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滑翔伞爱好者坠湖遇难,这项新兴运动怎么玩才安全

澎湃新闻记者 李琼

2017-02-08 17: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由翱翔天空是人类亘古不变的追求,滑翔伞、翼装飞行等航空运动因此应运而生。在中国,安全性相对较高的滑翔伞飞行也日渐成为普通大众喜爱的户外运动。
但这项运动同样伴随着风险。近日,在浙江海宁大尖山滑翔基地,一名滑翔伞爱好者周先生在飞行时意外从空中掉进湖里,最终不幸遇难。
那么,早已风靡欧美、日本等地多年的滑翔伞运动真的不安全吗?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这项运动还需要有更完善的行业规范,爱好者们也应严格遵守规定保障自己的合法权益。
事故现场。
悲剧缘于飞行者操作不当?
大年初五,一场悲剧从天而降。
在浙江省海宁的大尖山滑翔基地,一位45岁的上海籍男子在玩滑翔伞的过程中偏离航线,不幸坠入附近的湖中遇难。
据《都市快报》报道,这位遇难的男子姓周,不仅拥有中国航协颁发的《滑翔伞的飞行证书》,还有超过三百个小时的飞行经验,算得上是专业级玩家。
既然是一位滑翔伞界的“老司机”,那么怎么会酿成如此惨剧?有目击者称周先生可能在玩花式表演时操作不当,也有业内人士分析周先生可能遭遇到了乱流。
事故现场。
而在大尖山滑翔基地负责人徐先生看来,主要原因还是周先生自己判断失误。他在接受《都市快报》时表示遇难者是“老鸟”,而且基地没有收任何费用,“我们信任他。”
澎湃新闻记者也联系采访到了浙江的另一家滑翔伞基地——杭州富阳永安山滑翔伞基地的相关负责人,对于事故的原因,她同样认为可能与周先生的操作不当有关。
据这位负责人了解,当时在飞行时是有教练通过对讲机对他进行指导的,可能当时他没有听到,或者听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十分遗憾,他本来是可以自救的。”
“海宁基地还是比较简单、安全的,他其实有很多选择,比如掉头回去、弃伞不要,或是选择别的路径进场,但他当时可能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在操作。”
2016年2月,四川飞人衣瑞龙驾滑翔机坠湖身亡。视觉中国 资料
“整个行业需要提高安全意识”
对于这起事故,海宁海豹救援队水上分队队长顾云锋有着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大尖山滑翔伞基地有不完善的地方。
“新运动员到这边如果想玩的话,应该由这边资深的运动员带飞,或者自己试飞来了解当地地形。”顾云锋在接受嘉兴电视台的采访时说道。
正如他所说,遇难者周先生是第一次来到此地,在出发来这里的前一天,他的朋友也仅仅是和基地负责人徐先生打了声招呼。
“周某是自己过来的,没有经过我们组织。事发前一天,宁波的一个伞友联系我,说想过来飞,我看天气适合飞翔就答应了。这个人我认识,来过我们这里好几次。”
另外,顾云锋还认为基地在救援方面也存在问题。
“他们可能只有陆地上的保护,但是却忽略了水域这一块。如果有一搜冲锋艇和两名救援人员,不到一分钟就可以过去(救援)。”
几名爱好者拿着滑翔伞飞行考核证书。视觉中国 资料
在永安山滑翔伞基地的另一位负责人赵先生看来,这起事故其实折射了滑翔伞整个行业长久以来的问题。
在接受《都市快报》的采访时,赵先生表示这一行由于没有前人的经验,只能靠自己摸索,存在人员培训、风险控制等大量问题,整个行业也亟待提高管理和安全意识。
国内对于滑翔伞基地的管理也存在漏洞,甚至出现了许多所谓的“黑飞”——即未通过工商注册的滑翔伞基地。一旦在这些地方出了事,受害者恐怕更难维护自身权利。
2015年10月16日,中国国际通用航空大会开飞仪式和飞行表演在陕西渭南蒲城内府机场举行。视觉中国 资料
滑翔伞是极限运动还是休闲运动?
既然问题已被暴露在阳光下,这项在我国方兴未艾的户外运动真的安全吗?
永安山基地的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周先生这样的情况只是少数,滑翔伞这么多年能够在中国推广的如此之快,正是因为其有一定的安全性。
“在极限运动(危险性)排名中它排在第47位,在越野自行车之后。”这位负责人认为滑翔伞并不属于极限运动,“它应该属于休闲运动,这和潜水的道理是一样的”。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滑翔伞世界杯总冠军马强的印证。他曾在知乎中提到滑翔伞是一种很休闲的航空运动,并不属于完全意义上的极限运动,它只是有一部分“极限”玩儿法而已。
“就像开汽车一样,大部分人都遵照交通规则在公路上开,这很轻松很休闲;但也有一少部分人喜欢开车去玩漂移、越野等等各种挑战,那开汽车也就变成‘极限’了。”
滑翔伞运动分为休闲飞行和竞赛飞行,执照从A到E有五个级别,其中A和B是娱乐级别,而从C开始则属于竞赛级别,也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极限运动。
“在正确的操控下,起飞和降落的感受如同上下楼梯一样轻松简单。”马强认为无动力滑翔伞是慢速地漂浮在空中,是人们在闲暇时消磨时光的方式之一。
由于对风力和风向的要求严格,滑翔爱好者在飞行前要随时监测风速寻找起飞时机 。视觉中国 资料
保障安全,我们该如何做?
那么对于喜爱滑翔伞的朋友,如何才能保障自己的安全呢?永安山基地的负责人给出了她的建议。
对于没有证书的普通市民而言,飞行时必须由专业教练带去体验。对于想要自主飞行的滑翔伞爱好者则必须经过严格培训,并考取《滑翔伞的飞行证书》。
“找专业的教练去学习,在还没有达到成熟水平的时候,可以在教练的陪同下进行。如果在其他场地飞,最好听从本场其他飞行员的建议和指挥。”
作为国家体育总局授权的中国滑翔伞队训练基地,永安山也有着一套严格的培训流程,“先进行理论、空中模拟,以及地面控伞等专业技术的学习,基础打牢后才会让学员单独飞行。”
该负责人还强调,即便是单独飞行或到其他场地飞行,教练员也会一直跟着,直到他们有自主飞行的能力了,基地才会让他们去各个场地飞。
除了谨遵教练的指示外,滑翔伞爱好者自己也要注意保护自身权益。
在事故发生后,大尖山基地的负责人徐先生就认为基地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理由是按照圈内的“潜规则”,飞行者每次飞行必须对自己的飞行后果负责。
就此问题,澎湃新闻记者采访到了资深律师方正宇。在他看来,这件事要从两个角度来看,一是看双方有没有签订合同,二是看基地有没有管理责任。
方律师认为,事故的主要责任还要看周先生自己的驾驶或是设备是否出现了问题,比较有争议的则是滑翔伞基地需不需要承担一部分责任,“现在判定起来会有一些难度。”

更多专业跑步健身内容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号:sijiabenpao或搜索公众号:私家奔跑。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滑翔伞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