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丨俞晓群聊五行:牛说话与牛生怪胎

俞晓群

2017-01-06 15: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五行志“土”名下,有牛祸一项,其说缘于《易经》。班固《汉书》写道:“于《易》,‘坤’为土为牛,牛大而心不能思虑,思心气毁,故有牛祸。一曰,牛多死及为怪,亦是也。”
《汉书》论说牛祸,其笔法以春秋故事为先导,再附以汉代儒生评说。其中记载:宣公三年,“郊牛之口伤,改卜牛,牛死”。刘向以为这是牛祸。此时宣公与公子遂谋共杀子赤而立,又以丧娶,区霿昏乱。乱成于口,幸有季文子得免于祸,天犹恶之,生则不飨其祀,死则灾燔其庙。董仲舒观点与刘向略同。
接着,班固《汉书》又讲一段秦故事:在秦孝文王五年,斿朐衍,有人献上一头五足牛。刘向以为,这是牛祸。先是,文惠王初都咸阳,广大宫室,南临渭,北临泾,思心失,逆土气。足者止也,戒秦建止奢泰,将致危亡。秦遂不改,至于离宫三百,复起阿房,未成而亡。一曰,牛以力为人用,足所以行也。其后秦大用民力转输,起负海至北边,天下叛之。京房《易传》曰:“兴繇役,夺民时,厥妖牛生五足。”
与此类似,《汉书》景帝中六年,梁孝王田北山,有献牛,足上出背上。刘向以为近牛祸也。先是孝王骄奢,起苑方三百里,宫馆阁道相连三十余里。纳于邪臣羊胜之计,欲求为汉嗣,刺杀议臣爰盎,事发,负斧归死。既退归国,犹有恨心,内则思虑霿乱,外则土功过制,故牛祸作。足而出于背,下奸上之象也。犹不能自解,发疾暴死,又凶短之极也。
《后汉书》记载两段牛祸:一是明帝永平十八年,牛疫死。是岁,遣窦固等征西域,置都护、戊己校尉。固等适还而西域叛,杀都护陈睦、戊己校尉关宠。于是大怒,欲复发兴讨,会秋明帝崩,是思心不容也。二是章帝建初四年冬,京都牛大疫。是时,窦皇后以宋贵人子为太子,宠幸,令人求伺贵人过隙,以谗毁之。章帝不知窦太后不善,厥咎霿也。或曰,是年六月马太后崩,士功非时兴故也。
《五牛图》
《晋书》暨《宋书》记载牛祸,离奇古怪。
其一,牛说话。《宋书》晋武帝太康九年,幽州塞北有死牛头语,近牛祸也。是时帝多疾病,深以后事为念,而托付不以至公,思心瞀乱之应也。师旷曰:“怨讟动于民,则有非言之物而言。”又其意也。《宋书》晋惠帝太安中,江夏张骋所乘牛言曰:“天下方乱,乘我何之!”骋惧而还,犬又言曰:“归何蚤也?”寻后牛又人立而行。骋使善卜者卦之,谓曰:“天下将有兵乱,为祸非止一家。”其年张昌反,先略江夏,骋为将帅。于是五州残乱,骋亦族灭。京房《易妖》曰:“牛能言,如其言占吉凶。”《易•萌气枢》曰:“人君不好士,走马被文绸,犬狼食人食,则有六畜妖言。”时天子诸侯不以惠下为务,又其应也。
其二,牛生怪胎。《晋书》元帝建武元年七月,晋陵陈门才牛生犊,一体两头。案京房《易传》言:“牛生子二首一身,天下将分之象也。”是时,愍帝蒙尘于平阳,寻为逆胡所杀。元帝即位江东,天下分为二,是其应也。《晋书》太兴元年,武昌太守王谅牛生子,两头八足,两尾共一腹,三年后死。又有牛一足三尾,皆生而死。案司马彪说,“两头者,政在私门,上下无别之象也。”京房《易传》曰:“足多者,所任邪也;足少者,不胜任也。”其后王敦等乱政,此其祥也。

点击下方链接,阅读更多俞晓群的文章: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五行,牛祸,牛说话,牛生怪胎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