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守护者|隔窗相望的铁路夫妻:不同车是为有更多时间顾家

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实习生 吴梦

2017-01-26 14: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02:32 春运守护者|隔窗相望的铁路夫妻:不同车是为有更多时间顾家
泪目!列车长和当列车员的新婚妻子在两车短暂交汇时抹泪相望【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从长春开往三亚的Z384次列车,全程4625公里,需耗时52小时45分,是我国南北方向旅程最长的列车。
罗磊和妻子刘颖 罗磊供图
今年32岁的罗磊是Z384次列车的一名列车长,刚结婚四个多月的妻子刘颖是Z384次列车的列车员。不过,两人同车次不同组。为了能在工作期间见上一面,这对夫妻只能在所属列车交汇间隙,隔着车窗向对方挥手致意。
1月26日,还在执行春运任务的罗磊与刘颖接受了澎湃新闻的采访。夫妻俩说,两人的工作时间不完全重合,双方才有更多时间照顾家人。尽管两人已多年没有在家中过年,但能够送在外打拼一年的旅客平安返乡,“比我们在家过节更有意义”。
罗磊和妻子刘颖 罗磊供图
每月只有一周时间能相聚
澎湃新闻: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列车交汇时隔窗向对方挥手的?
刘颖:去年5月份开始的。原来我们所在的这条线只到广州,后来延长到了三亚。线路没延长之前,我们两个(所在)的车是在赣州交汇,但隔了几个站台,人根本看不清楚。
罗磊:现在,长春到三亚的车过了(广东)茂名之后要在海安上船渡海。这个时候,刘颖(所在)的车已从三亚出发回长春,我俩(所在)的车正好在港口交汇,我们就觉得其实我们可以见个面啊,哪怕不能下车、不能讲话,就见个面,朝对方笑笑,就足够了。
澎湃新闻:列车交汇时,你们是如何找到对方的?
罗磊:我是列车长,要在全车巡查走动,我的位置不是固定的。刘颖是列车员,主要负责11号和12号车厢,她的位置是相对固定的。所以基本上都是她在11号车厢车门处,我去找她。有时候我工作忙,她等不到我,也会走一两节车厢找我。但也要看运气,有时候会被货车挡住,不是每次都能见上面。
刘颖:能见上面的话我那一天都很高兴。
澎湃新闻:你们每个月见面的时间有多少?
刘颖:我们是上6天班休息4天左右,休息的时候有两天多的时间能在一起。隔车相望的话,一个月最多只有三次,每次就那几分钟,又说不了话。总的算起来每个月相聚的时间只有一周。
澎湃新闻:为什么不申请两人同组?
罗磊:如果我俩一组的话,见面的次数和时间肯定比现在多。但我们一来一回(长春-三亚-长春)就是6天左右的时间。这样的话,我们一个星期都没法照顾双方的父母。现在我俩(所在)的车一前一后,上班的时间就错开了,这样至少有一个人照顾家里的时间就长了,我觉得我俩见面少一点就少一点吧,照顾家人更重要。
澎湃新闻:结婚多久了?
刘颖:我俩是去年9月10号结的婚。
澎湃新闻: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罗磊:我记得是(20)13年冬天,那个时候我在跑(吉林)松原到北京这条线,在软卧车厢当列车员。我们车长跟我说,让我带个徒弟,也就是刘颖。她是(19)91年,比我小6岁,跟着我实习的那几天,我把以前带我的师傅教给我的都教给她了。
刘颖:后来我去了其他的班组,我们互相加了QQ。有时候要问他一些业务上的问题,我们也聊了一些生活上的话题,我觉得他人挺好的,就在一起了。
送乘客回家比自己在家过节更有意义
澎湃新闻:你们有多长时间没回家过春节了?
罗磊:我(20)08年上班后每年都参加春运,算起来快十年没在家过春节了。
刘颖:我是2013年7月正式参加的工作,后面三年都没回家过年,加上今年就四年了。
澎湃新闻:不能回家过春节,有什么感受?
罗磊:我一家三代都是铁路人,我妈很理解、支持我,让我好好工作。我觉得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就要尽责。我们的责任就是让车上的乘客平安回到家。你看,我们车上有在外打工一年的农民工、有去跟父母团聚的子女。送他们回到家,我觉得比我自己在家过节意义更重大。而且,我们可以调休,节后会去探望双方父母。
刘颖:我第一年没回家过春节时,都没敢给父母打电话,就怕他们心里不好受。第二年(春节没回家)才给父母打的电话。他们都是农民,不太能理解这份工作。他们问我找的是啥工作,过年都回不了家。今年是我和罗磊结婚后的第一个春节,前段时间我父母问我,啥时候把罗磊带回家,给我那些大爷、叔叔去拜年。我说,我们都要值班,回不了家。
澎湃新闻:除夕即将来临,你们所在的列车有安排节目吗?
罗磊:我们乘务组排练了几个节目,也准备了一些纪念品,希望在除夕夜能给还在旅途中的乘客带来一些欢乐。毕竟,能在同一列火车上过年,也是缘分。
责任编辑:段彦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2017春运

继续阅读

评论(1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