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教授:《功夫瑜伽》的成功得益于“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

范志忠/中国电影报

2017-02-10 09:18

字号
《功夫瑜伽》剧照
1
丁酉鸡年,中国电影的开局,可谓红杏枝头春意闹。
在2017年除夕至大年初六的春节档,全国电影票房高达33.56亿,同比2016年的30.88亿增长8.68%,一举成为中国电影历史上票房最好的春节档。
作为中国电影年度票房的黄金档,春节档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业界人士曾根据影片题材、卡司阵容、人气以及片方实力和票补等因素,将周星驰、徐克联袂制作的《西游伏妖篇》列为鸡年春节到最具票房竞争力影片,该片一度被传保底票房高达令人瞠目的30亿;而成龙主演的《功夫瑜伽》,虽然是一部中印两国跨国制作大片,但由于2016年贺岁档《铁道飞虎》已经被消费过一次,不仅被认为不能与《西游伏妖篇》争锋,甚至被认为无法与高话题关注度的王宝强的《大闹天竺》相抗衡,在春节档票房竞争力只能屈居第三。
但是业界的预言,只是在大年初一得到印证,《西游伏妖篇》3.65亿,创下了中国电影最高单日票房纪录;《大闹天竺》1.93亿,位居第二;《功夫瑜伽》1.41亿,名列第三;大年初二,《功夫瑜伽》就以1.26亿超过《大闹天竺》的1.14亿,而上升到第二位;在大年初四,《功夫瑜伽》以1.52亿一举超越《西游伏妖记》1.49亿,高居单日票房榜第一位,并在此后数日一直稳定地占据着单日票房榜的冠军位置。
有专家认为,由于鸡年春节档上映的影片普遍存在票补现象,因此,春节档前三天,观众对影片的选择,往往跟着排片走,具有较大的盲目性;三天之后,观众才有可能根据各影片的口碑和影响,进行相对理性的选择和判断,春节档的影片,其质量和品质才开始逐渐发挥作用。因此,成龙主演的《功夫瑜伽》,在竞争激烈的鸡年春节档成为逆袭黑马,自然格外耐人寻味。
2
西班牙学者奥尔特加·加塞特在《大众的反叛》一书中指出,现代大众有几个基本特征:
首先是他们数量极大,拥挤在城市的各种场所里;其次,他们失去了个人和小群体的独特个性和生活方式,因而在各个方面表现出明显的一致性。用他的原话说就是“大众是平均的人。”“平均的人”意味着他们具有平均一律,千人一面的共同属性 ,而不是像“少数人”那样与众不同。在消费社会,大众逐渐取代传统的社会精英,成为社会文化各个领域的支配力量。
《功夫瑜伽》的成功,恰恰就在于其对大众文化消费逻辑的准确把握。《功夫瑜伽》中的所谓“功夫”,即成龙所代表的功夫喜剧,天然契合于春节档合家欢的氛围。
众所周知,20世纪七十年代末,自幼接受京剧舞台训练的成龙,在其主演的《蛇形刁手》《醉拳》等一系列功夫影片中,一改传统功夫片的硬汉形象和血腥风格,大胆借鉴了京剧舞台表演与好莱坞默片时期的喜剧动作特点, 结合了京剧和杂耍的元素,强化节奏, 形成了明朗、诙谐、和善、快乐这一独特的表演风格,开创并引领了近四十年功夫喜剧之风潮。
值得注意的是,《功夫瑜伽》成龙所饰演的主人公,沿用了2005年出品的影片《神话》中男主人公Jack的名字和他的考古学家身份,在办公室,挂着《神话》女主人公“玉漱公主”的画像,片尾歌舞,则是《神话》歌曲的新编……《功夫瑜伽》与《神话》的这种互文性,不仅使得影片具有了浓郁的怀旧风格,而且意味着《神话》那样轰轰烈烈的爱情,在《功夫瑜伽》中只能是此情可待成追忆。毕竟,《功夫瑜伽》中的成龙,在现实生活中业已60余岁了。
很显然,借助于《神话》互文,《功夫瑜伽》巧妙地将爱情悬置起来,影片也因此专注于演绎“寻宝探险”这一母题。自斯皮尔伯格《夺宝奇兵》以来,“寻宝探险”就成为商业大片满足大众文化消费的重要叙事模式,它以惊险、离奇、神秘的故事情节,唤醒人们对探索未知事物的好奇与渴望,点燃观众对财富直观想象的原始欲望与梦幻。
《功夫瑜伽》在一张千年地图吸引下,Jack和挚友的儿子李琼斯、助教小光组成“寻宝小分队”,展开了探寻“神秘宝石”的惊心动魄的全球冒险历程。影片在情节叙述上或许存在生硬之处,但是,影片在场景营造上显然精益求精,尤其是冰川乱战、迪拜追车、土狼围剿和庙 堂终极战四场重头动作戏,影片设计新意迭出,极尽渲染,从大漠金戈打入冰岛潜入神秘冰穴,从迪拜飙车打到印度大战土狼,营造出极富视听感官冲击力的影像奇观。
《功夫瑜伽》中的“瑜伽”,源于古印度,是古印度六大哲学派别中的一系,探寻“梵我合一”的道理与方法,并在现代社会中发展成为关于身体、心理以及精神的修身养心方法。
在影片中,瑜伽作为印度文化的符号与象征,不仅为影片的“寻宝探险”平添了色彩斑斓的异域风情;更重要的是,它提供了一种“发现自己、世界与自然三者合为一体”的立场与观点。
瑜伽的这种立场与观点,与成龙功夫喜剧所潜含的“个人英雄主义与救世情怀”,各具特色却息息相通,具有广阔的互动与对话的可能。《功夫瑜伽》中的大结局,正是在这种哲学观念的感召下,在好人战胜坏人,正义战胜邪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种大团圆结局的封闭文本中,在洋溢着印度歌舞风情的氛围中,尽情地载歌载舞,以最大限度地满足春节期间大众的审美快感。
3
“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号召,促进中印文化交流”,《功夫瑜伽》中成龙饰演的男主角所说的这句台词,揭示出该片的成功,得益于国家“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
2014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度时曾表示,中方愿意同印方共同制定中国—印度文化交流计划,扩大文化、教育、旅游、宗教、影视、媒体、人力资源等领域交流合作。2015年5月印度总理莫迪访华之际,在“中印电影合作交流新闻通气会”上,首次正式公布了包括《功夫瑜伽》在内的中印合作电影项目。
作为全球银幕数第一、年度电影票房第二的中国,与全球年度电影产量第一的印度,其合作无疑具有广阔诱人的前景;但是,与日趋成熟的中美合拍相比,中印合拍显然尚处于探索阶段。
由于中国电影人所接触的,主要是来自美国好莱坞、前苏联或者欧洲电影的工业话语体系;而对自成一体的印度宝莱坞电影工业制作流程,则显得较为陌生。因此,中印双方对电影本体、类型的理解以及两国相关法律的表述等,都存在较大的差异性。
例如,《功夫瑜伽》在洽谈过程中涉及的发行区域界定,通常理解中的华语地区多指港澳台,最多辐射到东南亚;但印方习惯以为印度语地区为划分,不但包括印度本土、北美、欧洲甚至中国香港等影院有印度语影片放映的国家及地区都算在其中。
据介绍,当印方要求享有在印度语地区的拍摄决定权时,《功夫瑜伽》的中方代表着实有些发懵,因为这是以往与其他国家合作过程中从未遇到过的划分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中印双方《功夫瑜伽》合作谈判存在诸多困难与挑战,但是,制片人张逸松认为,问题的核心,在于对方在主题表达上“能否认同影片的成龙标签,而不是中印合作下简单的宝莱坞电影”。
毋庸置疑,中方制作人员之所以坚守这一立场,有其深刻的现实基础。
一方面,以功夫片著称的成龙,其主演的电影全球总票房已经超过200亿元,为华人演员之首。《红番区》《尖峰时刻》系列电影在好莱坞乃至全球大放异彩,更是奠定其国际电影巨星的地位,2016年成龙获得奥斯卡终身成就奖,这也是首位获此殊荣的华人演员,因此,《功夫瑜伽》最大的主角和市场卖点,无疑就是成龙。
另一方面,近年来,随着中国电影与境外电影合作日趋增多,中国电影人业已越来越熟悉世界电影工业的制作体系和话语规则,中国电影在对外合作中,不再只是一种配角和点缀,而是完全有能力支配和掌控影片制作的话语权。
据报道,在国际市场上,《功夫瑜伽》的表现也同样可圈可点可。在马来西亚,《功夫瑜伽》以270万马币打破了中文影片在农历新年单日的票房的新纪录,在新加坡,也以50万坡币夺得中文片票房冠军,成为贺岁档华语片海外票房冠军……在这个意义上,《功夫瑜伽》的成功,无疑也就成为“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电影“走出去”的文化自信的一种写照和象征。(作者为浙江大学国际影视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原题为《名家 | 浙大教授:《功夫瑜伽》是“一带一路”语境下中国电影的跨国制作》)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一带一路,功夫瑜伽

继续阅读

评论(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