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水北调工程背后不为人知的故事:2000年旱情催速决策

张伟/微信公众号“政知道”

2017-02-06 19:35

字号
政知道这次要给大家介绍一本新近出版的书,名字叫《南水北调回顾与思考》,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作者是曾历任水利部副部长、南水北调办主任的张基尧。在这本书中,他为我们介绍了这一举世瞩目的工程背后的故事,也是他个人对历史的见证。
正如作者所言,“回顾我从事水利、水电建设的历程,有很多人和事难以忘怀,其中最难忘的则是2003年至2010年主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的经历。”政知道从书中摘出一些精彩段落,让大家更加深入地了解南水北调这一工程。
温家宝一言不发
1998年长江流域的大洪水给我们新的启示,就是不仅要加强防汛工程的建设,同时要利用洪水资源多给北方补水,在减少南方洪涝灾害的同时,兼顾北方对水资源的需求。随后,南水北调工程规划加快步伐。
2000年春,华北、山东地区遭遇严重干旱,我和财政部廖晓军副部长等有关同志陪同温家宝副总理去视察灾情。山东旱区昔日浩瀚的南四湖已干涸见底,渔船干裂,鱼虾绝迹,富饶的胶东半岛,水库抽干,库底打井,烟台、青岛等城市限时供水,国际合同订单被迫推迟供货并赔偿损失。我们的中巴车行进在炙烤蒸腾的齐鲁大地上,在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山东省委书记吴官正的陪同下,温家宝副总理神情凝重,一言不发。我不能断言温副总理彼时彼刻的所思所想,但我通过湖区人民遭受旱灾的煎熬、城乡人民对水的期盼、各级干部焦灼的眼神,能体会到温副总理焦虑的心情。存在决定意识。我深信2000年的旱情犹如催化剂,极大促进了南水北调工程的前期工作,对统一思想,加快决策,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神定河污水处理厂
神定河是湖北十堰市境内汇入丹江口水库的重要支流,长期以来由于没有污水处理厂及配套的污水收集管网,大量的工业废水和生活污水通过神定河直排入库,成为丹江口水库主要污染源之一。建设神定河污水处理厂是《规划》实施中的首批开工项目。
我多次去神定河污水处理厂检查工作。第一次去时污水处理厂刚刚开工,酱黑色的神定河水散发着刺鼻的臭气,河附近的居民意见很大。当他们知道我是从北京来的领导,就纷纷围拢来。有的居民指着黑臭的河水说:“你看看这条河,这些臭水都流到水库里去,以后你们北京人就得喝这样的水,你们能咽得下去吗?”听着老乡们的强烈反应,我深感责任和压力。污水处理厂的建设不仅关系到南水北调中线水质,同时也关系到库区人民的切身利益、生存发展,我催促神定河污水处理厂加快建设早日投产。
第二次去神定河时,污水处理厂已建成,当时污水处理还是二级标准,但污水处理厂建设的规格很高。看后我批评污水处理厂的建设管理单位在建设中的浪费和管理人员过多,提出应该压缩人员,降低运行成本。同时我在十堰市及污水处理厂负责人的汇报中得知,处理厂的处理率很低,其原因一是当地污水处理收费标准低,且不少用户拒缴污水处理费;二是污水处理管网不配套,新建的污水处理厂多数时间处于大马拉小车甚至停产状态。我只有请地方政府一方面支持加快配套管网建设,另一方面逐步提高污水处理收费并加入自来水收费,在污水处理量还未排到设计容量前,请当地方政府给予财政补贴,保证投巨资建设起来的污水处理厂正常运转。
我也深知地方财政的困难。丹江口库区多为山峦丘陵,交通不便,经济欠发达,污水处理厂建设对他们来说也是第一次,地方政府和人民群众经济承受能力弱。我内心清楚地知道我的要求难以落实,如何从南水北调工程的角度给予支持,必须从《规划》外另辟蹊径。
经过两年多的努力,以增加财政转移支付的方式,支持丹江口库区及上游地区解决了部分财政资金不足的问题。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和财政支付能力的增强,对丹江口库区及上游地区生态保护,财政转移的力度逐年增加,这一措施极大调动了地方保护生态的积极性,也为进一步探索更大范围的生态补偿机制和生态补偿办法提供了借鉴。
第三次去神定河污水处理厂已是2009年,神定河水虽然依然未能达标,但污染严重程度已发生了明显变化,恶臭的气味闻不到了,河岸两侧还长出了青草,污水处理厂配套管网已增加100多公里。当我问及污水处理厂负责人能否正常运行时,他说:现在污水处理量加大了,成本自然就降下来,污水处理厂的运行效率可以达到80%以上。地方政府也给补贴,加上我们也加强管理,污水处理厂的污泥干燥后可以做肥料。尽管我并不完全相信他的话,但我有理由相信比以前是进步和提高了,神定河水水质的变化是最能说服人的证据。
移民与大局
淅川县是丹江口大坝加高库区移民的重点县,河南省16.4万移民全部集中在淅川。淅川又是河南省南阳市管辖范围内的贫困县,是河南省库区移民的重点、难点。丹江口水库移民看河南,河南移民看南阳,南阳关键在淅川。
2009年6月,在南水北调工程丹江口库区移民即将开始之际,我带队去河南调研。在河南省省长助理、原南阳市委书记何东成的陪同下,了解移民工作的准备情况及基层干部群众的意见。我在调研后感到,淅川县委对河南省提出的丹江口区移民“四年任务、两年完成”信心不足,压力很大。县委书记情绪低落,既没有贯彻省委、省政府决定的明确态度,也没有组织干部群众出主意想办法的具体措施,甚至根本提不出困难在哪里、需要什么支持,只是一味地强调时间短、任务重,四年任务两年根本完不成。面对一线指挥员如此的精神状态,我和东成同志十分担心,当晚与他深度交谈,提升他的信心。
我说:南水北调工程是党中央、国务院决策的重大战略性水资源配置工程,河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全力支持,举全省之力保障南水北调河南段工程及征地移民工作如期完成。淅川县是移民工作的重中之重,对淅川来说这既是挑战又是机遇,对县委、县政府来说既是信任又是考验,淅川县绝不是孤军作战,在你们的背后有南阳市委、市政府,河南省委、省政府的领导和支持。现在目标已经确定,不是能不能完成的问题,而是如何全县动员组织群众以什么样的姿态和措施完成的问题。有什么困难你可以提出来,大家想办法共同解决。
何东成是南阳市的老书记,他政治坚定、大局意识强,在我与县委书记交谈后,他又以南阳老书记的身份单独与其交谈,明确指出:困难当前就是对干部的考验,河南移民“四年任务、两年完成”,是省委、省政府根据当前的形势和移民的要求反复研究决定的,这是南水北调工程的大局,是河南省的大局,作为县里的一把手你应该知道,把你放在这个岗位是组织上对你的极大信任,冲锋号吹响了,只有勇往直前往前冲,前赴后继一往无前,这也是对你政治上的考验。
我和何东成的谈话,可能对县委书记产生较大的思想震动,估计他一夜未眠。第二天清晨,他对我们说:请张主任、何省长放心,我们一定按省里的要求,认真研究制定移民方案,把移民工作做好。
回到郑州后,我把在淅川工作的情况向郭庚茂省长报告,郭省长十分体谅淅川的困难,经多方研究后决定:一是近两年淅川县委及政府工作以征地移民作为考核重点,不再突出GDP;二是增加一名副县长专门分管移民;三是机关编制根据移民工作需要予以增加;四是淅川县内的耕地补助费,经省政府同意后可适当地用于当地移民;五是淅川县的办公经费做适当调整。省委、省政府组织上的关心和政策上的倾斜是对淅川移民的极大支持,该县委书记的思想和工作状态有了较大的转变。
河南移民工作的实践证明,省委、省政府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淅川不仅没有拖河南移民的后腿,相反还创造了不少移民工作的经验。同时淅川的实践也说明了,不仅在移民工作中,在党和政府各项工作中,县一级组织是何等的重要。
来源 | 《南水北调回顾与思考》
(原题为《南水北调背后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南水北调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