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人物分析之一:有一种生无可恋叫道朗亲王

天下第一郭

2017-01-13 11:0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纵观整部《冰与火之歌》,如果要设置一个 “最悲情奖”的奖项,我能想到的提名者大概包括:
史塔克家族(House Stark)、“小恶魔”提利昂·兰尼斯特 (Tyrion Lannister )、席恩·葛雷乔伊 (Theon Greyjoy )、“猎狗”桑铎·克里冈 (Sandor Clegane )以及道朗亲王道朗·马泰尔(Doran Martell )。
前三者不用多说,只要完整看过七季剧集的观众,对他们的遭遇都已熟稔,绝对够得上悲情。至于“猎狗”这个角色,若不是因为他特殊的容貌,恐怕没多少观众会关注他。
桑铎·克里冈一生所有的不幸皆来自于他变态的哥哥——“魔山”格雷果·克里冈(这位估计也是整部书中最彻底的变态了)。“魔山”身型巨大且天生神力,自幼便展现出凶残暴虐的秉性。
维斯特洛广为流传的谣言说,“魔山”杀了自己的父亲、妹妹和前两任妻子,他的城堡阴森恐怖,仆人经常莫名失踪,甚至连狗都不敢进入大厅。因弟弟“猎狗”在幼年时偷了他的玩具,“魔山”将其按入烧红的火盆,“猎狗”因此烧烂了半边面孔。
关于“猎狗”,之后我会专门写篇文章分析,这里就不多言了。他之所以入围“最悲情奖”并非由于毁容,而在于其为了扼制“魔山”,把自己变成了另一种罪恶,杀了无数的人之后却没能亲手割下“魔山”的头颅(马丁大神的讽刺功力可见一斑啊)。
再说回道朗亲王。没看过原著的人八成对这个人物在剧集中短暂的出场感到很莫名,但我想说的是,若论“最悲情”,整部《冰与火之歌》中,道朗亲王叫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那边史塔克家族的粉丝们反对的小手已经举起来了。大家先不要这么激动,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承认,作为主角的史塔克家族,的确是已经惨到不能再惨了。父亲被斩首、母亲被割喉,五个孩子一个被杀,一个被通缉受制于人,一个血腥逃亡与杀手为伍,一个残废游荡于长城之外,一个不知所踪。私生子囧被自己的手下谋杀于长城,养子席恩被小剥皮折磨得失了心性,就连几头家养宠物也都死的死、逃的逃。如此彻底的“家破人亡”,也是没sei了。
然而史塔克家族仍然在评选中输给了道朗亲王,这就是“冰火”潜规则之一——主角光环与打酱油的区别。
马泰尔家族的族语是“不屈不挠”(Unbent, Unbowed, Unbroken),从其古代和近代的家族史来看,这的确是一个不屈不挠的家族。在全景透析系列的第一篇里(文末有链接),我讲过多恩是维斯特洛七大王国中唯一一个不曾被龙族武力征服的地方。
在长达两个世纪的“征服者战争”中,即便依靠着从瓦雷利亚带来的巨龙,坦格利安家族也始终没能让顽强的马泰尔家族臣服。最终,为了避免双方更多的伤亡,两个家族依靠联姻的方式——由国王戴伦·坦格利安二世迎娶了弥丽亚·马泰尔公主,而马隆·马泰尔亲王则迎娶了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公主,从此让多恩并入了七大王国的版图。这也是多恩被允许保留洛伊拿习俗——如保留“多恩亲王”头衔、保留女性可以有继承权的主要原因。
但请大家不要因为多恩曾顽强抵抗龙族的入侵,就误以为马泰尔家族是一个蛮夷之地战斗力爆表的家族。事实上,仔细研究其家族史就会发现,马泰尔之所以能够“不屈不挠”,是源于其家族千百年传承的一个重要秉性——谨慎的审时度势。
马泰尔家族来到多恩是在安达尔人入侵维斯特洛之时,也就是冰火开篇时间线的大约6000至4000年前。其家族通过漫长的斗争、发展,逐渐在多恩区域站稳脚跟,虽远远谈不上是多恩区域的望族,但他们通过谨慎地向邻近区域曾经称王的大家族称臣,得以在强敌环伺的环境中延续下来。
一千多年以前,来自厄斯索斯的洛伊拿战士女王娜梅莉亚率领万船逃亡至多恩。时任沙船堡领主的莫尔斯·马泰尔认准时机与娜梅莉亚联姻,获得了洛伊拿人带来的人口、财富与先进的技术。从此,马泰尔家族连年征战,终于统一多恩,成为多恩地区的最高统治者。
这样一个总能在关键时候审时度势,做出最有利于自己决定的家族是很可怕的。因为他们懂得在弱小的时候隐忍,在时局不明朗的时候谨慎,在该出手的时候毫无犹疑。而现任的多恩亲王道朗·马泰尔就是马泰尔家族审时度势与不屈不挠两种秉性的集大成者。
道朗亲王是曾经的多恩女王的长子。女王共育有五个孩子,其中两个早夭,所以道朗亲王与妹妹伊莉亚、幼弟奥伯伦之间的年龄相差较大。天性的沉稳加上在成长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兄弟姐妹的陪伴,让道朗·马泰尔非常内敛,不像他的弟弟“红毒蛇”那般张扬。这种很难被看透的性格和行事作风,有助于他成为一名合格的亲王。
多恩女王在世时,深谙乱世中家族的生存之道。她很积极地要为马泰尔家族寻求姻亲支持。由于和乔安娜·兰尼斯特夫人交好,多恩女王最开始的计划是让伊莉亚和奥伯伦分别与兰尼斯特家的龙凤胎瑟曦与詹姆结姻。但乔安娜夫人在生提利昂的时候难产而死,泰温公爵拒绝了多恩女王的提亲,希冀将瑟曦嫁给雷加王子。
阴差阳错,“疯王”伊里斯忌惮泰温公爵功高盖主,怎么也不肯与泰温结成亲家,反而让雷加王子迎娶了多恩的伊莉亚·马泰尔公主。多恩女王虽然获得了比想象中更好的姻亲关系,但同时也被认为家族荣誉严重受辱的泰温公爵所嫉恨。
正是这种嫉恨使泰温公爵在血洗君临当日,纵容“魔山”奸杀了伊莉亚公主,同时残忍地杀害了伊莉亚与雷加的一儿一女。
在整个篡夺者战争期间,多恩站在了“保王派”一边(因为伊莉亚公主的关系),御林铁卫之一的勒文·马泰尔爵士(道朗的叔叔)也在战争中牺牲。但战争以坦格利安家族的失败告终,伊莉亚公主及其儿女的惨死,变成了道朗亲王继承亲王之位后遭遇的第一道重大考验。
同样的事情要是搁在史塔克身上,早就扯上旗子造反了(事实上,史塔克们也的确是这么做的),但彼时还很年轻的道朗亲王,并没有接纳幼弟奥伯伦要拥立只是孩童的韦赛里斯·坦格利安的建议,而是接受了琼恩·艾林的斡旋,中止了战争。因为他很清楚,仅凭多恩之力与造反派作战,并没有胜算。
一方面,“疯王”在统治期间自掘坟墓民心尽失,维斯特洛各大家族对其早就只是表面上的忠心;另一方面,在君临城破之后,一直保持中立的兰尼斯特家族也表明了态度,以多恩的实力,不可能同时与兰尼斯特、拜拉席恩、史塔克、艾林、徒利这些大家族抗衡。加之韦赛里斯尚幼,就算把他扶上了铁王座,他也并不具备统治维斯特洛的能力。
剧中的扮演者Alexander Siddig真的很符合道朗亲王阴沉内敛又带有异域风情的设定。
道朗亲王认清了时势,与造反派握手言和,但他并没有忘记妹妹一家的惨死。
《鸦群的盛宴》中,道朗亲王对女儿表露心迹:“从他们告诉我伊莉亚和孩子们死讯的那天起,我就一直致力于泰温·兰尼斯特的灭亡。我满心希望,在亲手杀他之前,能剥夺他所珍爱的一切。”
经过一番详尽的思虑,他为复仇计划制定了“三步走”的战略:
第一步,为复仇正名。
自古造反,必须要师出有名。马泰尔家族不可能打着为伊莉亚公主复仇的旗号去出兵推翻劳勃的铁王座,他们必须找一个冠冕堂皇且容易引起共鸣的理由,那就是“靖难”。
道朗亲王派弟弟红毒蛇前往布拉佛斯,找到了被威廉·戴瑞爵士从龙石岛救出的坦格利安兄妹。他们在布拉弗斯海王的见证下立下密约,约定韦赛里斯成年后将会迎娶道朗亲王的长女亚莲恩·马泰尔公主。双方以联姻为基石,共同举起夺回铁王座的旗号出兵君临。劳勃坐上铁王座本来也属于篡位,而马泰尔家族如果在拥立韦赛里斯之后再起兵,那多恩的军队就成了一支名正言顺的正义之师。
第二步,寻求强大的同盟。
道朗亲王很清楚,不管多恩人民再怎么不屈不挠,想凭一己之力推翻劳勃的统治,尤其是劳勃背后真正的敌人泰温公爵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必须寻求能与七大王国的军队抗衡的势力。所幸的是,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想推翻铁王座的人。雷加王子的生前好友、鹫巢堡领主琼恩·克林顿在被“疯王”伊里斯流放之后,加入了著名的自由城邦佣兵团——黄金团。
经过多年打拼,克林顿成为了黄金团前任团长米斯·托因的得力副手。他与伊利里欧·摩帕提斯(瓦里斯的胖子好友,潘托斯总督)一起,说服黄金团加入帮助坦格利安重返维斯特洛的队伍。
另一方面,伊利里欧会在丹妮莉丝成年后把她嫁给一个强大的势力(后来证明是卓戈卡奥),以此换取更多的支持。这样一来,多恩军队、黄金团和卓戈卡奥的卡拉萨就组成了一个能够与铁王座一战的强大同盟。
第三步,从敌人内部瓦解其势力。
道朗亲王与他的同盟是极其谨慎的,他们追求一个能对铁王座一击即中的机会。为此,他们不止要强大自己,还要先让敌人变得软弱而无力自卫。
通过在红堡布下的无数“小小鸟”,瓦里斯很早就知道瑟曦的三个孩子都是与詹姆乱伦的产物,而非劳勃亲生。只要瓦里斯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则势必会引发各大家族与兰尼斯特之间的战争,待他们两败俱伤之际,同盟军就可以以较小的代价坐收渔利。
为了这个计划,道朗亲王决定忍辱负重,等待坦格利安兄妹慢慢长大。然而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这个计划因韦赛里斯和卓戈卡奥相继死去而流产。
君临方面,虽然瑟曦和詹姆乱伦的真相的确成了“五王之战”的导火索,但失去了韦赛里斯和卓戈卡奥,多恩人已经没有能力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部署。被命运无情戏弄的道朗亲王,没有孤注一掷,而是迅速认清形势,接受了提利昂的条件——接弥赛菈·拜拉席恩到多恩与自己的幼子崔斯丹·马泰尔订婚、惩治杀害伊莉亚的“魔山”、任命自己列席御前会议,从而换取多恩与兰尼斯特联盟,不加入蓝礼·拜拉席恩的大军。
弥赛菈去阳戟城后与崔斯丹订婚。
事实证明,道朗亲王这个与仇家联盟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蓝礼在战争开始后不久,就死于梅丽珊卓的影子杀手,如果多恩此前向蓝礼效忠,则势必会将兰尼斯特的大军引向多恩。在“五王之战”被各种猪一样的队友和神一样的对手莫名平息之后,回看一下,多恩是唯一没有被战火波及、遭受损失的地方,道朗亲王的谨慎帮助多恩保存了实力。
战争之后,身患痛风的道朗亲王委派弟弟“红毒蛇”奥伯伦·马泰尔前往君临列席御前会议。泰温公爵并不打算履行承诺惩治“魔山”。奥伯伦为了手刃仇人,在提利昂的审判中自愿担当提利昂的代理骑士。虽然用毒使“魔山”遭受巨大痛苦,但也因大意被“魔山”杀害。
“红毒蛇”与“魔山”决斗时失手被杀。
“红毒蛇”是道朗亲王唯一的弟弟和最信任的助手。没能帮妹妹报仇,反而又搭上了最疼爱的弟弟,道朗亲王一口老血吐不出要憋出内伤。
而此时,多恩内部要为“红毒蛇”报仇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红毒蛇”众多的私生女们(统称“沙蛇”)、“红毒蛇”的情妇,甚至道朗亲王的长女亚莲恩公主都因为道朗亲王的无作为而义愤填膺。
亚莲恩公主多年来误以为父亲要剥夺自己的继承权传位给弟弟昆廷·马泰尔,激愤之下偷带弥赛菈公主出逃,要拥立弥赛菈为维斯特洛的女王,继而起兵进军君临。道朗亲王不得已,软禁了亚莲恩和所有的“沙蛇”。
八位“沙蛇”之二,谁能告诉我为什么“红毒蛇”只生女儿不生儿子?
即便受到弟弟离世的打击,道朗亲王依然保持了冷静的头脑。他清楚多恩起兵的代价,身为多恩亲王,他必须保证多恩一旦起兵,就必须能够获得胜利,而不是像史塔克家族那样倾北境之力,却落得家破人亡的下场。为此,他要吞下至亲不断死于兰尼斯特之手的痛苦,要承担不被家人臣属理解的孤独。
此时,丹妮莉丝在自由城邦的军队不断壮大,但却没有按照伊利里欧的计划返回维斯特洛,而是留在了弥林。道朗亲王在“红毒蛇”死后,立刻派出次子昆廷·马泰尔(这条人物线在剧中被抹掉了)前往弥林,目的是让昆廷向丹妮莉丝求婚,完成韦赛里斯与亚莲恩无法完成的婚约。
道朗亲王始终清楚地知道,多恩的复仇计划必须依托于坦格利安家族的复辟,只有这样,才能名正言顺地起兵。且龙女王孵化了真龙,与她结盟,会给予多恩最大的胜算。
可惜命运又一次坑了道朗亲王。昆廷抵达弥林不久,丹妮莉丝就在与西茨达拉的婚礼上骑着卓耿飞走了。弥林陷入混乱,昆廷为了帮助丹妮莉丝稳定局势,擅自进入关押两条龙的地牢企图驭龙,最终死于雷戈喷出的龙焰。
伊莉亚、雷妮丝、伊耿、奥伯伦、昆廷,若论亲人离世,道朗亲王的遭遇似乎无法与史塔克家族的灭顶之灾相比。
但与毫无政治头脑、把自己逼入绝境的史塔克一家不同,十五年来,道朗亲王看清了每一次的形势,做对了每一个决定。他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却总是在关键时刻被命运无情地戏弄,功亏一篑。非但没有为伊莉亚公主复仇,反而搭上了弟弟和儿子的性命。
“直到‘魔山’碾碎我弟弟的头颅以前,多恩没有一兵一卒因‘五王之战’而流血。告诉我,队长。这究竟是我的耻辱,还是我的荣耀?”道朗亲王曾经这样问。
一个年过五十的重症痛风患者,在至亲相继被害之后,既不能痛哭让敌人看到自己的软弱,也不能出兵宣泄心中怒火,还要饱受亲人臣属的非议与质疑。
就在这种情况下,道朗亲王选择再次接受命运的挑战,他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用剩下的力量继续为复仇布局——利用弥赛菈公主维持与兰尼斯特的关系;委派亚莲恩打探雷加之子伊耿复活的消息;指示“沙蛇”娜梅莉亚去君临填补御前会议的空缺;让沙蛇特蕾妮扮成修女,前往君临结交新任总主教;甚至还在学城安插了女扮男装的“沙蛇”萨蕾拉。
然而,就在道朗亲王和我们都认为再也没有什么能阻挡多恩人不屈不挠的复仇之路时,他迎来了此生最悲情的时刻——步步为营几十年的堂堂多恩亲王,竟然在剧中被没文化的弟弟情妇所杀。
道朗亲王再也抑制不住胸中怒火,一口老血喷在了编剧脸上:“会不会编呐,不会就去买本原著啊!”
郭大侠评语:
说真的,和道朗亲王相比,在逼宫瑟曦之前都没把两个女儿安全送出君临的奈德,以及为了女人就撕毁与弗雷家婚约的罗柏,怎么好意思称自己为“北境之王”?
要不是三傻和二丫一个能忍,一个会逃,早就被父兄害死一万遍啊一万遍。
本文原载于“郭大侠的江湖”(微信号:glacier_GDX)
文艺
我是《冰与火之歌》原著粉,关于《权力的游戏》原著与改编的问题,问我吧!
Carole 2016-05-07 467 进行中...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冰与火之歌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