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上诉法院举行特朗普“限穆令”听证会当庭未判:本周给结论

澎湃新闻记者 辛恩波

2017-02-08 11: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东部时间2月7日下午6时(北京时间8日上午7时),位于美国旧金山的第九巡回上诉法庭就特朗普移民禁令的法庭裁决举行听证会,听取美国司法部与华盛顿州、明尼苏达州的口头陈述。
据CNN报道,听证会结束后,第九巡回上诉法庭法官表示,当晚不会就该案作出裁决,但是他们将会在本周作出结论。
按照此前安排,该案双方分别用30分钟各自阐述自己的意见。华盛顿州副总检察长诺亚·珀赛尔(Noah Purcell)代表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发言,奥格斯特·弗林杰(August Flentje)则代表美国司法部发言。
听取本案双方陈述的三名法官
听取本案双方陈述的三名法官分别是小威廉·C·坎比(William C. Canby Jr)法官,理查德·克里夫顿(Richard Clifton)法官以及米歇尔·塔琳·弗里兰德(Michelle Taryn Friedland)法官,其中弗里兰德法官是此次听证会的主持法官。
1月27日特朗普颁布行政命令,美国将在120天内暂停所有难民入境;在90天内暂停伊朗、苏丹、叙利亚、利比亚、索马里、也门和伊拉克7国公民入境;无限期禁止叙利亚难民进入美国。这一行政命令引发争议。
美国当地时间3日晚间,华盛顿州西雅图一名联邦法院法官暂时叫停了特朗普对移民和旅行的限制命令,该联邦法院的这一裁决在全美有效。美国司法部于2月4日向旧金山的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提起上诉,要求立即推翻这项裁决。5日,美国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驳回了美国司法部的申请,拒绝立即恢复特朗普的移民入境禁令,并要求双方6日提交更多的陈述文件。
司法部:驱逐外国人是总统权力范围内的
听证会以司法部代表奥格斯特·弗林杰的发言开始,他强调特朗普禁令是出于国家安全的目的。
弗林杰称,禁令中所涉及的7个国家有“重大的恐怖主义存在”,或者是“恐怖主义的安全港”。弗林杰形容,特朗普的移民禁令是“暂停”那些来自“构成特殊风险”的国家的旅行者入境。
弗林杰表示,在“9·11”之后,“大量外国出生的人”涉及犯罪或者被定罪。当被弗里兰德法官问,是否有任何证据显示禁令所列国家与恐怖主义之间存在联系时,弗林杰表示“这七个国家构成的恐怖风险足够大”,并表示特朗普认为存在真实的风险。
另一名听取陈述的法官坎比指出,来自名单所列七国的人没有签证已经不能进入美国了,并且受到“通常的调查”。坎比反问,有多少“联邦罪行”是由来自这7国的人犯下的?坎比指出,并没有。
弗林杰还从总统权限的角度证明禁令的合法性,称出于国家安全的原因,特朗普有权暂停“外国人”入境。“这就是我们的总统所做的……明显合宪。”弗林杰说,“驱逐外国人是我们主权的基本行动……是在国会和总统的权力范围之内的。”
弗林杰坚持说,地方法院的命令太宽泛,给予“从来没到过美国”的人权利。弗林杰指责,地方法官的裁决“破坏了平衡”。弗林杰在回答弗里兰德的提问时称,特朗普的命令是不可以复审的。
此外弗林杰还宣称,州作为第三方没有权利挑战这一禁令。但是法官援引了几个案例,在这些案例中涉及的州虽然没有受到直接的影响,但是依然能够代表其公民进行诉讼。
另外,法官问弗林杰,总统是否可以简单地说“我们不会让穆斯林进来。”弗林杰则回答说,“总统的命令不是这样的”。弗林杰坚持表示,移民禁令不是一个基于宗教的歧视性命令。
华盛顿州:移民禁令背后的动机是宗教歧视
弗林杰发言结束后,华盛顿州副总检察长诺亚·珀赛尔代表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发言。珀赛尔表示,上诉法院应该拒绝司法部的上诉,不过法官表示不理解。
珀赛尔说,移民禁令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家庭被分离,长期定居者不能出国旅行。有很多的税收流失。”珀赛尔说,更加宽泛的伤害仍然涉及公众利益。“它影响到每一个人。”他还表示,华盛顿州和明尼苏达州胜诉的机会很大。
在听证会发言中,珀赛尔抓住特朗普移民禁令存在宗教歧视的观点不放,指出法庭应该注意特朗普移民禁令背后的动机。
法官问珀赛尔,在华盛顿州公民中受禁令影响的公民占多少。珀赛尔回答说,“估计有几千人”。他说在美国有大约50万合法居民来自禁令中所涉及的七个国家。但是他表示目前还不清楚这些合法居民是否受到禁令的影响。
不过克里夫顿法官对于所谓的“宗教歧视”并不十分确信,他表示禁令所涉及的国家只占穆斯林世界的一小部分,克里夫顿法官估计“不足15%”。而对于克里夫顿的这一数字,华盛顿州副总检察长珀赛尔则表示,没有计算过。
克里夫顿法官说,这七个国家与恐怖主义有关联,而且“很难否认”恐怖主义中存在宗教因素。
珀赛尔则表示,两州不需要证明移民禁令伤害所有穆斯林,但是禁令背后的意图是对穆斯林的歧视。
珀赛尔说,现有的签证限制和移民禁令“非常”不同。他不认为现有的签证限制是宗教歧视。而特朗普的移民禁令背后的动机是“这样做对一个宗教比另一个宗教有利”。
克里夫顿法官指出,此前的一些命令也存在基于国籍的歧视,例如古巴,但是并没有针对这方面的挑战。而珀赛尔则回答说,这样的案例“窄得多”。
克里夫顿法官指出,外交政策“一直是”以不同的方式对待不同国家的人,我们对待朝鲜人和法国人就不一样。
听证会结束后,第九巡回上诉法庭法官表示,当晚不会就该案作出裁决。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入境限制令,第九巡回法庭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