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吃“年糕”的习俗是从何时开始的

郭晔旻

2017-01-31 10: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春节在尧舜时叫“载”,夏代叫“岁”,商代称“祀”,周代时叫“年”。在中国众多的传统节日中,春节不仅历史最悠久、礼仪最隆重,而且更是一场一年一度的中国人的饕餮盛宴。一年之中,过节的食品最为丰富、精致。饺子之外、年糕也是春节众多食品中的主角之一。
从饺子到年糕
大概从汉代开始,春节节庆从立春过渡到了正月初一,故称“元旦”。所谓“三元之日”,即岁之元、时之元、月之元。西汉时确定正月为岁首,正月初一为新年,相延至今。新年前一天为除夕,为“月穷岁尽之日”。除夕与元旦(春节)适逢岁月轮回的枢纽,因此特别容易触动人们敏感的神经,历来受到了讲求“慎始敬终”的传统社会普遍的重视,成为汉文化圈内最大最重要的节日。
品尝美食自然是节日里不可或缺的一项活动。大约自汉代起,元旦(春节)期间大吃大喝已成风气,据《汉官仪》和《后汉书·礼仪志》等书记载,汉制规定,每年元旦,群臣都要给皇帝朝贺,称为“正朝”,皇帝便大摆筵席款待群臣,君臣饮宴欢度佳节。此后,在魏晋至唐,元旦朝贺,皇帝大宴群臣成为定制,如曹植《元会》诗中描写三国魏时元旦朝贺宴会云:“初岁元祚,吉日惟良。乃为嘉会,宴此高堂。”晋时元旦朝贺皇帝时,皇帝不但要请客吃饭,还要给百官加工资。
其实,品尝美味佳肴在元旦前一天就已经开始了。南北朝时期的《荆楚岁时记》已经记载:“岁暮,家家具肴蔌,诣宿岁之位,以迎新年。相聚酣饮。留宿岁饭,至新年十二日,则弃之街衢,以为去故纳新也。”年夜饭还要泼洒在马路上,除旧迎新。唐人有守岁的习惯。人们围坐在一起,辞旧迎新,一直要等到元旦来临,整个除夕的大部分时间都在酒宴中消磨度过。长安宫廷会摆下守岁宴席,皇家子孙与部分臣僚要陪皇帝共度良宵。唐代孟浩然《岁除夜会乐城张少府宅》写到,年三十这天要“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宋代吴自牧《梦粱录》里也说,除夕之日要“家家饮宴,笑语喧哗”。至于清代吴县人(今苏州)顾禄所著《清嘉录》里,更是“除夜,家庭举宴,长幼咸集,多作吉利语。名曰年夜饭,俗呼合家欢”,连“年夜饭”的名称也出现了。
《清嘉录》
早在明代,在广大北方地区,饺子已经是春节期间当之无愧的主角。饺子在明宫中被称为“扁食”。按照明代天启年间的大太监刘若愚的宫廷杂史《酌中志》的说法,正月初一这一天,明朝人在五更时起,焚香,燃放爆竹,开门迎年。北京皇城宫内人将门杠向院内地上抛掷三次,称为“跌千金”。然后“饮椒柏酒,吃水点心,即扁食也。”这种“扁食”即后来的饺子,后世称为更岁“饺子”,谐音更岁“交子”。在新年到来的子时食用扁食,有着庆贺与祝福的意义。有的饺子内包着一二枚银钱,吃到这样的饺子就表示得到吉兆,此人新年大吉。到了清代,按照富察敦崇(晚清文人,生卒时间不详)在《燕京岁时记》里的说法,“是日,无论贫富贵贱,皆以白面作角食之,谓之煮饽饽(饺子),举国皆然,无不同也”。
《酌中志》
这话就有些夸张了,改成“北国皆然”就妥贴多了。当然这里的“国”,也许特指的是京城。不过,虽然这本《燕京岁时记》参考引用了不少先人著作,包括南北朝时期的《荆楚岁时记》,富察敦崇可能没有注意《酌中志》里还有另一个说法,明朝的北京人也有不吃扁食而吃年糕的。这些人新年早上起来洗漱完毕后,就要吃黍糕,曰“年年糕”,谐音“年年高”。较之《酌中志》稍晚,崇祯年间记录北京风俗的《帝京景物略》也已经明确地说:“正月元旦……啖黍糕,曰年年糕。”可见明朝时期年糕已经是帝都新年的时令佳品。
“拆了相门城,救了姑苏人”
那么,年糕是从何而来的呢?年糕是糯米做的,年糕的食俗自然也是在水稻种植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1974年,考古工作者在浙江余姚(今属宁波市)河姆渡母系氏族社会遗址中发现了颗粒饱满、保存完好的水稻种子,这说明早在七千年前江南先民就已经开始种植稻谷了。江南水网密布,适宜水稻生长,古时候,这里出产的优质水稻往往作为贡品上贡给朝廷。
河姆渡出土的水稻种子
另一个传说也把年糕的诞生与盛产稻谷的江南联系了起来。传说,在二千五百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伍子胥帮助公子光(阖闾)夺了吴国王位,并帮助他整年经武、强盛国势。阖闾志得意满,命令伍子胥筑“阖闾大城”(公元前514年)以显示他的功德。城垣建成后,吴王以为有了坚固城池便可高枕无忧。见此情景,伍子胥深感忧虑,嘱咐下人“我死后,如国遭难,民饥食,可往相门城下掘地三尺得食”。后来伍子胥惨遭诬陷,自刎身亡,越王勾践便举兵伐吴,将吴国都城姑苏城(今苏州)团团围住。吴军困守城中,炊断粮绝,街巷内妇孺哭声惨不忍闻。随从众人想起伍子胥的嘱咐,便带领城内居民前往相门拆城掘地,这才发现原来相门的城砖不是用泥土做的, 而是用糯米磨成粉做成的“砖”。这些糯米粉救了全城老百姓,暂时度过了饥荒。这就是苏州民谚所谓的“拆了相门城,救了姑苏人”。吴人敬仰伍子胥爱国忧民的精神,此后,每到寒冬腊月,都用米粉做成形似砖头的“年糕”。
今天的苏州相门城楼
这个说法未必就是事实,不过以米制糕团的确是久已有之。汉朝对米糕就有“稻饼”、“饵”、“糍”等多种称呼。汉代扬雄的《方言》一书中就已有“饵谓之糕”的说法,魏晋南北朝时已流行。
古人对米糕的制作也有一个从米粒糕到粉糕的发展过程。公元六世纪的食谱《食次》就载有称作“白茧糖”的米糕制作方法:“熟炊秫稻米饭,及热于杵臼净者,舂之为米粢糍,须令极熟,勿令有米粒……”也就是说将糯米蒸熟以后,趁热舂成米粢,然后切成桃核大小,晾干油炸,滚上糖即可食用,跟今天上海的传统早点粢饭糕倒有几分相似。
上海小吃粢饭糕
在同一时期的北魏,贾思勰所著《齐民要术》里,米磨粉制糕的方法也已经出现了。其制作方法是,将糯米粉用绢罗筛过后,加水、蜜和成硬一点的面团,将枣和栗子等贴在粉团上,用箬叶裹起蒸熟即成,做法跟今天的年糕已经有些接近了。
到唐代,洛阳地区出现了在“正月十五食玉粱糕”的风俗(见《云仙杂记》),这大概是目前已知的关于春节期间吃糕的最早记载。又根据《析津志辑佚》记载,元代大都里,正月初,“人家以黄米为核糕”,也算是春节期间吃糕。到了明嘉靖年间的《姑苏志》中有“二日食年糕,曰撑腰”,标志着“年糕”二字第一次出现在文献记载之中。
天下年糕
无论伍子胥发明年糕的说法是不是真的,年糕在清代的苏州的确已经成为主要的春节节令食物。大吃货顾禄在《清嘉录》就用了整整一节专门写“年糕”,还收录有“方头糕”、“薄荷糕”、“糖年糕”、“条头糕”等各式各样的年糕产品。清代的《苏州府志》也说:“正月朔,黎明起,爆竹开门,长幼整衣冠,拜五祀及先祖,以此拜贺,丸粉食之,古所谓元宵也,啖春糕春饼,是日不烹饪。”可知当时食年糕的习俗已是苏州人过年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通常,过了腊八节,苏州人就要家家预备年糕。这就是清朝蔡云所说的:“腊中步碓太喧嗜,小户米囤大户厫。施罢僧家七宝粥,又闻年节要题糕。”一般富贵人家因用量大,常常雇糕工到家,自制自蒸。这些人家会用年糕作为赏赐仆俾的赏品,这些年糕大多成狭长形,俗称条头糕。年糕有的形似元宝,称为元宝糕,是亲友间馈赠的佳品。直到春节之后的二月初二,农家还会把去年年糕油煎至金黄而食。这种糕就是《姑苏志》所说的“撑腰糕”,据说此日食此糕能治腰痛病。《清嘉录》所载的“片切年糕作短条,碧油煎出嫩黄娇,年年掌得风难摆,怪道吴娘少细腰”即指此俗。
撑腰糕
同样是二月初二,清代北方一些地方也有将春节时剩下的年糕油煎食用的习惯(但其叫法跟苏州不一样,名曰“熏虫”。其实,岂止是叫法不一样,在食用年糕的习俗向全国各地扩展过程中,它的做法也变得大不一样了。北京人的年糕是基于宫廷食制的延续,年糕品种花样繁多,也常常作为贡品陈设。天津年糕常在面上撒红绿丝、碎蜜饯果料等,另有夹馅年糕,且多为甜馅,如豆沙、枣泥、山楂。上海年糕常加入糖猪油、撒黄桂花、红玫瑰花。吉林则偏爱用粘黄米做年糕。山东的黄米、红枣年糕和安徽的粳米、糯米年糕都是蒸成大块切着吃。杭州有糖年糕,象征一年到头甜甜蜜蜜。广东人的年糕也分甜咸两种,别有风味。
黄米年糕
红枣年糕
桂花糖年糕
新年食用年糕的习俗甚至渡海传到了东瀛。
大河剧《真田丸》中出现的毛豆年糕
日本人的各种年糕都被称为“饼”。在日语中,“饼”读作“もち”(moti),有长久、持久的意思。日本人过年吃年糕,含有事业、生活长久兴盛,身体一直健康的寓意。正月初一(明治维新以后改用公历)的时候,日本人要在家里摆上“镜饼”作为祭祀品。所谓“镜饼”是纯糯米制作的白色年糕(在西日本为圆形,东日本为四角形),一般是大小两层摞在一起,最上面放上一个桔子、干柿或海带。因为日本人信奉神明都是在镜子里,所以这种年糕被称为镜饼。根据地域不同,镜饼作为祭祀品放置数天后要进行“开镜饼”的仪式,用木槌捣碎镜饼,一家人分食,表示过年的结束,新的一年开始。虽然寓意稍有差别,年节时候制作和食用年糕作为一种民俗已经成为中日两国长期以来的传统,作为一种民俗符号而固定了下来。
镜饼

参考文献:
邱庞同:《食说新语:中国饮食烹饪探源》,山东画报出版社,2008年
叶致远:《苏式年糕历史及其食文化研究》,《农业考古》,2016年第1期
崔莉:《中日年糕的民俗符号意义》,《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15年12月
责任编辑:熊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年糕,春节,饮食史,习俗

继续阅读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