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迈克:约翰·伯格的那部电影有谁记得吗

迈克

2017-01-10 14: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约翰·伯格

去年叶德娴奉劝香港市民踊跃投票,“我觉得这个世界,蠢,没关系,但千万不能懒!又蠢又懒就是死症。”我一看熟口熟面,但想来想去记不起哪里见过。前两天收到约翰·伯格逝世消息,网上悼文读了几篇,忽然如梦初醒:这又蠢又懒的家伙,不是我还会是谁?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心仪的作者,和七十年代最喜欢电影之一的编剧,竟然是同一个人,直到人家仙游方才察觉,惭愧啊惭愧。那部影片叫《2000年将会满二十五岁的祖纳斯》(Jonah Who Will Be 25 in the Year 2000),阿兰坦尼导演,我是在柏克莱看的,惊为天人甘之如饴,可惜时移世易,现在不大有人提起了,甚至瑞士曾经涌起新浪潮,一般观众也毫无印象,只有生逢其时迎面撞上浪花的幸运儿,对湿身的乐趣印象深刻。
《2000年将会满二十五岁的祖纳斯》
最脍炙人口的《观看的方式》不知所终,手头只有一本《袋的形状》,一翻开掉下付款收据,2004年12月16日购自伦敦ICA,白纸黑字有如借贷签下的字条,欠债多少一清二楚。全名现代艺术学院的机构有两间影院,一间百多座位一间不够一百,八十年代电影节好些小众影片被安排在这里放映,很快我就爱上了附设的饭堂和咖啡室,以素食为主的菜单天天更新,不算特别价廉但肯定物美。书店在大门右边,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尤其是关于新派艺术的冷门书本杂志,要多少有多少,翻翻整个人精神爽利,自觉和超前的时代接上轨。楼上是展览厅,专题未必合口味,但站在窗前眺望对面的圣占士公园,秋末的橙黄总非常娇贵,帝国的夕照仿佛和落叶融为一体,教人想起“东印度公司”一类湮没的名词。
《袋的形状》
后来脱离了电影节圈子,偶尔还继续光顾。那册《袋的形状》我很记得摆在当眼处,发现时惊喜交集,没想到被供奉在神台的作者有新书——当然是我错,他一直没有停止写作。书中的文章意外亲切,安东尼奥尼、梵高、伦伯朗和菲黛卡劳都是熟悉的艺术家,纵使在他笔下几乎认不出来,视而不见的种种经魔术棒一点,醍醐灌顶眼界大开。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约翰·伯格,新浪潮,电影节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