20%左右。
在日本买房子最大的好处是回报率很稳定,全国大概是6%,也就是你100万人民币投入进去,每年大概有6万的收益,20年左右才能回本。
而如果你要卖房子,就要做好房价折半的准备,因为在日本人的概念里,新旧是差很多的,哪怕你早上买了下午卖,也是如此。事实上在日本,不仅房子是如此,车子等很多东西,新旧的价格差别都很大。
(本文依据作者2016年12月17日在广州购书中心的演讲整理而成,由国际问题自媒体“世界灵敏度”独家授权澎湃刊发。)
责任编辑:吴英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房地产投资,外汇,丰田,安倍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