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勇:古典音乐为什么听不懂?

澎湃新闻记者 方晖文

2017-01-09 14: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主讲人:王勇(上海大学音乐学院院长、教授)
主题:古典音乐的人文关怀
时间:2017年1月7日
主办:复旦大学哲学学院、复旦人文智慧课堂
【编者按】
1月7日,在复旦大学人文智慧课堂2017新年文化论坛上,上海大学音乐学院教授王勇发表了题为“古典音乐的人文关怀”的演讲,他从俞伯牙摔琴谢知音的故事讲起,向听众介绍了中西方古典音乐的不同功用。
对于中国人来说,欣赏西方古典音乐的主要困难在于宗教文化背景的差异。而关于中国传统音乐的教化功用,王勇也举了正、反两方面的例子,引发听众更深的思考。
以下是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王勇发言的摘录:

很多朋友经常听音乐会,还是容易睡着。上海有很多活动,拿到送来的票,觉得挺好的,就带着小朋友一块去听,想让他们从小接受熏陶,结果发现越是著名的乐团、大型曲目,听着听着越容易睡着。乐曲往往一开始不到3分钟就缓缓睡去,一结束马上醒了,然后跟着大家一起鼓掌。所以有很多朋友总是觉得说,如果真的去大剧院睡觉,似乎不能满足我们的初衷,总是能听懂最好。到底为什么听不懂?这个事我给大家做一个分享。
经常我们说音乐可以陶冶心灵,让我们愉快,让人轻松,音乐也可以催眠,音乐的第一功能是什么?从西方和中国来说有很大的不同。在西方,音乐最大的功用主要是宗教。去过教堂的都知道,在西方,教堂唱赞美诗,这是在各种各样的礼仪当中最重要的。用音乐去表示我们对上帝的赞美、对耶稣的赞美,这是西方最重要的事。
我在德国时第一年碰到了圣诞节,带一帮中国留学生去看免费的音乐会,因为教堂圣诞节晚上都是免费的。几个同学说我们早点去,抢个位置,占位置这件事中国人在行,晚上音乐会9点开始,我们3点半就到了。为了担心能不能忍到9点,几个细心的女同学还带了吃的喝的,3点半教堂里面有1/3的人。在教堂里面坐下来,聊聊天,时间过得也很快。下午6点多钟教堂坐满了,再晚来的外面站着。晚上9点开始,5分钟之后我们就有同学昏然入睡。而旁边有一对老夫妻,白发苍苍,当时晚上演的是《创世纪》,老外听着听着就热泪盈眶,那对老夫妻估计65岁以上是有的。
看着看着,两个没睡着的同学问我你听得懂吗,我说还可以啊,他说你听得懂为什么不哭?我后来仔细想了一下,一是刚去,语言不那么好,尽管知道意思,但是真正听明白的只有30%-40%。第二个最关键,我对上帝没有什么感情,老爷爷、老奶奶从小唱了一辈子,听了一辈子,人在这一刻马上眼泪下来了。假如说教堂唱的不是《创世纪》,而是《东方红》,可能我的眼泪就下来了,不一样,感情差异。
在国外的时候,大家发现最难熬的是礼拜天。因为德法英意这些国家的商店礼拜天是不开门的,为什么这么多国家的商店周日上午不能开门?因为和上帝有个约会,法律承认的。欧盟也承认是以基督教信仰作为背景的联盟。人家是坚持信奉上帝,上帝确实是所有这些国家共同的基础,都信奉上帝才能走到一起。所以人家礼拜日不开门,要和上帝对话,像我们礼拜三、礼拜五过组织生活一样。因此,西方的宗教音乐是极为重要的。当然也有很多世俗作品放在音乐当中。
中国就截然不同,中国古典音乐最重要的功用其实是教育。孔子说:“移风易俗,莫善于乐。”他认为音乐具有教化作用,能让人变得知书达礼。但是2010年的时候有一件事,让我们重新思考音乐的这个功用。因为当时有一个大学生叫做药家鑫,他开车把人撞了,怕人家把车牌号记下索赔,就把人给捅死了。药家鑫是哪所大学的?西安音乐学院。他判死刑之后,还有很多同学、老师拿着他曾经获得的奖项求情,但最后还是判了死刑,所以我们要反思,是不是通过古典音乐的熏陶就能有好的素质呢?
再举一个例子,上海的提篮桥监狱很有名。这个监狱解放前是关共产党的,解放后是关国民党的,包括当时日本战犯也有关在里面的,是一个很厉害的监狱,这个监狱年年被评为国家文明监狱,为什么?因为提篮桥监狱和其他监狱不同的在于,它里面有一支乐队,是服刑人员自己组成的。
我原来有一个同学分到上海的知名乐团,有一天晚上喝多了,和人发生冲突,打架斗殴,被关了三年。其实按理说是进不了提篮桥监狱的,但是我这个同学算是“特招生”,从其他监狱转到那里,因为人家是音乐家,进去之后就直接进到那个乐队,出来以后说不得了,75%以上都是专业人士。全国各大音乐院校毕业的都在那儿,在里面干嘛?努力排练、练习,为犯人演奏,他在里面表现很好,提前假释,走的时候监狱长“依依不舍”。所以你说音乐有用吗?确实有用,但是音乐的功能到底能用到什么地步,正、反两面都有例子,要好好思考。
其次,中国人还有一个习惯,就是喜欢用音乐的方式歌颂领袖,几千年前就有,古代最有名的有六部,第一部《云门》,这是歌颂黄帝的,后面基本上每一部都歌颂一个人,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大家知道,当年我们有大的歌舞史诗《东方红》,后来又有《春天的故事》,再后来又有《走进新时代》。这几年没有了,但是确有很多人依然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做一些很有意思的音乐,比如说我昨天看到了一首新歌《撸起袖子使劲干》,很快就出来了。用于宣传方面的音乐我们一直走得很快。
对于中国来说,音乐最后的属性才是娱乐,为什么?因为在我们心目当中,娱乐这件事并不那么重要。在中国历史上,但凡注重音乐娱乐性的皇帝都是坏皇帝。娱乐在中国音乐当中占的属性比较少,相对来说教育很重要。
对于我们而言,往往在自己成长历程当中曾经聆听过的音乐,大家会记得很牢,为什么,因为人对音乐的追求,从小开始增长,30岁开始下降,到40岁基本上是断崖式的下降。我们能记住的歌曲都是35-36岁截止,后面就会很弱。为什么今天王菲唱得那么弱大家还愿意听?因为你听的不仅是歌曲,还有你自己的过去。
音乐需要学习,当你准备工作越多,去看音乐会越不容易睡着。还有另外一个方式,欧洲人做了很多音乐社区化的工作,让台下的观众和演奏者都变成非常好的朋友关系,当你看熟人演出的时候当然不容易睡着。所以高雅音乐可能离我们很近,也可能很远。
(本文根据速记和现场录音整理,未经演讲者审订。)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圣诞节,教堂,音乐会,耶稣,药家鑫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