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外版:台湾存在畸形恋日情结,根源在错乱历史教育

王平/人民日报海外版

2017-01-14 10: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以“湾生”日本人为题材的书,一度在台湾大受追捧。
台湾日据时期,日本人在台湾所生的子女,被称为“湾生”日本人。1945年日本战败后,这些“湾生”被遣送回了日本。但是,如今台湾却还有一些“假湾生”,明明是台湾人,却硬要冒充日本人……
图为台湾民众在台北日本交流协会前抗议,要求日本反省战争责任,向当年台籍“慰安妇”受害者道歉赔偿。
一名台湾女作家近日举行记者会,承认对读者说谎。两年前,她以“台湾生日本人”的身份,写了一本《湾生回家》,受到岛内不少人追捧,最近却被揭穿,原来她是土生土长的台湾高雄人。为了当日本人而篡改身份血统,在岛内并非孤例。在台湾,畸形的恋日情结已成“社会病”,其根源是错乱的历史教育。
何止在身份上说谎?
《湾生回家》讲的是一批在台湾出生的日本人,战后被遣送回日本,一直怀念他们的出生地,最后得以返回台湾寻根的故事。作者署名“田中实加”,自称“湾生”,有一位日本奶奶叫田中樱代。
这本书在台湾发行超过5万本,还获了书奖。该书作者之前出版过《海角七号》,描写日据时代日本教师和台湾学生之间的爱情,改编成电影风靡一时,创下台湾电影票房纪录。
残酷的现实是,读者和观众的感动原来都建立在谎言之上。“田中实加”近日被人揭穿身份,发表声明承认自己是土生土长的高雄人,本名陈宣儒,书中提到的“日本奶奶”与自己并无血缘关系,只是在车站偶遇认识。当被询问到为何要撒下这弥天大谎?她说因为最先说了一个谎话,就要以更多的谎言来遮盖它。
其实,陈宣儒又何止是在名字上撒谎呢?她在书中努力塑造当年日本统治者如何“爱台湾”、把台湾当成自己的家,而绝口不提台湾人被日本残杀、歧视、凌虐的事实。书中温情脉脉的笔调背后,不断宣扬的是日本军国主义观点——希望台湾人一律接受“台湾本是日本一部分”的观念。
奇怪的是,这样的书在台湾竟颇有市场,不少读者为之感动流泪。岛内观察者指出,这些书的观点符合某种“政治正确”,符合台湾政界和一些民间的哈日、媚日情绪,才会引发这么多共鸣。
什么土壤孕育“假湾生”
“假湾生”穿帮,引发岛内社会讨论。针对此事,曾具名推荐《湾生回家》一书的台湾政治大学教授、台湾作家陈芳明指自己“很受伤”,“因为这个事件并非只是身份造假,它对于台湾历史也构成很大的亵渎。这是利用台湾人的历史失忆症,才使谎言获得存在空间。”
《远望》杂志社长、台湾淡江大学经济系副教授林金源撰文批评,台湾人不只是历史失忆,而且是选择性失忆,更重要的是国族认同错乱,“田中实加”因此才能得逞。一人的造假,固然令人遗憾,但是什么样的环境,孕育了“田中实加”,却更值得台湾人深思。
国民党政策会执行长蔡正元表示,日本殖民统治台湾50年,虽有“台日通婚”,但占人口比例很少,现代台湾人有日本血缘者,仍然很有限。但“皇民化”思想阴魂不散,成功地制造了台湾人以拥有中国血缘为耻的“被殖民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蔡正元说,有些台湾人妄想自己没有中国血统,甚至幻想自己有日本血缘。有什么血统,是客观的生物学议题,但最近却有“台独”分子鼓吹“反中”思潮,刻意扩大这些症候群。《湾生回家》刚好记录少部分台湾人的无知与无耻。这些人都忘了,否定自己的出身血缘,捏造自己的先祖血统,彻底抹灭自己的出身尊严,去迎合“台独”论述和殖民心态,已不是“贱”字可以形容。
去年,台湾人洪素珠在街头追骂国民党老兵,引起舆论哗然。洪素珠高呼“我们都是日本人的孩子,加油日本台湾人”,并在网页上介绍自己是日本人,但事后却被起底,其父出生在广州,正是她所最厌恶的“外省人”。洪素珠和陈宣儒一是骂街泼妇,一是败类文人,但同属扭曲思想的畸形产物。
绿色政治是罪魁祸首
台湾中国统一联盟主席戚嘉林教授曾撰文指出,“七七事变”发生时,日本已统治台湾42年,日本特务搞秘密调查发现,广大台湾基层民众仍称中国为祖国,报告呈送东京本部,结语是台湾人未受皇民化影响的程度“令人心寒”。
堡垒最易从内部攻破。“皇民化”教育当时并未洗掉多少台湾人的脑子,但在李登辉、民进党和“独”派20多年的努力下,媚日、哈日情结却在台湾逐渐生根发芽。
李登辉直承“前半辈子是日本人”,后半辈子则都在歌颂日本殖民统治,并为此大肆修改台湾中小学教科书。新一届民进党政府恢复媚日课纲,再次将“日据”改为“日治”;日本前脚抓走台湾渔民,台“驻日代表”后脚表示台日是“命运共同体”;民进党籍“立法院长”苏嘉全访日,说出“台日就像夫妻,日本笑台湾就笑,日本哭台湾就哭”的肉麻话;“台独”政团“时代力量”“立委”林昶佐公开宣称,日本曾是台湾的“祖国”。
绿营的意识形态塑造如此“成功”,已在台湾形成了某种“政治正确”。全台湾没有一座抗日英雄纪念馆,却有八田与一纪念园区。日据时期,八田与一建造了台湾乌山头水库及嘉南大圳。台湾地区前领导人马英九在位时,多次去参加他的追思会,并一度想把台“总统府”的一个厅改名为“八田与一厅”,遭到蓝营高层反对才作罢。
戚嘉林指出,日本在台建造水利工程,为的是以极低的价格收购台湾产出的甘蔗和稻米,“日本人当时在台湾的前五大糖厂一年的净利润,就超过嘉南大圳十年建设的投资”。日本人的统计显示,日据50年间台湾人平均稻米消费量下降超过三成,“我们台湾人生产的好东西都被运到日本本土,日本人受益了,我们自己却吃不到米,甚至吃不饱。”
有台湾人投书媒体表示,日本统治台湾时,杀害、镇压抗日志士无数,更视台湾人为二等公民,日本人能上的学校,台湾人不能上,日本人能读的科目,台湾人不能读。现在竟还有人讴歌那段殖民历史!台湾已经光复70年,而殖民者的幽灵仍然在台湾上空游荡,“我们必须为殖民者除魅,必须让史观错乱的人们看到历史事实!”
(原题为《谁制造了台湾“假湾生”》)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台湾,日本

相关推荐

评论(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