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科幻春晚5|宇宙牌香烟,银河系尼古丁狂想曲

滕野 不存在

2017-01-27 17: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还记得去年春节期间,“未来事务管理局”在网上举办的中国第一台科幻春晚吗?他们又回来了。
“2017未来事务管理局科幻春节联欢晚会”将一路高歌到正月十七。澎湃新闻也再次和未来事务管理局合作,参与到这台最有年味的科幻春晚当中。

高小山:新年伊始,不论回乡还是在外,总少不了相互拜访,喝茶敬酒。而烟民们,这些洞悉自己欲望的享乐派哲学家,自然会相互交换一些地球独有的奇异礼物。太空时代,香烟帝国开启了一次最疯狂的种植计划。这次由新锐科幻作家滕野,来为大家说这一段儿宇宙牌香烟编年史。
《宇宙牌香烟》
表演:滕野
未来局签约作者,科幻作家。代表作《至高之眼》《黑色黎明》《灾星》等。其作品想象力宏大,个人风格鲜明。作品《至高之眼》与《第四人称》正在角逐2016年第28届银河奖。

后稷号空间站正穿过厚重的大气层缓慢下降,从海上看去,这座空间站就像一根光芒闪烁的银色巨柱,贯穿天空与水面。
秦非乘坐的穿梭艇位于后稷号正下方,透过天窗,能看到后稷号圆形的底端已经覆盖了半个天空,仿佛一片辽阔的金属大陆。这座直径两千四百千米、长两万四千千米的圆柱状空间站是个不折不扣的奇迹,在这颗行星上,唯有广袤的太平洋才能容纳它巨大的底部。
插画师:Hamsterfly/deviantart
“先生,我们必须离开了,否则后稷号会把我们直接压进海底。”苏白的声音响起,惊醒了冥想中的秦非。秦非摇摇头,他还没从目睹后稷号造成的震撼中回过神来:“虽然这个点子是我想出来的,但是亲眼看到公司实现它……依旧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料,实在蔚为壮观。”
苏白露出一个善意的笑容:“它的确很美,顾客们一定会喜欢的。”
秦非点点头,他起身走到窗前,点上一根烟。“我们走吧。”他说道,“这只是个开始。”
穿梭艇沿着后稷号的侧壁上升,海面在他们下方迅速远去,快得令秦非有些头晕目眩。有一刹那,他觉得自己仿佛一只渺小的蚂蚁,正在攀登传说中通往天堂的巴别塔。抵达一万多米的高度后,秦非可以清晰地看到后稷号在海面上投下的细长阴影,这条阴影向东方无限延伸,末端落在遥远的南美大陆上。稀薄的云层从后稷号两侧流过,像被沙洲分开的河水,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它底端的弧形边缘被涂上了一层耀眼的红色光辉,似乎那里有一圈炽热的火焰——
后稷号完全符合当初的设计理念,在夕阳下,它就像一根悬浮于海天之间、长达两万多千米的香烟,而且还在不断熊熊燃烧。
秦非不由自主地摩挲了一下手中的烟盒,盒子上清晰印着“宇宙”二字。
虽然名字听起来自大且愚蠢,但秦非的公司有足够的底气。烟和火同样古老,对人类文明的影响也同样巨大。在远古的黑夜里,火是人类除了石器以外的唯一自卫手段;而烟则是除了做爱以外的唯一娱乐方式。有人说是中美洲的印第安人首先学会了吸烟,戴着鹰羽头冠的长老们在星空下一边喷云吐雾,一边给孩子们讲述神灵的故事;也有人说是奥斯曼帝国的士兵将吸烟的方法传入了欧洲,基督徒能抵制伊斯兰教义的传播,但在烟草这种美妙的东西面前却没多少自制力,尽管教廷数度禁烟,一手拿圣经一手持烟斗的虔诚信徒数量却与日俱增。
夸张一点说,人类文明的火种燃烧了多久,烟草的淡蓝色雾气就在大地上弥漫了多久。经过数百年的扩张、兼并,秦非的公司成为了烟草行业的垄断巨头。随着星际殖民时代到来,秦非的祖父也与时俱进,将公司改名“宇宙烟草”。他和秦非的父亲顶住了来自公众的嘲笑,并证明公司无愧于这个响亮的名字。
“宇宙烟草”(来源:theatomichouse.tumblr.com)
但近年来,一种叫做“情绪尼古丁”的东西在民间悄然兴起,这是贫穷的星际水手和偷渡客们的发明,他们无力消费烟酒,于是靠这个时代随处可得的化学试剂调配出了这种替代品。多巴胺,内啡肽,以及诸如此类的神经递质,调配之后直接注入血液,能让快感的洪流在脑内喷发、冲击每一个神经中枢细胞,直到服用者被刺激得失去知觉为止。更糟的是,秦非的竞争对手纷纷迅速放弃了传统烟草制造业,转而研发廉价的情绪尼古丁,大受市场欢迎。这令秦非的公司陷入了连年亏损的困境。
关键时刻,妻子苏白给了秦非灵感。秦非决定借鉴钟表行业的经验,物美价廉的石英钟出现后,传统钟表行业虽然大受冲击,但最终日内瓦的匠人们并没有丢掉饭碗,他们瞄准了上流人士的钱包——自那以后,钟表变为和油画一样昂贵的艺术品,镶金嵌玉,成为了身份、地位以及财富的象征。
秦非要让香烟也成为贵族的标志。而后稷号,就是这个宏伟计划的第一步。
经过星际殖民时代的数次政治剧变,地球已经失去了传统的地位,在法律上,如今它与其余殖民星球完全平等。也就是说,只要有钱,以及足够的人脉让法律开绿灯,在地球上可以干任何事情。
秦非的公司在近地轨道上制造了这座庞大的空间站。它建成之后,将成为一根永远载入史册的香烟。
经过六个小时的下沉,后稷号底端终于落入了海平面。在同温层的高度俯瞰,能清晰看到一圈圈巨大的涟漪,以后稷号为中心扩散开来,涟漪的余波远达澳大利亚东海岸和夏威夷群岛,太平洋仿佛成了一口小小的池塘,而后稷号则是顽童手中搅动池塘的木棒。
后稷号中央控制室内,秦非看着主屏幕显示的空间站底面标高,下达了进行下一步作业的命令。
空间站内部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高速被抽成真空,空气从开在平流层高度的排泄口源源不断涌出,形成了一场短暂的风暴。
与此同时,海面以下一千二百米深处,后稷号的底端舱板打开了,海水疯狂涌入中空的后稷号——在大气压驱动下,北美大陆与欧亚大陆之间的辽阔洋面缓慢、不易察觉地运动了起来,洋流改向,七亿多立方千米的水体开始沿顺时针方向旋转,并逐渐加速。
太平洋上有史以来最壮观的漩涡形成了,在月面殖民地上都清晰可见,仿佛地球刚刚睁开的眼睛。
“仿佛地球刚刚睁开的眼睛。”(来源:fineartamerica.com)
秦非心潮澎湃。即使抽干地球上所有的海水,也只能填满后稷号内部很小一部分空间,但可以形成一条高度两倍于大气层厚度的水柱。
三个月后,海洋彻底干涸了。数十亿年来未曾沐浴阳光的海底,露出了自己苍老的容颜,后稷号矗立在太平洋洋底,它的顶端消失在蓝天深处,看起来神圣而庄严。
接下来就是生物学家们的活计了。早已准备好的烟草原生细胞被成吨投入后稷号内部,经过公司的改造,这些细胞能在盐水中存活并保持自己的风味,还具有癌一般的生长扩散能力。除此以外,就只需要时间与耐心。指数是数学中的魔鬼,如果不加节制地繁殖,一个细菌的后代几天内就能填满海洋,这些烟草原生细胞会在短时间内长成烟草的森林。
来源:alien-ufo-sightings.com
一年后,秦非再度来到狄安娜空间站。
“长势喜人。”苏白向他报告。两人站在一面朝向空间站内壁的观察窗前,窗内灌满了海水,海水中遍布粗大的藤蔓状改良烟草。这些藤蔓最底端触及地表,最顶端则在地面以上两万四千千米的深空,就算童话中那条通往云上巨人城堡的豌豆苗也要自愧不如。
公司采用步步推进的培育方式,一旦注有海水的部分长满烟草,就将海水向上运移,继续培育新的烟草,直到后稷号中空的内部填满烟草、变成一根名副其实的烟卷为止。
“排出海水吧。我迫不及待了。”秦非几乎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
后稷号空间站在大气层内的部分打开了无数排泄口。从离地五十千米处到离地几百米处都有汹涌的洪流不断泻出,仿佛圣经中天堂闸门彻底开启、要用大洪水清洗人间的场景。海洋奔流而下,回归地球。
这个过程又用去了两个月。
紧接着是耗时最为漫长的烟草干燥、配料过程。在强大抽吸引擎的作用下,半个大气层的空气被抽入后稷号内部,风暴周而复始地从空间站底部吹至顶部,再返回底部,将藤蔓中的水分排出。与此同时,雾化喷头将各种香精与辅料喷入风暴中,令它们与烟草充分混合。整整十年时间,后稷号在对流层内的部分始终被浓重的云雾所包裹,那是空气混合着烟草里榨出的水分形成的积雨云。
十年的时光令秦非有些衰老了。他抚摸着自己皮肤松弛的下巴,望着空间站内熙熙攘攘的人群。这些客人们从星空的各个角落远道而来,只为了品尝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香烟的味道——当然,他们都付出了不菲的价钱,令秦非赚得盆满钵溢。想到这里,他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杆。
“各位客人,我们即将开始点烟。”他向人群喊道,人们纷纷安静了下来,抬头望着离自己最近的大屏幕。
地球轨道上,一块巨大的凹面镜开始慢慢调整方向、角度。从轨道上望去,后稷号与地球形成了一个棒棒糖状的组合体——这座空间站长度是地球直径的两倍,按比例来说,地球就像嵌在它顶端的一颗糖球。
后稷号的顶端舱板打开了。公司制造的凹面镜将阳光聚焦、射向后稷号顶端,那里是一片裸露在太空中、直径两千四百千米的辽阔烟草平原。得益于先进的气压保持技术,即便后稷号向宇宙开放,其内部依旧能维持空气的存在。
第一颗火星烧了起来。转眼之间,火苗从烟草平原各处同时腾起,随即连成一片,化为火海,在空气压缩机驱动下,风暴将这根宇宙香烟点燃后产生的第一缕烟气带向下方,带向地球上的后稷号底端。
三天后,这场风暴终于吹过后稷号长长的身躯,到达了吸烟室。吸烟室的墙壁上镶嵌着一排吸烟口,看着顾客们纷纷把嘴凑上去陶醉地享受这美妙的滋味,秦非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各位乘客,欢迎体验情绪尼古丁。(来源:shroomery.org)
就让穷人们去吸食情绪尼古丁吧。富人们会不远万里来享受这根伟大的宇宙香烟,它能燃烧整整一个世纪,一百年内,我的公司的地位将无可动摇。
“想想我们过去的日子,我们要绞尽脑汁把香烟卖给日本、英国、美国、苏联……凡是地图上有的,我们都卖,而人家买不买还是另外的问题呢。”秦非笑着对苏白说道,“那时候我们还编出许多广告词,什么香烟家喻户晓、妇孺皆知、老少咸宜、人人必备,打入您的生活,成为您生活要素之首……现在,我决定关闭各个行星的生产线,只维持后稷号的运转,他们将会排起长队,求我给他们尝一口香烟的滋味……”
秦非絮絮叨叨地说着,但不知何时,周围的景物慢慢变得暗淡、模糊,客人们的嘈杂声越来越小、越来越遥远,他们喷出的烟雾逐渐浓厚起来,遮蔽了一切,只剩下苏白的面孔依旧浮在秦非眼前,可那张脸上的笑意也在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冰冷的表情。
“秦先生,我听够您的梦话了。要么给钱,要么滚出去。”苏白毫无感情地说道。
秦非猛然惊醒过来,背后的汗水浸透了破旧的衣衫。
“给我,我还要。”他迫不及待地说道,“我要更多的情绪尼古丁!”
“钱。”吧台后的苏白依旧面无表情,周围至少有二十个穷困潦倒的水手想挤上前来,试图先从苏白手里拿到情绪尼古丁。
秦非一阵乱摸,没有摸到钞票,但抓住了一个皱巴巴的东西。他掏出来一看,是一个脏得不成样子的烟盒,盒子上依稀有“宇宙”二字。
“穷鬼,你还有这玩意?”苏白吃了一惊。“娘的。”秦非把盒子摔在吧台上,“情绪尼古丁,拿来。”
苏白打开盒子,里面塞满了烟蒂,这令她喜笑颜开。“好好享受吧,秦先生。”她把一个玻璃瓶放进秦非手中,秦非眼睛一亮,忙不迭地从破布包里抽出一根注射器,将瓶子里的液体注入血管……
Rakea:看了刚才滕野关于宇宙巨型香烟飞船的想象,我想问问大刘,您觉得中国未来科幻电影的成功方向会跟太空题材有关系吗?有没有这种可能?
刘慈欣:这个很难预测,因为现在我们对科幻电影正在运作的项目不是很清楚,有很多的项目还不为人所知,包括一些高成本的项目,所以说我们很难预测未来成功的科幻电影会是什么方向的。但我认为更有可能的,还是跟网络、虚拟世界题材相关的电影,因为这个题材和我们传统的现实主义的电影还是有一定联系的,包括它的特效和故事方面。但是太空题材电影,无论在故事上还是在特效技术上,都离现实更远一些,困难就更大一些。
科幻春晚主会场 (扫码关注“不存在日报”公众号)
科幻春晚分答分会场
科幻春晚微信群分会场(红包群)

微信搜索【ID:FAA-110】添加未来局接待处为好友。申请入群请对暗号:澎湃与你同在。未来局接待处将邀请您加入科幻春晚微信群分会场,当天演出的科幻作家将进群与各位读者交流。
同时,此群将与【除夕夜央视春晚】同步,从20:00至0:00每逢整点发送红包,手慢无。
“我最喜爱的科幻春晚节目”
本届科幻春晚还设有“我最喜爱的科幻春晚节目”评选。您可以在科幻春晚主会场找到投票链接,选出自己最喜爱的作者作品。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科幻春晚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