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宇燕:特朗普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倾向最终会影响经济增长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蒋梦莹

2017-01-09 07:3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 新华网 资料图
1月8日,由上海浦山新金融发展基金会和上海新金融研究院主办的第1期浦山讲坛在上海举行。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作为主讲嘉宾发表了题为《特朗普上台的经济基础、政策和全球影响》的演讲,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发表点评。
张宇燕指出,美国仍然是现在最大的经济体,但是相较于以前其实力仍旧在下降,进入了一个“顶峰平台期”。过去它自认为代表了人类文明和进步的榜样,现在这种光环已经逐渐淡去,它的国家形象和软实力都开始下降。除了经济方面的问题,张宇燕认为美国还存在着严重的种族和民族的问题,在上个世纪70年代,美国的穆斯林只有10万人,现在是1000多万人,20年以后要达到5000万人,以这个发展的速度,非欧洲裔的婴儿出生率已经超过了欧洲裔。美国遇到了使整个精英层发生分裂的非常深刻的问题:美国还是不是原来的美国?张宇燕分析,在过去的美国,他们虽然有党派之争,但在国家发展的大方向上是有共识的,但是到了今天,这个共识已经不存在了,比如个人与国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企业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应该是什么?民主党和共和党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非常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才提出了“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口号。张宇燕认为,特朗普能够获选,在于他成功地识别了美国的几个重大的问题。其中的一个问题就是收入分配不平等,财富不平等,例如美国
5%的人口占有70%以上的土地。特朗普还触及了一个被政治正确性压在地下的“一股强大的岩浆”,就是种族主义、民族主义问题。他指出,这些问题涉及到将来的劳动力市场。另一个问题是劳动生产率,技术进步带来的进步是否被低估了?是什么导致劳动生产率增长慢?张宇燕指出,目前的问题在于技术扩散的速度太慢。技术进步仅在大公司,中小企业没有得到进步,所以整体的速度下滑,市场越来越僵化。
张宇燕认为,特朗普要把美国GDP的增长率从2%不到提高到4%,措施之一就是要减税、扩大基建,短期来看是有用的,但是长期来看其可持续性存质疑,增长率可以分解为资本、劳动和生产率,他可以增加投资,但是人口老龄化,加上现在的种族主义和民族主义倾向,有可能导致劳动力市场扭曲,从而影响经济增长。特朗普识别出全球化带来的分配不均问题,但是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会影响到生产要素的配置,设置关税会在短期内损害其他国家的利益,长期对美国也不利,美国消费者要为此付出更多成本。
张宇燕表示总体不看好特朗普的经济政策,他认为,如果特朗普要把他的承诺全部兑现,美国的GDP将下降1.2%;此外,短期内美元会继续升值,但是到两三年后特朗普会出于其阻碍经济增长的考虑,而让美元往下走。
他指出特朗普政策实施的强度是个非常不确定的因素,他能够兑现
50%就很不错了。因为他是体制外的精英,他对体制内的约束条件认识和感受不深,他会慢慢修正政策选项和政策力度。
责任编辑:蒋梦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