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了,奥沙利文反对儿子打斯诺克!但他为何要选择从政?

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综合报道

2017-01-15 11: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职业体育圈,“子承父业”往往被传为佳话,但奥沙利文并不这么想。1月15日斯诺克大师赛就将拉开大幕,出战揭幕战的他在接受《每日邮报》采访时却公开表示,儿子做什么自己都会支持,但要是打斯诺克,自己不想帮忙。
之所以抛出如此惊人之语,奥沙利文说,这是因为斯诺克圈子的不平等状况实在是太过严重。即便已经过了不惑之年,这样的现状依然让他感到怒气冲天。

有选手连孩子的运动鞋也买不起
奥沙利文与儿子。
“我告诉他(儿子),如果他打斯诺克,我不会支持。如果他想开赛车、打网球、当医生或者律师,我都会帮忙,但如果是斯诺克,那他只能靠自己。”他表示。
“我喜欢比赛,喜欢胜利,但我不会全身心投入斯诺克,他们对待选手的方式得不到我的尊重。我看到许多绝望,我的职业选手朋友们在受苦,这太艰难了。”
“我不会支持一个不能让底层选手获利的体系。这项运动只能让他们填饱肚子,顶尖选手拿走一切,底层的人却深陷贫困当中。有些打巡回赛的人,甚至都拿不出交通费去到参赛地。”
奥沙利文陪儿子踢球。
奥沙利文用爱尔兰老将奥布莱恩举例,奥布莱恩现在仍为留在职业赛苦苦挣扎。他曾算过一笔账,世界排名第32位的球员一年的总奖金收入大概只有3万英镑(税后)。“这看起来还不错,但是那些32名以后的球员呢?他们可活得不怎么样。”
“如果能让所有人都能拥有正常的生活,我不介意进行商业开发,至少应该让斯诺克选手能买得起自己的小房子。但有选手连给孩子买双运动鞋都买不起,没钱买火车票去参加比赛,付不起酒店的住宿费。这种情况是错误的。”
斯诺克管理层令人绝望
奥沙利文表示,许多斯诺克选手受到了“压迫”。
奥沙利文说,自己最喜欢的电影是《勇敢的心》,因为他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自由。但毫无疑问,许多斯诺克选手却受到了“压迫”。
与此同时,斯诺克运动的高级管理层却没有拿出应有的作用,这也令奥沙利文“绝望”。
“那些董事会成员们,坐着商务舱,喝着红酒,穿着高档西装。嘴上说着在为这项运动做贡献,但情况却从来没有改善过。”
“他们告诉大家的是一回事,然而我亲眼看到的是另一回事。他们不愿意倾听,所以我也不想围在他们身边支持,或者把我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投入进去。”
英国选手塞尔比宁愿让女儿去打高尔夫。
值得一提的是,另一位斯诺克名将,英国选手塞尔比也表示过自己不愿意下一代继续打台球。
他说自己不会喜欢女儿也打台球,宁愿让她去打高尔夫,因为“台球压力非常大,非常烦恼,我不想女儿经历这些。而且女子台球基本上是没有奖金的,这些支持不了她未来的生活。”
心忧社会问题,未来或从政
奥沙利文如今将更多精力放在了关注社会问题上。
对于斯诺克现状的针砭并不是奥沙利文心血来潮,如今从抑郁症中逐渐走出的他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关注社会问题上,而他所了解的斯诺克圈子恰恰也是社会问题的一个缩影。
在接受《卫报》采访时,“火箭”也难掩不满,“我觉得,当人们把世界都搞垮了,却没人会因此受到惩罚?当下的社会已沦落到何种地步?不论是在美国还是这里(英国),人们都在失业。沃尔玛的老板拿着2000万美元薪水,而他的员工中却有很多人需要靠食物救济券生活。这显然有问题,贫富差距太过巨大。人们连自家的冰箱都填不满,更别想能给他们的孩子买体育用品了。很悲哀,人们只想着要、要、要,拿、拿、拿。”
他甚至以自己的经历为例,“我来自一个工人家庭,我的父母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地往上爬,1980年代,那是可以做到的。但自从他们夺走了工会,人民权利,人们基本上就他妈的完了(fucked)。人们被逼得没有活路,越被压榨越绝望,他们最终变得寡不敌众,放弃反抗。是的人们放弃了反抗。当你欺压他们到极点,他们只会觉得:去他们的(fuck this),我们赢不了。”
正是这样的种种感受让奥沙利文计划从政,“也许我会考虑从,我希望做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我现在比以往更加意识到我想改变一些事。”
当被问及是否未来竞选议员时,奥沙利文并没有否认,“如果我足够出色,能够把自己的工作做得足够好,我想我会贡献出我的时间。然而,我不想当一个保守党议员,我不喜欢高高在上的人搞烂整个体系。”
责任编辑:朱轶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奥沙利文,斯诺克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