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前打车面临价高者得,专家称扬招出租车价格应受政府管控

澎湃新闻记者 徐燕倩

2017-01-24 11: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业内人士猜测,加价是网约车平台“烧钱”扩张垄断后,让乘客“买单”的后遗症。杨一 澎湃资料
1月5日凌晨0点,天冷风大,王先生在上海延安中路打开打车软件,准备叫车回家。等待了十几分钟无人接单,之后他加了6元调度费,仍无人应答;于是他又加10元,终于叫到了一辆出租车。
近日,上海不少市民纷纷反映打车难——在网约车平台上加价叫出租车成为常态,就连平峰时段也要加价。
加价究竟从何而来?是否合理?
有业内人士猜测,加价是网约车平台“烧钱”扩张垄断后,让乘客“买单”的后遗症。从另一方面来看,上海的出租车行业正面临供不应求的常态。业内人士指出,上海出租车司机数量不断减少、市区车辆密度降低等问题,正逐步影响着供需结构。
不过部分专家认为,出租车作为保障基础性服务的主体,不应该有任何形式的加价、议价。
面对饱受争议的出租车加价功能,1月23日下午6时许,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收到滴滴出行的官方回复。滴滴公司声称,即日起将在全国范围内,阶段性取消出租车加价功能,保留用户主动给予调度费功能。
乘客:平台不加钱打不到车、扬招空车也不停
“很难打到出租的状况,几乎会发生在一天中的任何时间。”1月5日经历了两次加价才打到出租的王先生看来,出租车成了一种“稀缺资源”,供不应求,不加钱就打不到车。
“你要是加钱少于10块,肯定叫不到车了。”1月23日下午3时30分,记者通过网约车平台叫车坐上一辆锦江出租车,司机张师傅表示,现在是春节前的高峰用车阶段,打不到车是正常情况,“生意很好,一天挣500到600块钱。”
在网约车平台成功叫车需要频频加价,路面扬招的情况如何?
“叫不到,空车不停。”市民王小姐回忆近日打车经历称,不少顶灯显示绿色空车状态的出租车完全不理会自己,径直开走。“我不懂他们顶灯都是绿色为什么不停?这不是拒载吗?”
1月23日下午,市民李女士准备从家中前往办公室,在互联网平台叫车未果后选择在路边扬招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李女士通过与出租车司机聊天得知,出租车之前碰巧在互联网平台收到了自己的叫车订单通知,但并未接单。“我问他为什么,结果这个司机‘哼’了一声,然后反问我,‘你不加钱,还想要叫的到车?’”李女士称,该出租车还表示,早知道网约车平台叫车和扬招的是同一个人,就不会停车载客了。
业内:出租车司机不断减少,肯定更难打车
为何出租车空车不停的情况频频发生?出租车司机们的回答不一。
“空车不停可能是因为司机已经通过网约车平台接了单子。”1月19日,强生出租车司机朱师傅表示,网约车平台与出租车调度平台是联网的,在前者上接好单子,就能直接把顶灯换为红色的“电调模式”,“现在不知为什么,接单后顶灯颜色变得很慢。”
在锦江出租车司机张师傅看来,顶灯不翻红,是因为很多司机的网约车平台账号和出租车调度中心用的不是一个账号。“比方说我在(网约车)平台登陆的是自己账号,公司调度中心用的是搭班的(同车同事的),那么(网约车)平台接单,就没法让顶灯变成红色。”
张师傅告诉记者,之所以分别登陆不同账号,是为了连续接到更多的订单,这种做法也已不是秘密,“因为顶灯变成红时,(网约车)平台是不会派单,那会耽误一点时间。”
而拒载则与竞价有关。
有出租车司机表示,近期一直是约车高峰,乘客纷纷通过网约车平台加价约车,导致部分司机不愿接里程较近、正常运价的乘客。“一样跑单,肯定愿意跑长的单子。”上述张师傅表示。
对于为何难打车,1月23日,曾在上海公交、出租车行业工作几十年的业内人士周闻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上海出租车司机数量呈下降趋势,每笔运单的行驶距离增加。这意味着上海出租车数量下降,且市区出租车密度减小,对供需结构产生较大影响。
“出租汽车司机的平均年龄已到了48岁、49岁之间,每年没有人开的停驶出租车数量成倍上升。原来运距短、周转快,驾驶员一天可以做35笔左右业务;运距增长后,车次减少,对于打不到车的乘客来说,肯定是更难打车了。”周闻华说道。
不过有一点他强调,即使如此,有顶灯的出租汽车,还是应以政府定价的方式运营,“不允许界外加价。”
猜测:垄断市场后,乘客为“烧钱”买单
在部分司机与专家看来,如今竞价叫出租的背后,是网约车平台烧钱扩张的“后遗症”。
按照平台规则,当乘客周围出租车不多时,平台会通过加价,让乘客获得更大几率顺利上车的机会,司机也能够通过乘客加价多少来判断是否接单。这种与竞拍类似的“价高者得”的方式被用在了出租车行业。
“其实,以前这些加的钱都是平台帮乘客出的。”上述锦江出租车司机张师傅告诉记者,在网约车平台刚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时,平台之间为了抢占资源,几乎给每位叫不到车的乘客加价叫车,所加价格直接支付给司机,“现在不烧钱了,这加价的钱,就要让乘客去支付了。”
让乘客为烧钱买单似乎早有预兆。
2016年8月3日,中国电子商务研究公布的监测数据显示,滴滴公司每周要花7000万到8000万美元、每年花40亿美元来补贴司机;而中国优步过去一年补贴达到20亿美元。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董毅智当时表示,滴滴加上Uber在中国市场所占的份额可能超过90%,已形成事实上的垄断,这样的垄断终将以减少补贴来降低成本。
2016年8月4日,澎湃新闻报道的《两大打车平台合并后司机乘客均称补贴减少,专家:涨价是必然》一文曾显示,在网约车新规出台后,滴滴宣布收购优步,随之而来的便是乘客反映运价上涨。
只不过,去年运价上涨的主体是网约车,以乘客优惠力度下降、司机补贴减少为结果;这一次轮到了出租车,“买单”的主体变为乘客。
面对饱受争议的出租车加价功能,2017年1月23日下午6时许,澎湃新闻记者收到滴滴出行的官方回复。滴滴公司声称,即日起将在全国范围内,阶段性取消出租车加价功能,保留用户主动给予调度费功能。
专家:出租车是保障服务,不应有任何形式加价
“如果打车困难的情况长期存在那是不合理的,但是在某一个特定的情况下,短时间出现,这是没办法避免的,”同济大学教授杨东援表示,城市中出租车提供基础性、保障性的服务,“在春节前出现打车困难,这在过去也有。”
但杨东援认为,出租车作为保障基础性服务的主体,不应该有任何形式的加价、议价,世界各国扬招出租车的价格都是由政府管制的,不允许加价。
在他看来,让司机能“挑客”、“加价”的网约车平台,扰乱了出租车市场——在供给紧张的情况下,出租车司机更愿去做网约车,而网约车规模过大,导致了扬招出租车的供应出现比例失衡。
“这个问题不该是能长期容忍的一种情况。”杨东援说,政府必须来研究如何进行合理的市场管制,否则消费者的利益就会被严重损害了。
此外,他表示,公共交通应该由多种形式组成,对于上海来说,其人口密度远大于一些国外大城市,如何让市民更高效、环保地出行,一直是相关部门研究的重点,加强公交的服务水平、鼓励分期租赁等其他形式汽车出行方式都是重要措施。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出租车,网约车平台,滴滴,上海交通

相关推荐

评论(6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