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球外交再次“失算”!逼退张吉龙,却造福韩国

马德兴/体坛+

2017-02-06 16: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亚足联2月2日发布了一则公告,公布了报名参加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竞选的8位候选人名单,中国足协副主席兼秘书长张剑榜上有名。
相比去年9月份那次未能如期进行的竞选,来自伊朗和新加坡的两位候选人退出。但更值得注意的是,原本与中国足协进行“利益交换”、退出理事会委员竞选的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重新报名参加竞选。
这倒不是张剑将面临更严峻的挑战,而是中国足球这一次在“足球外交”方面完全“失算”了,韩国足协此番将成为真正的“大赢家”。

张吉龙目前已经正式告别了中国足协领导岗位。
印度果阿埋下隐患
众所周知,去年9月底亚足联曾在印度果阿召开了一次“亚足联特别代表大会”,当时最重要的议题就是选举产生3名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
国际足联在去年2月选举产生新主席后实施全面改革,原来的“国际足联执委会”为新成立的“国际足联理事会”所取代,委员也由原来的24名变成理事会的36人,亚足联的席位也相应地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4个变成现在的7个。
这次果阿特别代表大会就是选举产生亚足联3名新的FIFA理事会委员,其中包括1名女性。
当时,参加2个男性理事会委员竞选的共有4位候选人,除中国足协的张剑外,还有伊朗足协副主席兼中亚足联副主席阿里·卡法什安、卡塔尔足协副主席兼亚足联西亚区副主席、海湾足联副主席穆赫纳迪、新加坡足协主席扎伊努丁·诺尔丁。
但会议前一天,卡塔尔的穆赫纳迪突然被国际足联禁止参加竞选,引起西亚内部强烈不满,其背后的核心则是以因凡蒂诺为首的国际足联与卡塔尔势力的一场争斗。
结果,当天的会议仅仅持续了27分钟后便以“程序正义”方式,与会代表通过投票表决,以42比1否定了会议程序,亚足联主席萨尔曼宣布会议终止,导致最终选举未能如期进行。
这之后,国际足联伦理道德委员会宣布对穆赫纳迪禁赛一年,亚足联一再推迟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选举,并最终安排在今年5月8日于巴林进行的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期间选举产生新的委员。这样,整个形势也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当初,中国足协为了能够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一职,先让原来在亚足联担任东亚区副主席兼亚足联裁判委员会主席的张吉龙“裸辞”,因为按照亚足联相关章程规定,当选为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就将自动成为亚足联执委会委员,但一个国家或地区足协只能有一人在亚足联执委会中任职。
为了让“体制内”的人士在国际足联中任职,中国足协选择了更为年轻的张剑。毕竟,足协着眼于未来长远、尤其是出于未来申办世界杯方面的考虑,希望能在国际足坛发出中国人自己的声音,这样的选择无可厚非。
与此同时,因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也参加竞选,为能够增加当选的把握,加上需要平衡中日韩东亚三国足协之间的关系,中国足协与韩国足协进行了某种“交换”:
即韩国足协原来在亚足联执委会中无人任职,在张吉龙宣布从亚足联辞职之后,中国足协让韩国足协主席郑梦奎接替张吉龙出任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一职、自动成为亚足联执委会中的委员。
作为“交换条件”,郑梦奎需要退出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竞选。而事实上,郑梦奎随后也确实是宣布退出了竞选。
张吉龙在亚足联大会。
世易时移未有应变
中国足协在去年选择让张吉龙从亚足联“裸辞”、由韩国人郑梦奎接任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一职,从而确保张剑竞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更有把握,应该说这样的“外交”策略在当时也是正确而明智的。
毕竟中国足协在12强赛马上开战、张吉龙在担任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的同时还兼任亚足联裁委会主席的情况下,选择让张吉龙辞职,是立足于更长远的考虑,而不是拘泥于一时之得失。
但问题在于:去年9月底的“果阿风波”出现之后,亚洲足坛的政治局势随之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围绕着卡塔尔人穆赫纳迪、亚足联主席萨尔曼与国际足联及其主席因凡蒂诺之间的“争斗”日趋白热化,在这种形势下,中国足协“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显然是“失算”了。
首先,国际足联为什么要突然宣布禁止亚足联西亚区副主席、卡塔尔人穆赫纳迪参加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的竞选?
随后,国际足联伦理道德委员会为什么又要宣布对穆赫纳迪实施“禁赛”一年的处罚?这里面是有相当复杂的斗争因素的。
FIFA对穆赫纳迪禁赛,不像先前其他各种腐败名义下的禁赛长达数年,而仅仅只是一年,其根本目的其实就只是不希望让穆赫纳迪当选理事会委员,因凡蒂诺显然更希望“自己人”当选。
所谓的“自己人”,就是在去年2月份的国际足联主席竞选中,投自己一票的那些亚足联下属会员协会。
在去年9月份果阿会议上参加竞选的4人即中国足协的张剑、伊朗的阿里·卡法什安、卡塔尔的穆赫纳迪、新加坡的扎伊努丁·诺尔丁中,伊朗足协和新加坡足协投的是因凡蒂诺的票,而卡塔尔足协则投的是萨尔曼的票。
清楚了这一点,也就可以明白在穆赫纳迪被禁止参加竞选之后,除了张剑之外,无论伊朗还是新加坡的足协人士当选,都意味着因凡蒂诺在未来的国际足联理事会中可以多一个“自己人”。
当然,在因凡蒂诺的“司马昭之心”完全暴露之后,伊朗与新加坡两个足协也就显得相对更加孤立,尤其是去年9月份果阿会议期间,在42比1的程序投票表决中,投赞成票“1”的正是新加坡足协。
也正因为此,在亚足联一再推迟竞选时间之后,在亚足联2月2日公布的最新竞选候选人名单中,伊朗和新加坡的代表均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韩国足协的郑梦奎与菲律宾的足协主席马里亚诺。
至于像科威特的法赫德亲王参加竞选,是因为他在2015年4月底的上一届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期间,当选的是2015至2017年这个任期的国际足联理事会(执委会)委员,属于到期之后谋求连任,与张剑、郑梦奎和马里亚诺三人属于不同性质。
张剑和布拉特。
韩国成为最大赢家
在亚足联2月2日发布的公告中,除了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竞选之外,还将通过竞选产生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人选。
尽管郑梦奎已经接替张吉龙担任此职,但在程序上尚有漏洞,这次竞选仅仅只是走一个程序。以目前的情况来看,郑梦奎同时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的可能性远超菲律宾的马里亚诺。
换而言之,韩国足协原来在亚足联执委会中连一个执委都没有,如今不仅以东亚区副主席的身份自动进入了亚足联执委会,更将进入到国际足联理事会。
虽然张剑当选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不会有太多异议,但无形之下,韩国足协却成为了这次“足球外交”中的“最大赢家”。而且不要忘了一点,在去年2月份的国际足联主席竞选投票选举中,韩国足协投的是因凡蒂诺而非萨尔曼。
去年4月份,因凡蒂诺当选国际足联主席之后,出访的第一个亚足联会员协会就是韩国。从这一层意义上说,韩国的郑梦奎较之伊朗和新加坡两位原来的候选人,显然更有竞争力。
相比中国足协未来将有张剑在国际足联理事会中担任委员,韩国足协同样有人(郑梦奎)在国际足联理事会中任职;但过去中国足协在亚足联中拥有更多的“话语权”,因为张吉龙担任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兼任裁委会主席,如今这样的角色被韩国足协所取代——郑梦奎担任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兼裁委会主席。
尽管张剑因为当选了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也可以参加亚足联执委会会议进行决策,但是更多具体的日常事务却很难参与。
从表面来看,中国足协是在实现“有中国人在国际足联中发出自己声音”的目标,但是,从更多具体的实际情况来看,中国足协的损失似乎更大。
这不能不说是中国足协在足球外交方面的一次“失算”,因为没有在“果阿风波”之后根据亚洲足坛内部的政治形势变化采取相应的策略进行应对。
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似乎忽略或者说是颠倒了一个先后顺序,即在足球“外交”中,中国足球首先应该是立足亚洲,谋求在亚洲足坛的利益最大化,在这个基础上再寻求国际足坛的更多发言权。
说得更直白些,就是中国足协首先应该在亚足联争取更多的“发言权”。在目前亚足联的最高权力机构中,竞赛委员会与裁判委员会是两大核心,过去张吉龙担任裁委会主席,卡塔尔人穆赫纳迪担任竞赛委员会主席。
虽然穆赫纳迪受到国际足联禁赛一年的处罚,但是,亚足联并未宣布取消穆赫纳迪的职务,在今年5月8日的亚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亚足联将不会进行西亚区副主席的重新选举,这多少可以从中看出一些端倪。
虽然作为亚足联竞赛委员会副主席、来自中国足协的林晓华暂时行驶主席一职,但在禁赛一年期满之后,穆赫纳迪依然将官复原职。
可是,郑梦奎却因为是亚足联东亚区副主席而成为了裁委会的主席,掌握着实权。中国足协的张剑在当选了国际足联理事会委员之后,除了参加亚足联执委会会议之外,亚足联内部的具体事务很难参与其中。
而且,从国际足联新近成立的一系列下属专业委员会情况来看,都是国际足联下属各大洲足联中任职的人士优先成为委员。
譬如,国际足联新组成的裁判委员会中,原来担任张吉龙副手的亚足联裁委会副主席、卡塔尔人汉尼就成为了FIFA裁委会中的委员,郑梦奎则是因为刚刚接手而暂未被考虑。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目前在亚足联秘书处工作的中国人也无几,相反,近邻韩国、日本等国人士呈现日趋增多之势。
像目前负责处理日常亚冠联赛、世界杯预选赛等这样重大赛事的人员是来自韩国。对照中国足球的外交工作,显然还有很多、很多工作要做。
(本文系体坛+授权澎湃新闻刊载。更多好玩有趣的体坛爆料,就在体坛+官方微博:体坛加,体坛+官方微信公众号:体坛plus)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足球,张吉龙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