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放言核扩军,是向俄罗斯叫板还是“二普”唱“双簧”?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胡高辰

2017-01-12 14: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去年年底,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在私人社交媒体上指出,“美国必须大幅度加强和扩张自己的核能力。”特朗普的核扩军言论,引起世人关注。紧接着,特朗普的团队紧急发声,指出特朗普的意思是核扩散会造成威胁、要防止核扩散、防止核武器落入恐怖主义之手。而特朗普团队的“救场”似乎没有得到特朗普的肯定,去年12月23日,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美国要开始军备竞赛、美国要一步步地拖垮他们。”特朗普的言论使人们似乎看到了冷战时期军备竞赛的影子,引起了美国国内各界和世界各国的一片哗然。
相对于奥巴马朝着“无核武器世界”、“不首先使用”等方向的积极努力,特朗普似乎偏向另一种极端,他的涉核言论略显激进。特氏核战略何去何从、为何特朗普要大放厥词,或许从他和他团队成员的态度观点能所见一二。
特朗普“核大棒”的可能走向
相对于特朗普偏激的言论,其政府已经选定的国防部长人选,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四星上将詹姆斯·马蒂斯对美国核武器的发展抱有相对理性的认识。由于美国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处在高戒备状态,有可能导致误发射和难以承受的可怕后果,因此,马蒂斯在2015年指出他对美国的陆基核武器的可靠性持质疑的态度。马蒂斯同样对美国核武器的作用表达了理性的看法,他早年指出,美国应当搞清楚美国核武器的角色是什么,如果核武器的作用只是用来威慑核战争,这个角色可以帮助美国决定需要多少核武器。由此可以看出,马蒂斯对美国核武器数量究竟需要多少,取决于美国究竟将核武器的角色定位在哪一位置。
马蒂斯对陆基核力量的质疑,似乎为美国核作战体系未来更加倚重海基核力量打下了伏笔。美国海军现役的“俄亥俄”级战略导弹核潜艇虽然迄今仍是世界上最先进的弹道导弹核潜艇,但是较早入役的几艘开始老化。据媒体报道,2016年12月,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表示,美国新一级别战略导弹核潜艇的设计研发工作款项,即“哥伦比亚”级战略导弹核潜艇的发展项目列入例外条款,不受影响。
如果一切顺利,美国新的海基核力量未来会由12艘“哥伦比亚”级战略导弹核潜艇组成,根据已经公开的数据,“哥伦比亚”级组成的未来美国海基核力量理论上会装备总计1536枚核弹头。按照新的美俄《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New-START),美国的可使用核弹头数量总数限制在1550枚左右,新的海基核平台几乎达到了全部可使用核武器的数量上限,即便采取各种技术手段降低单艇的核武器搭载量,向别的军种分配指标,海基核力量未来依然会是美国战略核打击的重要支柱。因此,结合美国未来国防部长的观点,海基核力量会做为美国战略核威慑的核心,而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的更新换代可能会被冷落。
相对于海基核力量的发展前景看好,空军似乎处在了不利的地位。去年12月22日,特朗普发表言论抨击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从成本角度表达了对空军F35战斗机发展方案的不满,特朗普的这一言论一出,美国媒体开始对美国下一代战略轰炸机B21的前景表示堪忧。作为美国三位一体战略核打击的支柱之一,空军战略轰炸机的发展是美国核武库的重要一环,而为了保持美国的战略优势、更换冷战服役的老旧战略轰炸机,美国空军在2016年年初发布了新一代战略轰炸机、即B21的研发计划。
B21轰炸机的中标价格低于国防部的估价,但是一旦投入研发生产,可能追加的开支会不断飙升,因此,从特朗普对F35的态度,或许可以折射出未来特朗普上任后对B21的看法,即要么继续砸钱、要么冻结发展计划甚至半途下马,后者可能性较大。
有意思的是,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空军部长黛博拉·李·詹姆斯对美国可能会实施“不首先使用”政策表达担忧,似乎美国两任总统都与美国空军关系微妙,结合下任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对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的不满意,美国空军可能会在特朗普的核布局中处在不是那么有利的位置。
美国能源部是美国政府的一个重要下属部门,负责核武器的生产与监管,除此之外,能源部下属的国家实验室,还负责美国核武器的研发和生产工作。因此,特朗普政府的能源部长,对特朗普的核政策的发展走向也有重要的影响。
据媒体报道,2016年12月14日,特朗普提名前德克萨斯州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出任能源部长,佩里早年曾两次成为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一直以保守主义著称。他对特朗普持较强的支持态度,曾经指出特朗普当选总统是“人民的选择”。因此,如果未来特朗普对核政策做出诸如扩充核武库等较大的政策调整,美国能源部不会对特朗普有过多的阻力,结合佩里早年曾扬言要撤销能源部的言论,他领导的能源部甚至可能在支持特朗普的道路上走得更加保守和激进。
能源部长曾经的言论和其保守、略显偏激的作风,会帮助特朗普扫清能源系统对特朗普政府核政策的阻碍;而未来的美国国防部长很可能会对美国传统的核武库结构进行调整。结合前面的分析,特朗普的核扩军言论,最起码会受到相对理性的团队幕僚的“阻挠”,从而使得美国的核武库建设投资、朝着更加具备生存能力和隐蔽性的海基核平台方向倾斜,而美国进行这一类型的核武器现代化发展,所取得的战略效果要比单纯的扩充核武库有效和实惠的多。
特朗普激进核言论的可能原因
核武器是一国重要的战略资产,涉及核武器的政策纲领会对一国的国内政治环境、国际观瞻带来较大的影响,纵观世界各国历史,没有哪一个主要核武器国家的领导人会轻易的发表涉核言论。但是,特朗普在2016年最后几日的涉核言论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结合美国当前形势,分析其原因,可能有如下几点。
首先,特朗普可能是展示自己在美国大选期间所提倡的孤立主义的、带有美国民粹主义的形象。特朗普在竞选时大打民粹主义牌,他这样做的目的,是尽可能地争取美国的中下层选民,特朗普“让美国再次强大”的论调,堪称特氏执政纲领的精髓。
而特朗普大谈核扩军,可以看做是其“让美国再次强大”言论在核战略领域的一个展现。毕竟,投特朗普票的选民,所希望看到的是特朗普兑现其在选举中的诺言。尽管特朗普未来掌权后能否真正的推动美国核扩军还是未知数,但是最起码他现在的言论,让支持他的美国人可以看到特朗普在让美国再次强大的道路上是有所表示的。虽然特朗普核扩军的言论让美国的战略学界和部分精英阶层感到困惑和不安,但是从迎合选民、兑现大选诺言的角度看,在特朗普即将上任前夕抛出核扩军言论,似乎又是较为合适的举动。
其次,不能不提美国的两党政治因素。美国两党博弈在奥巴马的第二个任期内、尤其是共和党一统参众两院后略显尖锐,在核战略领域,奥巴马是朝着“零核”、“不首先使用”这样的带有积极意义的方向发展,为世界核秩序提供了积极的样板。
而特朗普一经当选即放出各种言论,表示要对奥巴马政策进行全盘的否定。今年1月1日特朗普新闻秘书斯派塞表示,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就可能采取行动,废除大量奥巴马政府制定的政策。因此,即便美国的经济状况不允许特朗普大手笔的扩展核武库,放出这样言论的目的可以认为是彰显特朗普与民主党的不同;表达特朗普对奥巴马政策的不一致。
此外,特朗普与普京似乎在政治上形成了一种默契。在奥巴马驱逐俄罗斯驻美外交人员后,普京非但没有针锋相对驱逐美国驻俄外交人员,反而表示对美国下一届政府充满期待;而特朗普也很快在私人社交媒体上对普京的言论表达了赞赏。美国媒体不断报道称特朗普会在任内改善与俄罗斯的关系、他对俄罗斯的好感甚至高于日本。而就在特朗普放言“美国必须大幅度加强和扩张自己的核能力”前的几个小时,俄罗斯总统普京先就战略武器的发展发声,表示必须扩充俄罗斯的核武库,确保导弹能够穿透现有的和未来的导弹防御系统。由此看来,与核武器相关的战略关系作为美俄重要关系的一环,“二普”在涉核问题上打嘴仗不排除又是一次“默契”。
特朗普是一位精明的商人,但是对核问题的应对略显业余,不过从特朗普的政府团队来看,未来如果特朗普真的有意扩充核武库,大方向不会受到太多的阻力,可能会由于财政经费原因在核投资重点流向哪个军种方面有所争议,例如海空军争夺未来谁作为战略核支柱等。
特朗普有可能在任期内对核政策做出较大的调整,虽然不一定像他在社交媒体上所言的如此激进,但也极有可能走向与前任奥巴马截然不同的另一面,朝着带有特朗普保守强硬风格的方向转变。目前对特朗普唯一能确定的是他的不确定性,涉核问题上特朗普的态度,不能不引起世人的重视,无论美国未来的核政策朝着那个方向发展,世界各国、尤其是核大国应当对美国新政府的核战略有所准备。
(作者系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博士研究生,研究军备控制与国家安全方向)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核军备竞赛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