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务观察|特朗普上台,北约路在何方?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马可为 马建光

2017-01-31 09:5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就职不久的美国新总统特朗普最近很忙,宣布在美墨边境造墙计划、接见或电话会谈一些国家领导人……特朗普在1月27日与到访的英国首相特蕾莎会谈时确认将“百分之百”支持北约,对北约的态度改变“口风”。
特朗普曾在正式就职前夕接收专访时尖锐地指出,北约有问题,这个同盟已经“过时”了,因为它最初是在许多年前设计的。此前,特朗普也多次公开抨击北约,表示北约给美国造成了巨大的对美国不必要的负担。
特朗普的言论使“北约过时论”再度回到人们的视野。特朗普上台,北约何去何从?
对俄屡屡受挫,疲态愈发显现
苏东剧变、华约解散、冷战结束后,失去传统对手的北约一度面临心理认同和身份合法危机,其存在理由也屡屡遭到质疑。为摆脱困境,北约在冷战结束后的20余年中不断推进战略转型,改革和加强其军事力量、指挥体制和伙伴关系。
苏联解体、华约解散后,北约将力量触角不断向东延伸,通过建立北大西洋合作委员会、提出建立“和平伙伴关系计划”等手段,逐步吸纳原华约成员国,填补前苏东地区的力量真空,消化和吸收冷战胜利成果。经过东扩,北约已经将所有前华约东欧国家和苏联三个波罗的海加盟共和国吸收为成员,其边界与莫斯科的距离和二战时希特勒发动“巴巴罗萨”行动时的阵地与莫斯科的距离几乎相差无几。
北约的东扩引来了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的强烈不满。叶利钦时期,俄对北约东扩持强硬态度,结果导致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出现僵局,俄罗斯的外部发展环境进一步恶化,内忧外患、苦不堪言。普京上台后,对俄罗斯的国内状况和国际地位有了更清醒的认识。面对俄罗斯国力严重下降这一事实,他在上台初期采取隐忍态度,对俄外交政策作出调整,与西方改善关系,成立“俄罗斯-北约理事会”,就东扩问题与北约由对抗走向合作。“9·11”恐怖事件后,俄罗斯对美国的反恐行动给予了积极支持,同意美英使用中亚国家领土作为反恐战争的前哨阵地。
这种妥协是在当时俄国力衰微时的无奈之举,俄罗斯从未放弃对大国复兴的追求。但是,建立美国领导的单极世界是冷战后美国一直追求的战略目标,且欧洲国家对历史上俄为谋求大国地位而进行的侵略记忆犹新,对俄怀有戒心。这些因素导致北约仍将俄罗斯视为苏联的替代品,对其进行不依不饶的围堵,试图把俄改造成政治上民主、经济上“自由”、政体去“帝国化”的普通国家。
随着俄罗斯国力的逐渐恢复,面对北约无休止的遏制,俄罗斯不再隐忍,而是在核心利益区主动出击。2008 年8 月,俄罗斯与北约的“亲密伙伴”格鲁吉亚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武装冲突,俄军击溃格鲁吉亚军事力量,并且使格鲁吉亚的两个自治地区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正式成为独立国家。2014年的乌克兰危机中,俄罗斯兵不血刃将克里米亚收入囊中,对黑海的控制力进一步得到增强。2015年,俄军主动出击叙利亚,保住了盟友阿萨德的执政地位,获得了两处军事基地,增强了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并在叙利亚和谈中将美国排除在外。
在俄罗斯近几次对外动用武力中,北约都没有表现出一个对欧洲乃至全球安全事务应该起决定性作用的政治军事组织的地位和作用,只能眼看着俄罗斯攻城略地,影响力一步步扩大。北约原本在“冷战胜利”的光环下沾沾自喜,但俄格冲突和乌克兰危机中,宣称要成为维护欧洲安全主角的北约在解决冲突中不但无所作为,甚至连其亲密伙伴的安全都无法保护。在叙利亚战争中,声称要在全球反恐中发挥作用的北约也是表现平平,其内部成员土耳其甚至还抛开北约与俄罗斯联手主导叙和平谈判。这种疲软无力的表现,不但使北约威信大为下降,还给“北约过时论”者提供了有力的论据。
成员各有打算,分歧愈发扩大
北约如今有29个成员国,其政治、军事实力总和十分雄厚。但在对俄政策、全球反恐等许多重大问题上,其内部意见无法统一,使看似强大的北约无法形成合力而使其影响力受到极大制约。
在如何对待俄罗斯的问题上,美国意图把北约作为遏制俄罗斯的工具,除了自己出钱出力外,还希望其他北约国家能够投入更多的资源,尽更多的义务,特朗普多次的表态中,就反复提及这个观点。一些中东欧国家军事实力较弱,与俄在地理上相距较近且无法独自面对规模庞大的俄军,在安全上对北约有较大依赖,希望借助美、英、法、德等北约强国的力量对俄罗斯进行威慑,但其自身所能做出的贡献极其有限。
然而,法、德、意等西欧国家尽管对俄罗斯怀有戒心,但与俄罗斯在能源及经贸等方面关系密切,不愿与俄完全对立。乌克兰危机爆发后,超过三分之二的德国民众反对对俄制裁;与俄罗斯能源关系密切的意大利对乌克兰危机的关注也更多从本国经济利益考虑,对危机本身并不太关心。此外,此前在叙利亚战争中击落俄罗斯战机、充当反俄急先锋的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在2016年内部发生政变后,对俄态度发生180度大反转,与俄在叙利亚和谈及反恐问题上达成多项合作。
在全球反恐问题上,美国希望能借助北约的力量达成其一超独霸的目的。英法德等西欧国家更倾向于专注欧洲本土防务及反恐,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中只对美国的行动予以象征性的帮助而不愿投入过多精力。波兰等中东欧国家对此问题则更加漠不关心。
总之,北约各成员国在考虑问题时往往倾向于站在维护本国利益的角度,对他国的利益则不甚关注更不愿给予过多的投入。因此北约虽为联盟,但盟友间却为了自身利益出现分歧而互相掣肘,最终导致联盟无法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这就使得北约继续存在的必要性受到了更多的质疑。
形势不断嬗变,前景明暗不定
随着世界形势的不断变化,北约的发展前景还会受到如下几个因素的影响。
1、美国重返亚太
亚太地区是世界上最具活力的地区,经济增长潜力巨大,大国强国密集分布,地区形势敏感复杂。美国作为超级强权,为确保其自身利益和影响力,加大对这一地区的投入是形势发展的逻辑结果。那么,此消彼长,对欧洲的投入就会有所下降,特朗普在就职典礼上公开表示不会再用美国的军费去保护欧洲。失去了美国大力支持的北约,其影响力和凝聚力无疑都将受到极大影响。多次公开批评北约的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下一步会如何抉择,将成为影响北约发展的重要因素。
2、俄罗斯竭力避免与西方全面对抗
尽管俄罗斯国力较苏联刚刚解体时有所恢复,但距其实现大国复兴的目标还有较大差距。与西方完全翻脸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因此俄罗斯会竭力避免与西方全面对抗。普京在奥巴马政府以干涉美国大选为由对俄实施制裁后采取了怀柔示好措施,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长久以来,将俄罗斯视为假想敌一直是团结北约的重要因素,缺少了俄罗斯这个“外患”的北约,或许会在一定程度上迷失方向。
北约成员国恐怖事件频发。2016年,美国、法国、土耳其、比利时等北约成员国都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声称要全球反恐的北约如今越反越恐、引火烧身。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加剧其内部成员对联盟反恐不力的不满,从而给其相互之间的合作造成更多裂痕。
3、北约成员国军力发展不平衡
当今世界新军事革命风起云涌,军事理论日新月异、军事技术一日千里,国力的强弱决定了发展军事力量的能力。美国的军事发展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保持领先,英、法、德等西欧强国或许能勉强跟跑美国,但一些中东欧国家无法跟上美国的节奏,北约内部军事力量发展的不平衡将会进一步加剧,导致其安全目标出现不一致的矛盾。道不同,不相为谋,缺少了共同目标的联盟,将会变得更加脆弱。
(马建光:国防科技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教授;马可为:国防科技大学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责任编辑:谢瑞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约,特朗普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