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科幻春晚7|废土世界跨越半个地球的三蹦子之旅

张冉

2017-01-29 16: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还记得去年春节期间,“未来事务管理局”在网上举办的中国第一台科幻春晚吗?他们又回来了。
“2017未来事务管理局科幻春节联欢晚会”将一路高歌到正月十七。澎湃新闻也再次和未来事务管理局合作,参与到这台最有年味的科幻春晚当中。

高小山:回家,永远牵扯人类情感的两个字。然而在世界毁灭之后的废土上,“家”究竟在哪里?对于张冉笔下的这对四川父子,这问题一点儿也不复杂。维加斯到四川西昌邛海,跨越半个地球的三蹦子之旅。一部已经没有公路的公路片,请您欣赏。
涛声依旧
表演:张冉
科幻作家。代表作《以太》、《大饥之年》,银河奖、星云奖常客卡持有者。

农历八月十六日,老罗对儿子说:“该走咯。”
小罗说:“走噻。”
他们把丰田海拉克斯的油箱加满,将4个55加仑的油桶固定在货箱,往自制水箱里灌了150加仑的清水。剩下的食物刚好装满车顶的拓乐行李箱,老罗把最后一只桃子罐头丢进驾驶室,扭头问:“海椒油还有没得?”
小罗答:“没得。”
老罗撇嘴:“算喽。”
他用4号钢丝把防雨布绑在货箱上,拎着猎枪跳上驾驶座。后排座堆满Trader Joe’s杂货店的纸袋,里面装着卫生纸、子弹、香烟、腊肉、机油和小罗的超级英雄玩偶。座位下是铲子、洗脸盆、暖瓶、电水壶、帐篷和被褥。小罗瞧着手机,指示:“还是从前那样走嘛,走到沟沟边上转个弯。”
老罗发动车子:“要得。你看着地图哈,莫睡着了。”
“莫得啥子意思,回老家过年。”(插画师:M0nkeyBread/deviantart)
丰田车驶上街道,老罗回头看一眼屋子,房子虽破,修修补补也住了两年,难免有点感情。刚到堪萨斯的时候,小罗一眼挑中这栋住宅,费尔菲尔德镇尚未倒塌的屋子为数不少,小罗却对白色墙壁和圆形阁楼窗户情有独钟。
“老汉,走右边,万一能打个兔子。”小罗并未回头看一眼,兴致勃勃,仿佛春游。
车轮碾过一片盛开的黄玫瑰。镇子东北部道路基本被毁,成了天然的花圃,七个月前他们在这儿打到一只野鹿,随后又连续猎到野兔,老罗找了点柏树枝,在后院架起棚子,把一两顿吃不完的肉熏成腊肉。焖点米饭,腊肉蒸熟,带着油扣在饭上,小罗说那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东西,老罗心想着小子真没见过世面,又想自己见过的世面或许小罗再也见不着了,心里不得劲,想多打点野味吃,却从此再没碰到什么猎物。
世界毁灭三年,他们已习以为常。最初,能偶尔碰到些人,老罗用磕磕巴巴的英语跟人家交流,请人家喝杯竹叶青茶,说自己是个在维加斯工作的中餐馆厨子,旧历年餐馆放假到科罗拉多带儿子爬向日葵山,爬的过程中看到一条新闻,有个会飞的船还是石头什么到了太平洋,停在那儿不动了。爬到山顶,忽然天崩地裂,山峰起起伏伏,海水涨了又落,刮风下雨,电闪雷鸣,几天后下山,发现一切都完蛋了,到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人也说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的从华盛顿和纽约逃向内陆,有人想到佛罗里达试试运气,全都满脸恓惶、一头雾水,又带着独活的兴奋和狠劲。他们喝完茶背起包上路,老罗不想动弹,就在费尔菲尔德找点吃的,劈柴烧水,煮饭熬汤,养活小罗。这天算见了鬼,时而下雨,时而下雪,有一次大风把半个房顶掀掉,第二天又稀里哗啦掉冰雹,老罗在中国时候修过汽车干过工地,算个巧手的人,东拼西凑,缝缝补补,护着小罗从六岁长到九岁。
后来,碰见的人越来越少,今年以来,没见过一个活人,不知道大家都跑哪儿去了。老罗每天拽着小罗说会儿话,下盘象棋,从儿子眼里也看出寂寞,他从DVD店里找出的几百张盘,小罗快看完了,他找回的游戏也玩腻了,他摆弄柴油发电机的时候,也不爱在旁边瞧了。老罗知道,这样下去,别说小罗,他自己总有一天也得发疯。
有天老罗撬开间中国超市的门,找着本几年前的日历,瞧着上面的中国字,忽然打了个激灵。一回家,就对小罗说:“小罗,我们回家嘛。”
小罗捧着游戏机:“老汉你瓜戳戳的,本来都是在家。”
老罗把日历盖在游戏机上:“你看这个红圈圈。”
“过年?”
“过年。”
“啥子意思。”
“莫得啥子意思,回老家过年。”
念头一旦产生,像灶火一样烧着心,又热又疼。老罗老家在四川西昌海南乡,邛海边的镇子,十六岁离家到成都打工,二十岁娶了个贵州媳妇,三十岁离婚,带孩子辗转到了国外,出来久了,家乡的风景就淡了,很少念及邛海边的老父母,逃命到堪萨斯在白房子里住了一周,他才忽然想起父母,夜深时候狠狠哭了一回。回家过年,这个念头显得非常陌生,小罗两岁时回过一次老家,料想没什么记忆,老罗本人偶尔会记起湖边的老宅,闻见大蒜炖黄桶鱼的味道,那情景隔着一层纱,不清不楚。
可世界毁灭三年后,回家过年的念头在心里涨啊涨啊,把老罗烤得坐立不安,——必须得做点什么了。
小罗问:“老家在哪哈儿?”
老罗答:“西昌邛海。”
“那是在哪哈儿?”
“中国。”
“有多远?”
“挺远。”
“能走得到?”
“一定能。”
“哦,那走噻。”
这一张旧船票……(插画师:聂慧征)
一周后,农历八月十六,他们开着丰田车踏上归乡之路。GPS没有信号,小罗摆弄手机地图和指北针,指引老罗开到小镇边缘,沿着那条吞噬了小半个镇子的深沟向东前进。三年来他们从没离开过费尔菲尔德,老罗心里有点空,又被什么填得满满当当,就像当年刚来美国时候一样。
长满青草的道路弯弯曲曲向前,消失在断崖边,那条沟逐渐加深,成了一道峡谷。车子在草木和石块上颠簸,怕路不好走,出行前老罗特意调高悬挂、换上22寸越野轮胎,正好派上用场。
“就这方向,一直走。”小罗的兴奋感很快用完,捂嘴打起哈欠。
“小罗,万一我们到不了老家,也回不了美国,你怕不怕?”
“怕个锤子。”
“一点都不怕?”
“老子困了,要睡瞌睡。”
九岁孩子靠在皮质座椅上,很快打起小呼噜。老罗开着车,专注地躲避石块和灌木丛,后座的杂物叮当乱响,他担心货箱里的油桶会倒下来,不时回头看看。不知开了多久,峡谷开始收敛,前方的地面支离破碎,像被踩了一脚的椒盐薄脆饼干,老罗不得不向南兜个圈子,绕过这片区域。感觉到肚子饿的时候,他刚好驶上一条基本完好的公路,锈迹斑斑的路牌显示通往圣路易斯方向,他对这个地名没什么概念。又开了一个半小时,倒塌的立交桥将道路堵死,老罗驶下路基,穿过一片半死不活的松树林,看到城市的轮廓。
圣路易斯是一片低矮的灰白色废墟,看起来不止一次被遭受火灾,老罗摁了几声汽车喇叭,没有得到回应。
小罗睡眼惺忪地问:“到老家了吗?”
老罗答:“快了。”
整整一天,没有碰到任何人。傍晚时分,路面变得非常糟糕,大地像鸡蛋饼一样褶皱堆叠,几乎找不到车子能通过的地方。老罗试着爬上一道皱褶,纵使用了低速四驱慢慢前进,还是重重地磕到发动机下护板,幸好油底壳没有受伤。
小罗说:“老汉,前面就是芝加哥。”
老罗试图在青蓝色的天幕里看出几点灯火,可并无收获,他调转车头向北前进,直到精疲力尽。将车停在路边,他加满油箱,搭起帐篷,跟小罗合吃了一个午餐肉罐头、一瓶运动饮料和两张夹煎鸡蛋的煎饼。
小罗玩了一会儿游戏,问:“为啥子看不见人?”
老罗不知该怎么回答,等想出答案的时候,小罗已蜷在帐篷里睡着了。
“因为人都在回家的路上。”老罗小声说。
 人都在回家的路上。(插画师:聂慧征)
第二天下起暴雨,挡风玻璃外白茫茫一片,花一上午时间只前进了30英里。下午两点,天突然放晴,阳光烘烤着漫山遍野的烂泥,丰田车继续向东北方向奔跑。平均每天开十个小时车,老罗觉得身体还撑得住,小罗表现得有些倦怠,总是在打盹,幸好车子音响可以连接手机,小罗播放器里的歌他们都听过几十遍,可自从网络消失,iTunes再也连接不上,这些歌反而成了重要的东西。
车子穿越美加国境的时候,老罗正跟着音乐哼莱昂纳德·科恩的《Suzanne》,虽然比起半懂不懂的美国歌,他更喜欢刀郎和凤凰传奇。小罗指着车轮扬起的长长灰尘说:“老汉,那儿有个牌牌,写着边境到喽。”
他们此站从底特律出发,根据地图,沿路应该能看到五大湖中的伊利湖和安大略湖,但一路上只有松散土壤和烟尘,几乎没什么植物,更别提水面了。老罗说:“遭不住,越走越害怕。啥子都不对劲。”
小罗说:“怕啥子,老子就不怕。”
随着丰田车一路向东北行驶,气温也降了下来,父子俩翻出厚衣服套上,老罗帮儿子整顿利索,背心掖进秋裤,秋裤塞进袜子。第十五天的时候,他们穿越魁北克,到达纽塔克,北美大陆的边缘。这里气温大约5度左右,大地尚未冻结,土地上有一道道的冲刷痕迹,车轮很容易陷进松软的砂土中。
按照地图,前方应该是250英里宽的戴维斯海峡,老罗从地图手册里看到这个海峡冬天会结冰,想越过冰面继续前进,可挡风玻璃外只有一望无际的灰绿色砂土,看不到大海在何方。
“搞错方向了?”老罗皱着眉头。
小罗嚼着牛肉干答:“不可能,刚才我看见写着纽塔克和奥拉其维克。”
老罗挂挡起步,下了一个长长的缓坡,在漫天烟尘里向东行驶,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大海迟迟未曾出现,他终于忍不住转向南方,开出40英里后,一线蓝色出现在地平线,海边到了。按照地图位置,他们现在正处于戴维斯海峡中央,深达两千米的海面上。
父子俩对着地图研究很久,小罗用圆珠笔画了两条线,将北美大陆和海峡对面的格陵兰岛连了起来。“我觉得我们没走错,是这儿长出一条路子来。”
“摆玄龙门阵哦。路是能长出来的?”老罗说。
话虽如此,他听儿子的话开车向东,果然毫无阻碍地到达格陵兰岛。名叫做戈特霍布的小镇看不出原来模样,只有一片建筑物的地基残留。老罗越发糊涂,搞不清这世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小罗却不较真,催着他继续前进。
(插画师:聂慧征)
他们从南端横穿格陵兰岛。白天长得令人难以忍受,晚上只有短短一会儿,老罗昼夜午休地开着车,在理应到达格陵兰东侧边缘的时候,再次看到大陆延伸出去,像阶梯一样向下跌落,不见一丁点海水。他小心地降下陡坡,任凭车轮在大量的沙子里打滑。坡底还算比较平坦,他绕着奇形怪状的白色石头前进,第二天又开始爬山,登上山峰之后,发觉峰顶非常平坦,残破的道路引领他们进入城市,在空无一人的城市废墟里,老罗发现自己正站在雷克雅未克的中央:他们到达了冰岛。
“狗日的大海……哪去了?”老罗不禁问自己。
小罗说:“狗日的。”
老罗说:“不许骂人。”
穿过冰岛,他们看到了大海,海水蓝得有点奇怪,又说不出哪奇怪。冰岛东侧依然有一条宽阔的陆桥伸展向前,老罗开车降下缓坡,在礁石、盐块和水坑间穿行,忽然小罗叫:“老汉快看。”
车子经过一座雪白而具有许多锐利尖角的高山,两人眯缝眼睛,看山尖反射的破碎阳光。直到丰田车开出10英里之后,老罗才猛然惊觉那是一头鲸鱼的骨骼。他对小罗说:“大海还在,就是水少了几十米,几百米。”
孩子回答:“那人都去哪哈儿了?”
老罗想了想,决定假装没听见这个问题。
他们开了两天时间,遇到一座非常陡峭的山脊,不得不绕到陆桥边缘,勉强从最平缓的地方爬过去,车子多次磕碰底盘,轮胎也爆了一只,老罗只有两只备胎,换胎换得又累又心疼,浑身上下都是咸的,全世界都白惨惨的刺眼。
 大海……哪儿去了?(插画师:M0nkeyBread/deviantart)
又是两天的旅程,他们听着痞子阿姆的歌爬上缓坡,到达挪威。奥斯陆算是受损不太严重的城市,他们在城外找到一间超市,稍作休整,老罗没找到食物和水,不过从废汽车里弄了100加仑的汽油。他们没有进城,第二天继续向东前进,傍晚就到了斯德哥尔摩。小罗看到一只野鹿从车灯前跑过,操起雷明顿猎枪开了三枪,没打中鹿,倒把翼子板铁皮掀飞一块,气得老罗左手握住方向盘,右手狠狠抽他两巴掌。这时城市的方向忽然传来枪声,似乎是有人在回应,老罗最初觉得惊喜,想了想,还是开车绕过布鲁玛机场,离开了瑞典的首都。
他们这样走走,停停,仍没跟任何人见过面、说过话。进入俄罗斯境内不久,车子终于坏了,老罗钻到车底下摆弄半天,举着冻僵的手,张开沾满机油的嘴说:“彻底坏球喽。”
小罗答:“再找个车噻。”
他们换了一辆不认识牌子的俄罗斯汽车继续上路。这车油漆掉得七七八八,后挡风玻璃碎了,副驾驶座上有个大洞,老罗用纸箱把玻璃一堵,拿棉衣把座位垫平,油桶塞进后座,打开机器盖,拆下化油器和滤芯看看,灌上汽油机油,拿电瓶一搭,一次就打着了火。
天越来越冷,道路时有时无,俄罗斯似乎遭受比较严重的地震袭击,很难见到完整的建筑物,能找到的食物也越来越少。幸好下雪之后,老罗不再担心喝水的问题,铲一脸盆雪劈柴煮化了就是水,喝口热水,身体也暖和。
在俄罗斯和哈萨克交界的地方,老罗出了次车祸,他开着开着睡着了,车子撞树,父子俩脑袋上都磕出了大包。车子倒不严重,水箱橡皮管有点漏水,老罗捂着脑袋,用胶布和塑料袋堵个严实。这以后开车更加着小心,慢慢穿过哈萨克斯坦,沿新藏路一路往东,一路上也没见着人。爬上青藏高原,在川藏线走了两天,道路被水冲断,再也过不去了。老罗决定带着小罗步行前进。
他们裹着最厚的衣服,背着行李,手牵手走在宗拉山,小罗问:“人到底去哪哈儿了?咱们活着,还有好多人也活着啵?”
老罗答:“肯定有好多人活着,可是这世界太大喽,别个都各活各的吧。”
“这世界太大喽,别个都各活各的吧。”(插画师:聂慧征)
他们花了二十天时间走到理塘,上S215往九龙县方向走,老罗算算日子,马上就要到过年,可实在走不动了,就说:“前面就快到大凉山,到了大凉山就到了西昌,到了西昌就到了邛海,咱们就到家啦。”
小罗说:“回家过年,能放鞭炮。”
老罗笑:“你晓得个锤子鞭炮。”
他们爬一座山。
老罗说:“翻过这座山,就能看到山脚脚下面的城,就到家啦。”
小罗说:“回家过年,能吃坨坨肉。”
老罗笑:“你晓得个锤子坨坨肉。”
他们爬到山顶。
小罗问:“到老家了吗?”
老罗没说话。
他们站在山顶,看着山下的海。蓝盈盈的海水罩在雾里,偶尔露出一个白生生的山尖,远处飘着云和烟,看不清海有多广,可老罗知道,他们的老家就在这海水底下。
他们的老家就在这海水底下。(来源:《每日邮报》)
小罗问:“这就是邛海?”
扑通一声,老罗背上的包裹掉下来。他说:“不走了,吃饭。”
他升起酒精炉,抓把雪把脸盆抹干净,又铲一盆雪,用火煮成水,淘米煮饭,一边找出最后一块腊肉,用小刀一片一片切好,码在米上,再把包里剩下的罐头、榨菜、腐乳一口气打开,就着火炉热热,用小罐头盒分别盛了。米饭一熟,香气飘出来,就觉得没那么冷了,小罗流着鼻涕叫:“香!”
父子俩一人一碗腊肉饭,呼噜呼噜往嘴里扒拉。
小罗鼻尖见汗,说:“过年真好!”
老罗放下碗,瞧着山下的海。一路上的海水,原来跑到这里来,把四川淹了一半。这水要有几十米深,几百米深,老家就在几十米深、几百米深的水下面,这辈子再见不着。
他喉结咕噜着,慢慢咽下一口喷香滚烫的腊肉饭,说:“唉,对喽,这就是邛海。”
小罗问:“那老家呢?”
老罗没答,说:“过年好。”
(来源:imgur)
小罗说:“好噻!”
海水拍打山岩,依旧是那时的涛声。
新闻
……不明飞行物体指向日本海以东洋面,它具有极大的质量,其悬停姿态完全违背已知的物理规律,而单位体积质量超出人类所掌握的所有高密度材料,一个肉眼可见的海水圆锥体升起,太平洋水位正在引力作用下快速升高,在新年到来的日子里,我们必须很遗憾地通知您:不明飞行物体带来的是灾难,是海啸、地震和生态大灭绝,地球的样子即将被重新雕塑。为什么?会怎样?该怎么做?所有问题都无法回答……观众朋友们,过年好。
科幻春晚分答主会场(扫码关注“不存在日报”公众号)
科幻春晚分答分会场
科幻春晚微信群分会场(红包群)
微信搜索【ID:FAA-110】添加未来局接待处为好友。申请入群请对暗号:澎湃与你同在。未来局接待处将邀请您加入科幻春晚微信群分会场,当天演出的科幻作家将进群与各位读者交流。
同时,此群将与【除夕夜央视春晚】同步,从20:00至0:00每逢整点发送红包,手慢无。
“我最喜爱的科幻春晚节目”
本届科幻春晚还设有“我最喜爱的科幻春晚节目”评选。您可以在科幻春晚主会场找到投票链接,选出自己最喜爱的作者作品。
责任编辑:石剑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