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泉丨伊诺努:凯末尔之后再造土耳其

上海大学历史系 严泉

2017-03-30 09: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1884年9月24日,穆斯塔法·伊斯麦特·伊诺努(土耳其语:Mustafa İsmet İnönü)生于伊兹密尔,后成长为凯末尔的战友,在凯末尔逝后成为土耳其第二任总统(1938-1950),卒于1973年12月25日。
伊诺努
伊诺努毕业于伊斯坦布尔炮兵学院和军事学院。早年曾参加青年土耳其党人反对苏丹阿卜杜·哈米德二世专制统治的革命运动。一战期间,先后在东部高加索战线、叙利亚前线作战,1916年任第四军团司令,1918年任苏丹政府陆军部副部长。1920年伊诺努投身凯末尔领导的革命,任安卡拉大国民议会政府军队参谋总长,负责组建新军,翌年任西线司令。在土耳其独立战争中,他是凯末尔的主要军事助手之一,曾率军在两次伊诺努战役中击溃希腊入侵军队。1922年转任外交部长,1923年代表土耳其参加洛桑会议,签订《洛桑条约》,为巩固独立战争成果作出了贡献。
(一)启动转型:终结土耳其的威权体制
1923年土耳其共和国成立后,伊诺努两度出任总理,一直做到1937年9月。在西化运动中,他将“伊诺努”——他两次胜利的地方——作为自己的姓氏。1938年凯末尔逝世后,伊诺努当选为总统和执政的共和人民党主席。上台之后,他着手强化个人权力,修改共和人民党党章,规定自己有权终身担任党主席。而且如果健康状况允许,他将一直是共和人民党主席的当然人选,并称自己是永远的“民族领袖”。
罗斯福、伊诺努、丘吉尔
当时二战即将爆发,伊诺努分析了土耳其的艰难处境,认为弱小的土耳其没有实力也没有必要参加这场战争,土耳其只有在各大集团中保持中立才符合自己的利益。在他的正确领导下,土耳其吸收了一战的经验教训,一直在轴心国与同盟国之间周旋,直到1945年2月才对德国宣战。二战期间,共和人民党控制的大国民议会通过“出版法修正案”,设立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加强对出版活动的控制,钳制新闻舆论自由,同时在数个城市实施军事管制,引起民众的广泛不满。
其实,伊诺努在执政初期的集权行为与土耳其的威权体制有关。“共和人民党在1923-1945年间主宰着土耳其政治生活,进而形成了土耳其共和国前期的一党政治局面。”虽然1924年宪法体现了民主政治原则,但凯末尔等人并不完全遵守宪法。在共和人民党执政时期,土耳其没有实行直接选举的议会制度,也没有进行实质性的土地改革,工人同样没有太多的权利和自由。不过有论者指出,1924年宪法的存在确实在许多方面约束了共和人民党的统治行为,其执政活动主要还是在宪法框架内。1939年,伊诺努在共和人民党的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决定在大国民议会中设立“独立议员团”,这种制度为数年后土耳其实行多党制准备了条件(哈全安、周术倩:《土耳其共和国政治民主化进程研究》,上海三联书店,2010年,37-38页)。
二战结束后的1945年8月,土耳其出现第一个合法的反对党——民族复兴党,这表明执政党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愿意接受反对党,或者至少可以认为当局在反对党问题上的立场有所松动。1945年11月1日,伊诺努在大国会议会发言时指出:“原则上,共和国时期一直都在维护民主特征的存在。独裁是绝对不可接受的,这不符合土耳其民族的特性,也是对她的伤害。我们唯一的缺陷是没有其他政党来面对执政党。执掌权力者曾经对这样的尝试进行过鼓励,但不幸的是,由于国家出现了反动力量,两次这样的尝试都失败了。然而,国家需要在自由和民主的正常氛围下建立另一个政党。”他还许诺修改妨害民主的法律,允许民众公开表达对共和人民党统治的不满。
拜亚尔
此后不久,伊诺努在公开场合进一步鼓励共和人民党党内持不同意见者不在党内建立派系,最好是公开活动。在此番表态下,1946年1月7日,以杰拉勒·拜亚尔为首的反对者建立了民主党,希望两党能像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一样进行公开、文明的竞争。之后的几个月时间内,民主党的基层组织开始迅速在全国范围内建立起来。1946年5月10日,为了适应新的政治形势,共和人民党在召开的大会上也对党纲做了相关修改:决定对以阶级利益为基础建立社团和政党的禁令进行解除;党主席不再是终身制,改为经由选举产生;由于反对党的建立因而决定取消独立团体;决定在1946年提前举行议会选举,不给民主党充足的应对时间(杨晨:《当代土耳其政党格局演变》,《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8月13日)。
经过一年多的迅猛发展,到1946年中,民主党已经成为所有反对派力量的代表。1946年5月共和人民党召开代表大会,伊诺努提出改革建议,内容包括:允许自由结社和基于阶级利益组建政党,以直接选举制度取代先前实行的间接选举制度,修改共和人民党党章以方便提名和选举党的主席,废除议会中的独立团体。
(二)转型之后:从当权总统到在野党主席
民主党在短时期内的极速扩张对共和人民党形成真正的挑战,为确保选举的胜利,共和人民党决定提前举行地方与全国的议会选举,特别是原定1947年举行的全国大选提前到1946年夏季,这对刚刚成立不久的民主党来说当然是不利的。提前选举可以保证共和人民党权力不至于丢失,至少可以减少反对者的热情。
共和人民党
1946年7月21日举行全国大选。共和人民党赢得大选的胜利,但民主党在大国民议会四百六十五个议员席位中还是获得六十二个席位。更重要的是,这次选举是土耳其从一党制走向多党制的重要转折点,是历史上第一次直接选举,使反对党能够直接参与政治实践。这次大选,是土耳其第一次有反对党参加的竞选,因此,对土耳其政体的演变发生了重大影响。首先,议会中从此有了一个真正由选举而获得议席的反对党;其次,由于两党激烈竞选,激起民众对政治的兴趣和关心,大众参政程度空前提高。
1946年7月民主党进入议会后,同共和人民党的角逐随之开始。由共和人民党控制的政府指责民主党从事煽动性活动,民主党也指责政府对其实行镇压。伊诺努再次扮演了民主的调节者和稳定者的角色。1947年7月12日,伊诺努发表了著名的“7·12宣言”,再次确认了反对党的合法性。他在宣言中说道:“任何使用合法手段而非革命手段的反对者都应与当权的政党享有同样的权利。在此基础上,作为国家领袖的我对两个政党同样负责……政府需要承担维持法律和秩序的责任,这是一个事实,但是政府的公正态度也是政治生活的基本保障……不需害怕当权的政党,反对党将会在安全的环境中运作。政府将会满足反对党一切法律授权的要求,广大公民也会对政府权力掌握在某个政党手中保持信心和镇定。因此,障碍只是心理上的,为了将之克服,我愿意要求反对党的领导者和政府的领导者开展真正的合作。”(杨晨:《当代土耳其政党格局演变》
不仅如此,在伊诺努的压力下,保守派总理佩克被迫辞职,接替他的是中间派萨卡。从1948年开始,土耳其采取许多政治自由化的改革,如将一些不称职的官员送交法办,废除治安法中关于警察未经授权即可逮捕警察的权力,修改选举法中一些不民主的条款,实行无记名投票和公开计票等新规定。此后,共和人民党控制的政府的强硬立场逐渐改变,对各项政治活动的限制普遍放松。特别是在谢姆塞丁·京纳尔塔伊任内阁总理时,完全支持多党制民主化进程。1949年1月23日,在他发表的政策声明中宣布:“我们将以西方民主的法则,作为我们的典范。”翌日,他又向议会宣称:“我将认真地为建立民主而努力。”(伯纳德·刘易斯:《现代土耳其的兴起》,商务印书馆,1982年,324页
在1950年大选前夕,大国民议会通过了一项受到两党赞同的新选举法。它规定由司法机关监督选举,实行秘密投票和公开计票。1950年5月14日,全国近百分之九十有选举权的人进行了投票。选举进行得很有秩序,计票很公正。一位土耳其人谈起他乡下的情况说:1946年选举时,计票人奉命不让人看到计票牌,并得保证让这个党获胜;1950年不同了,计票牌挂在公众面前并当众计票,于是,这一堆票属于艾哈迈德,那一堆是穆罕默德,分得清清楚楚(戴维森:《从瓦解到新生:土耳其的现代化历程》,学林出版社,1996年,196页)。
民主党
最后的选举结果是民主党奇迹般地赢得了胜利,得票率为百分之五十三点三,获得四百零八个议会席位。共和人民党惨败,仅获得了百分之十四点二的选票与六十九个议席,土耳其的政治权力和平转移到了反对党手中。1950年5月22日,大国民议会选举杰拉勒·拜亚尔为土耳其共和国第三任总统,阿德南·曼德列斯出任总理,成立了由十四名部长组成的民主党内阁,民主党人雷菲克·科拉尔为大国民议会议长。这次选举的结果以事实证明,土耳其的民主政治已发展到在野党可以凭选票取得政权的程度。
(三)捍卫民主:在野抗争与再次执政
在民主党统治的十年内,政治气氛前后有着巨大的变化。1950年代初,土耳其全国出现了政治“蜜月”时期,人们均称道这几年政治上的自由。1954年的选举做到了完全自由和公开计票。大选的结果:民主党仍获得大多数选票,约为百分之五十六点六;共和人民党得票有所增加,达到百分之三十四点八。民主党上台后,土耳其政体变为多党制内阁制,总统只是一国元首,不负行政责任,实权交给总理曼德列斯组织内阁行使,对议会负责,内阁制度一直延续至今。
曼德列斯
但土耳其的政体演变并非一帆风顺,在政治上标榜实现民主自由和在经济上主张自由经济的民主党政府,从1953年底就从民主逐渐转向独裁。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复制了一党制。1953年12月14日,民主党在议会中通过一项新法律:共和人民党所占有的动产、货币、所有权凭证、所有权及其他贵重物品应收归国库所有……只保留其专用的建筑物及其中的动产。表面上,该法是收回共和人民党滥用了的公共财产,但内含着严厉打击共和人民党的企图。当1954年2月2日建立的农民党拟与共和人民党合作之际,民主党政府迅即通过禁止党派合作的法令,违者将处以监禁。1958年初,以进行非法集会为借口,把二十名自由党党员投进监狱。到1960年前夕,民主党政府甚至公开阻止共和人民党主席伊诺努外出视察活动,并策动暴徒打伤了他。十年前,民主党因反对共和人民党的一党专政,提出政治民主化,但它在掌握政权后,又重蹈共和人民党的老路(陈德成:《土耳其的多党制半总统制政体》,《西亚非洲》2000年第二期)。
此时,伊诺努不畏威胁发表讲话,呼吁坚守民主。1957年,军方一些人就考虑发动政变,有人希望伊诺努出面领导,被他严词拒绝。1960年军人政变推翻阿德南·曼德列斯民主党政权后,伊诺努又三次组织联合内阁(1961-1965),推行经济建设计划。但在1965年和1969年他领导的共和人民党遭到惨败。这时,他受到凯末尔主义者和党内社会主义者的批评,指责他和保守派合作。在这种压力下,他宣布自己的意识形态属于中左,从而与党内中派分子疏远。1972年5月,他退出共和人民党,1973年12月25日病逝,葬于安卡拉凯末尔陵园。
伊诺努墓
(四)如何评价伊诺努
伊诺努在土耳其政坛整整活跃了半个世纪,一直到生命的最后时刻,他仍然在为自己的民主理念而斗争。特别让人难忘的是,作为凯末尔的继承人,当大权在握时,他没有继续维持威权体制,做终身总统,而是顺应时代潮流,坚持民主化与世俗化,主动开启当代土耳其的政治转型。在大选失败、政权轮替的时刻真正来临后,又毫不恋栈地交出政权,以在野党领导人身份继续从事政治活动。
伊诺努与家人
历史的发展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民主党在执政后期很快蜕变为独裁统治,政治转型出现令人意外的逆流,此时的伊诺努又挺身而出,勇敢地在国内进行民主抗争,并且拒绝一些军人发动政变的请求,试图以民主选举的方式重新获取政权。1960年在军方发动政变后,为挽救时局,伊诺努又以总理身份组织联合内阁,直至在大选落败后与本党分道扬镳。
伊诺努的一生,不仅以自我革命的方式亲手终结旧体制,开创新的民主时代,而且在转型之后,很快适应从执政到在野的身份转变。然后再从在野到执政,能上能下,自如地进出权力体制,始终遵循民主政治规则。伊诺努以一位卓越的政治家的风范,为土耳其政治民主化进程作出了巨大贡献。纵观土耳其民主化道路:建国之初的二十七年(1923-1950)由共和人民党一党执政,政治运作有赖于凯末尔与伊诺努两位领袖人物。1950年共和人民党落选,土耳其政治进入新阶段,而伊诺努允许多党竞选,实现和平转型,更是具有“扭转乾坤”的意义。
点击下方链接,阅读严泉的其他文章: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土耳其,伊诺努,共和人民党,民主党,拜亚尔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