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闻|暂停特朗普“限穆令”,地方法院裁决为何适用全美?

上海观察

2017-02-07 10:07

字号
誓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特朗普总统,日前却因移民限令在国内碰了一个大钉子。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上周日驳回了司法部要求立即恢复执行特朗普总统入境限令的请求。这是特朗普上任后遇到的重大挫败。那么,特朗普颁布的“限穆令”还有戏吗?会否最后沦为一纸空文?
地方裁决为何适用全国?
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东方IC 资料
此前,美国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方法院法官詹姆斯·罗巴特在3日裁决,在全美范围内暂停实施特朗普颁布的限制7个穆斯林国家的移民入境的行政令。
据《赫芬顿邮报》报道,罗巴特在判决时质疑特朗普行政令的依据,他认为特朗普的行政令“应基于事实,而非虚构情节”。政府拿“9·11”恐怖袭击作为禁令的理据,但事实却是并没有来自这七国的公民曾在美国本土策动过袭击。
在华盛顿州司法部长鲍勃·弗格森看来,特朗普的这项行政令违宪——在没有合法程序的情况下,剥夺那些具备合法证明的入境者的旅行权利。并且行政令明显指向穆斯林,有宗教歧视之嫌。
针对罗巴特的裁决,美国司法部立即出手反击,在4日向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要求推翻罗巴特的裁决。司法部表示,罗巴特法官的裁决是对总统在国家安全事务上采取措施的“事后批评”(second guess),而且做得过头了。司法部辩称,只有总统才能决定谁能进入和留在美国。
在这部“斗法”大戏中,让人好奇的是,作为地方法院法官,罗巴特的“地方裁决”为何要让全国遵守?
分析人士认为,一方面,这是基于罗巴特所在法院的权威。美国法院大致分为联邦和州两个体系,两个系统相对独立,被赋予的责任和管辖范围也各不相同。罗巴特所在的地方法院属于联邦法院体系,权力由美国宪法赋予,联邦法院有比各州地方法院更高的权威。
另一方面是因为,一州居民在全美有居住和迁徙自由,不能限制他们的出入境自由,这是一件涉及全国范围的事情,不能局部处理。
此外,美国属于英美法系,特点是遵循“判例法”。简单说来,判案就是“萧规曹随”,依据以前法官的判决前例。罗巴特在判决书上写道:“根据以往判例,和移民相关的法律应该在全美以同等程度执行。”
特朗普还有什么牌可打?
目前,除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已对入境限制令提起诉讼外,弗吉尼亚州、夏威夷、密歇根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等也对入境限制令采取相应法律行动。16个州的司法部长也已联名提出抗议。特朗普面临的司法压力不可谓不小。
如果特朗普执意推行“限穆令”,在接下来的“斗法”中还有什么牌可以打?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美国司法部接下来可能基于紧急情况上诉最高法院。
美国联邦法院体系分为三级,从高到低依次是最高法院、上诉法院(也称巡回上诉法院)和地方法院。
联邦法院的审理内容主要包括和宪法、法律条约、外交官和公务员、州与州之间纠纷、破产、海洋事务和人身保护令相关的案件。
原告一般先在地方法院提交诉状,如果对判决不满可以向巡回上诉法院上诉。美国司法部这次就是这么干的,针对罗巴特的裁决,司法部翌日就向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出上诉,要求“冻结”裁决。
巡回上诉法院通常关注法律适用性而非事实或证据。如果原告在巡回上诉法院败诉,那么还可以向最高法院上诉申请判决。
据BBC报道,第九巡回上诉法院已要求控辩双方在周一期限前提交更详细的证据材料。巡回上诉法院的最终裁决结果最快或在下周揭晓。
《今日美国报》称,特朗普要赢得这场司法对决并不容易,因为审理上诉的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中18名法官是由民主党总统任命的,只有7名由共和党总统任命。
特朗普若叫板高院会怎样?
按照美国法律程序,有权推翻总统行政令的只有两大力量,一个是国会,另一个是联邦最高法院。美国媒体认为,由共和党把控的国会参众两院很可能会支持特朗普的行政令。因此,入境限制令能否落地可能最终取决于最高法院的裁决。
目前来看,最高法院的判决还存在一些变数。美国最高法院有9个席位,目前有8名法官,其中4人属于自由派,另外4人为保守派。特朗普近期提名保守派法官尼尔·戈萨奇填补空缺席位,戈萨奇将在一个半月后在国会听证会上“过堂”。如果提名在行政令案件提交到最高法院之前获通过,则美国联邦政府赢面略大;如果提名没有通过或者通过较晚,则州政府方赢面更大。
假设最高法院最终裁决州政府胜诉,特朗普会否无视最高法院权威,一意孤行?这样会否引爆一场舆论所担心的宪法危机?
这在美国历史上并非没有先例。确实出现过“霸道”总统抗衡高院判决,最终导致政府机构与司法系统之间的冲突,使国家面临宪法危机的威胁。
《华盛顿邮报》称,美国前总统安德鲁·杰克逊也是一位具有民粹主义倾向的“霸道”总统。在他执政期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马歇尔曾以违背联邦条约为由驳回一项佐治亚州的州法,该法允许没收印第安土著切诺基人的土地。杰克逊无视最高法院的决定,他有一句广为流传的话是:“约翰·马歇尔做出的决定,就让他自己去执行吧!”
据美国学者弗兰克·波默斯海姆的说法,尽管杰克逊是否说过这句话,在历史上尚有争议,但是杰克逊支持佐治亚州法律对切诺基人土地的占有却是不争的事实。在当时情况下,只有使杰克逊确信宪法危机不符合国家利益,才能避免宪法纷争。
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林肯总统也曾与最高法院“杠”上。约翰·梅里曼是来自马里兰州的州立法委员,由于他企图阻止联邦军队从巴尔地摩前往华盛顿而被联邦军逮捕拘押。梅里曼的律师以宪法规定的“人身保护令”( habeas corpus)为由寻求联邦最高法院介入审理此案。但是,林肯却决定暂停执行人身保护令,继续关押梅里曼。
时任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罗杰·坦尼做出裁决,称林肯总统无权中止人身保护令。对此,林肯没有立即回应,也没上诉,或下令释放梅里曼。但是,林肯后来还是做出反击,坚持有必要暂停执行人身保护令以便镇压南方的叛军。
5年之后,最高法院最终支持坦尼的判决,表示只有国会有权中止人身保护令,同时公民不能受到军事法庭的胁迫,即使在战争时期。
佐治亚州立大学教授丹尼尔·富兰克林认为,如果特朗普也走林肯这条路,那么特朗普可能会因藐视法庭而被拘留,然后提交众议院审议。富兰克林表示,在宪法层面,藐视法庭罪可轻可重,严重的话,特朗普或许会被弹劾。
圣·托马斯大学法学教授乔尔·尼克尔斯说,在走到弹劾这一步之前,更多的争辩可能不是发生在法官和特朗普之间,而是法官和特朗普手下的政府官员之间。
“法院判决是否得到服从的关键不是特朗普做了什么,而是政府官员是否决定服从判决,以及法官如何回应官员的不服从举动。”尼克尔斯说,如果政府官员拒绝执行法院裁决,那么法官有权发布一道“申明理由”(show cause)的法令,要求官员说明不执行裁决的理由。如果官员仍我行我素,那么他们也可能因藐视法庭而被拘留。联邦警察也将出动迫使官员执行最高法院裁决,否则后者将面临牢狱之灾,若走到这一步,将会引发危机。
《华盛顿邮报》还称,对于特朗普来说,另一个问题是,当与联邦法官发生冲突时,他是否会选择质疑法官的法律权威。那些附和特朗普的政府机构是否会对特朗普亦步亦趋,无视法院裁决。报道称,鉴于特朗普目前针对法院和法官的攻击性言论,以及他渴望借“限穆令”的案子树立自身权威,这些都意味着出现上述情况并非毫无可能。
BBC认为,最明智的做法是,总统最终迫于压力修改行政令,而不是试图捍卫自身权威。但其中一个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是特朗普是一个固执的人,他会否知难而退将是未知数。
(原题为《上诉法院“杯葛”司法部,特朗普“限穆令”还有戏吗?》)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入境限制令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