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共中央总书记访华:“茶叙”巩固中国共产党“朋友圈”

岳菲菲/北京青年报

2017-01-16 12:0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国和越南之间的高层往来,总是把领导人的党内职务放在前面,这次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阮富仲访华也不例外。阮富仲应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的邀请,于1月12日至15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中国共产党的对外交往,以其独到秘笈形成了中国外交一支不可替代的力量。
特写
阮富仲来华赴约的100小时
见面
新年首访带五位政治局委员

1月12日下午,乘专机由越南河内抵达北京首都机场专机楼后,阮富仲一行开启了四天有余的访华行程。
在这大约一百个小时里,行程是以分钟计的。阮富仲抵达后的第一件事是与等候在人民大会堂的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见面。
阮富仲是习近平今年接待的首位政党客人。不止如此,此次会面还是阮富仲在越南共产党十二大连任总书记后首次访华,也是阮富仲本人新年后的首次出访。
这次访问仍然具有鲜明的政党特色。越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宣教部部长武文赏等五位政治局委员级别高官以及越共中央对外部部长黄平君等八名中央委员均在代表团之列。除了总书记以外,代表团还与中共政治局四名常委一一会面。
欢迎仪式后,无缝衔接的第二项内容是会谈。会谈采取同声传译,但仍然超过原计划的时长。
习近平说,此访恰逢中越建交67周年及两国传统新春佳节即将来临之际,体现了越共中央和总书记同志对中越两党两国关系的高度重视。中越两国都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是具有战略意义的命运共同体。在两党两国几代领导人精心培育和大力推动下,中越两国人民结下了“同志加兄弟”的友谊。我们双方要把这一传统友谊继承好、维护好、发扬好。
茶叙
首次采用这一特殊安排“交心”
1月1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同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举行会谈。会谈后,两党总书记进行茶叙。
会谈时采取的是谈判桌的形式,包括两党总书记在内,双方各15人,分两边落座,形式显得严肃。除了面对面会谈,在阮富仲此行中,中共为两党领导人灵活设计了一个特殊内容——人民大会堂澳门四季厅内的小范围茶叙。据北青报记者了解,正式访问中,采取茶叙这一形式还是第一次,是外交形式上的创新,两党领导人借此机会“交流交心”。
同中国一样,邻国越南不仅是热爱饮茶的国度,也是产茶大国。越南与中国广西和云南接壤,茶叶的种植在越南也已经有三千多年历史,茶园遍布。
据新华社描述,习近平引导阮富仲走到茶台前驻足观看,向阮富仲介绍中国传统茶艺。随后两党总书记落座品茶,叙谈茶文化和中越两国人民友好。悠扬古乐,氤氲茶香,体现中越文化相通。
“‘茶’字拆开,就是’人在草木间’。”习近平对阮富仲说,“今天,我和总书记同志以茶论道,交流交心。让我们把中越关系巩固好、发展好。”阮富仲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阮富仲一行结束北京的两天行程后赴浙江杭州进行访问。在杭州河坊街参观时,阮富仲走进一家茶铺。茶叙“搬到”杭州继续进行,阮富仲向陪同的中联部部长宋涛谈起了与习近平总书记的一道品茶,表示亲切与感动。离开茶铺时,阮富仲还特意买了一份杭州的茶叶,带回家乡。
不仅茶文化相通,越南还有过春节的文化。这让阮富仲此行多了另外一个意义,添了另外一种氛围。在北京最后的行程是中央政治局常委宴请,宴请的主题正是庆祝中越建交67周年暨2017年迎新春友好活动。
阮富仲是带着礼物而来,礼物是一枚勋章。13日上午,越南社会主义共和国以国家主席陈大光名义,授予全国友好协会会长“友谊勋章”。现场,援越抗法老战士代表陈忠等参与会见。
习近平还向阮富仲赠送了一份礼物——越南人民领袖胡志明主席1942年手书汉语诗作《走路》的复制品,“重山登到高峰后,万里舆图顾盼间”表达对两国携手前行、合作共赢的希望。
见证
签文件省去互换文本过程

政党高层访问过后,会给两国带来哪些实实在在的改变?
阮富仲访问过程中,在两党领导人见证下,多份合作文件签署。
例如,中联部部长宋涛与越共中央对外部部长黄平君在两党总书记见证下签署《中国共产党和越南共产党高级干部培训合作协议(2017-2020年)》。
此外,双方相关部门负责人还签署了关于中越陆地边境口岸合作、北部湾渔业合作、双边贸易中的食品安全合作、旅游合作、融资与双边授信合作、红十字会等文件,两国还达成一致将合拍电视专题片。
需要签署的文件一摞叠一摞,由于签署的文本过多,为了提高效率,采用双签的方式,所以,每个签署人都是一次签署两个文本,省去程式化的互换文本过程。14个领域的合作文本在两党总书记见证下签字落印,即将在人们生活中启幕。
在这场政党引领的两国外交中,还包括一些其他的安排,例如,在浙江期间,阮富仲出席了一场与中国企业家的见面会。在本次访问发布的中越联合公报中写道:“中方鼓励代表中国先进技术和发展水平的企业赴越南投资符合越南需要和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项目,鼓励中国企业扩大进口越南有竞争力的商品,同时愿为越南企业来华投资兴业创造便利条件,越方对此表示欢迎并愿为中国和越南加强经贸合作创造便利条件。”双方支持两国企业加快解决有关合作项目遇到的困难和障碍。中方同意越方在中国杭州设立贸易促进办公室,愿继续为越南在华有关地方增设贸易促进机构创造便利条件。
观察
中共对外交往有何秘笈?
政党高层交往常有惊喜

北青报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中越高层接触带着鲜明的政党色彩。在两国关系遇到困难之时,两党高层的互访,口信的传递,有助于两党两国关系升温。
2015年4月,阮富仲以总书记身份访华。随后,习近平以中共中央总书记和国家主席双重身份访越,当时既是中国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时隔近10年再次访越,同时实现了两党两国最高领导人年内互访,在双边关系中并不多见。在此后的高层互动中,也多以政党外交的方式往来。
两党两国高层特别是最高领导人保持经常接触,对推动双边关系发展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引领作用。中越政党采用了双边互访、互派特使、热线电话、年度会晤、多边场合会见等形式,保持了沟通。
像越南一样,中国与多个国家的高层往来均具有鲜明政党外交特色,发挥了独特作用。例如,2015年,应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邀请,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率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出席朝鲜劳动党成立70周年庆祝活动并对朝鲜进行正式友好访问。十八大以后,在尚未有过国事访问的情况下,这次政党外交引发了外界的关注,也被认为发挥了独特作用。
此外,中共与缅甸的政党高层也保持了频密的互动,这种互动在一些时候给予了中国外交以助力。2015年,应中国共产党邀请,昂山素季率领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代表团访华就被认为是颇有意义的政党外交事件,是中国共产党与在野党保持友好交往的一例。
政党高层领导人在国家政治经济生活中发挥着重要作用。阮富仲作为越南共产党最高领导人,昂山素季作为缅甸人民心目中具有高度威望的政治领导人,都对其本国政治发展走向举足轻重。民盟赢得缅国内大选后,昂山素季出访首选中国,向外释放了要加强对华合作的强烈信号,这也体现了政党外交提前做工作的效果。
“深耕周边”的人情外交
据宋涛介绍,2016年,120余个各级党际出访团组走出国门,接待300余个国外团组来访。宋涛表示,中国共产党对外工作重“周边”政党:着力加强同周边国家执政党关系,创建与湄公河国家政党对话机制等。
上述越南和缅甸就是政党外交“深耕周边”的一个例子。迎接阮富仲一行前半天,宋涛正在北京会见中央执委、马圭省省长昂莫纽率领的缅甸民盟干部考察团。再如,蒙古人民党主席、国家大呼拉尔主席恩赫包勒德也是中国的“熟客”。
三个月前,应蒙古人民党主席、国家大呼拉尔主席恩赫包勒德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对蒙古国进行正式友好访问时表示,亲诚惠容是中国秉持的周边外交理念,中蒙各领域的务实合作是互惠互利之举。中国共产党愿与蒙政党加强党际交往,深化治党治国经验交流,引领中蒙关系更好向前发展。此次访问大约两个星期后,恩赫包勒德开始访华。
不止如此,在中国共产党的对外交往中,与中国周边的柬埔寨、印尼、老挝、泰国等周边国家的政党各个层面均保持了高频互动,并可以看出,已经在全方位进行布局。在中联部的网站上,这些国家多个政党的名字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一次。
攒人脉拓中共“朋友圈”
政党外交除了高层互访以外,还包括其他层面的内容。“举办一系列国际和地区论坛、研讨会、政党交流、对外宣讲等活动,引导国际社会正确认识我们的思想主张,取得积极效果。”宋涛这样介绍党的对外工作的另一个层面。
今年10月,中共在重庆举办了“2016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50个国家的72个政党、30多家智库的300多名代表与会。对话会以“全球经济治理创新:党政的主张和作为”为主题,放大了G20杭州峰会的积极效应。除了“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以外,近两年,举办了中国-中东欧政党对话会、中拉政党论坛、中英政党对话等活动。推出《面向世界的中国共产党》等专题片,展示开明、开放、自信的形象。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后,及时组织了对外交流宣讲。
政党外交是人际的外交,广交朋友。在中联部官网上写道,持之以恒“抓人脉”,通过开展人员交流,努力打造党政并蓄、朝野相济、官民兼容的人脉网络。通过这些活动,有成千上万政党代表往返中国、了解中共。
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的突尼斯前景党总书记法奥兹·本就曾表示,他来参加中共搭建的活动是一场“人脉之旅”,希望与“现在或者未来的政治领袖们结识”。
摩洛哥真实性与现代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拉桑·本纳迪告诉北青报记者,政党交往归根结底是人的交往。他曾多次赴华,如今成立这一新党,他作为中国的老朋友,把这种友谊带到了新的党中。
相逢必谈“执政能力建设”
那么,政党外交到底与政府间交往有什么不同呢?
政党交往在国际上是个新课题。如果说与政府间交往有什么不同,当代世界研究中心副研究员赵明昊接受北青报采访时曾表示,政党外交相比较而言具有更灵活的特点。通常,政党外交所受外交规则和礼仪的限制少,对于对等性等要求也没有那么讲究,也因此对外交往的形式可以更为多元。
政党外交的对象可以是执政党,也可以是在野党,可以是秉持相同政见的政党,也可以是意见向左的各类党派。
还有另外一个特点,政党作为现今世界的政治活动的主体,党员每次相逢必谈治国理政。例如,此次阮富仲来访,双方就谈及了执政经验交流的问题。
此外,中越双方签署的联合公报中就指出,执行好两党合作计划(2016-2020年),发挥好两党对外部门的协调推动作用,继续办好理论研讨会,实施好两党干部培训合作计划(2016-2020年),加强两党中央部门和地方特别是接壤各省(区)党组织间交流合作,加强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制度建设、反腐倡廉建设、深化改革和全面革新、依法治国等治党治国经验交流,共同提高执政能力和水平。积极推进中国全国人大与越南国会、中国全国政协与越南祖国阵线之间的友好交流合作。
此外,中共相关部门负责人和专家也时常被邀请参会,将系统梳理的中共执政经验与现场政党代表分享。中央党校党史教研部主任谢春涛就被邀请在中国-阿拉伯国家政党对话会讨论时将中国共产党如何发挥引领作用介绍给与会人员。
2015年“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干脆就将主题设置为“从严治党:执政党的使命”。在2014年的“中国共产党与世界对话会”期间,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国通”就曾被邀请到中央纪委“做客”。2016年,外国政党代表被邀请走进“重庆市委”交流治理经验。
(原题为《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访华 中共对外交往再放“大招儿” “茶叙”巩固中国共产党“朋友圈”》)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越关系,共产党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