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韬志略|马蒂斯访日后安倍又访美,亲密背后暗藏关键分歧

澎湃防务特约撰稿 方晓志

2017-02-11 17: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热点新闻:据共同社2月9日报道,继美国防部长马蒂斯2月4日访问日本结束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当天启程前往美国访问,并于10日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其就任后的首次会谈。预计双方涉及防务安全的核心议题将包括所谓“钓鱼岛共同防卫”、驻日美军经费分担、驻日美军基地搬迁等重要内容,以强化双方作为“不变原则”的同盟关系。
点评:近年来,随着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不断深化,日美两国防务合作领域大幅拓展,关系不断升温。特朗普上台后,宣布要对现有亚太政策做出调整,实施“美国优先”的战略收缩,使得日本对两国关系未来发展产生了较大的疑虑。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首访选择亚太,并在防务问题上对日本做出了相关承诺,从一定程度上表明特朗普政府仍然非常重视亚太地区以及美日同盟关系。安倍选择此时访美,最主要目的就是进一步确认和稳固马蒂斯访日期间所取得的成果,并将自己的安全与美国更加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日本:展示牢固同盟关系,确认美对钓鱼岛防卫义务
日美同盟是日本维护国家安全的基石。对于此次安倍访美,日本专门制定了方针,努力找出与特朗普在基本立场上的一致。鉴于特朗普在就职演讲中提到了要强化“很久以来的同盟”,日本认为“很久以来的同盟”也应当包括美日同盟,所以可以通过加强“新时代同盟关系”名义,进一步深化两国关系。
在稳固和深化两国同盟关系的过程中,日本一直寻求将美国对中国钓鱼岛承担所谓“共同防卫义务”作为检验两国关系的“试金石”和突破口。根据《日美安保条约》第5条规定:“缔约国的每一方都认识到:对在日本管理下的领土上的任何一方所发动的武装进攻都会危及它本国的和平和安全,并且宣布它将按照自己的宪法规定和程序采取行动以应付共同的危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包括总统奥巴马、国务卿克里、国防部长哈格尔和卡特等均曾就钓鱼岛问题做出公开表态,妄称“钓鱼岛适用于《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
此次马蒂斯访问期间再次重申这一立场,并称《美日安保条约》第5条的重要性一如既往,10年后也不会改变,继续支持日本对中国钓鱼岛的所谓“管辖”,如同给日本吃了一颗“定心丸”。此次安倍访美,必然会在首脑会谈上向特朗普进一步明确钓鱼岛“属于”日美安保条约的适用范围,并以此为抓手讨论美日如何携手深化同盟关系的方针。
此外,此次安倍访美还会向特朗普强调联合遏制中国的重要性,希望美国继续加强在西太,特别是在南海地区的军事存在,以便从中渔利。实际上,在与防长马蒂斯的会谈中,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已经表达了希望美方继续关注南海局势发展、并设法遏制中国海洋活动的愿望,甚至主动向马蒂斯请缨来“支援”美军的“航行自由作战”行动。虽然她并没有公开阐述“航行自由作战”到底是指什么样的作战行动,但其意图是清晰的,那就是煽动美军在南海投入尽可能多的军事力量对中国进行威慑,以缓解日本在东海钓鱼岛方向的压力。
美国:调整深化盟友关系,帮助实现亚太战略目标
特朗普早在竞选期间,就宣称要大幅调整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实施战略收缩,但上台后迄今尚未制定出新的亚太安全战略,因此只能暂时延续原先政策,并通过与日韩等亚太盟国相互沟通来了解地区形势和盟国想法,从而为未来中长期计划论证做准备。鉴于亚太地区国家对特朗普的亚太战略普遍存在疑虑,此次美国派出马蒂斯首访亚太,旨在向日本、韩国及亚太各个国家和地区释放信号,表明美国会继续重视亚太及盟友关系,以安抚亚太地区盟国。
此外,美国还希望通过强化日美同盟关系,使日本承担更多的驻军费用。特朗普所倡导的“美国优先”政策体现在盟友关系上,就是要让盟国为美国分担更多的责任,出更多力,花更多的钱。目前,美国经济债务缠身,国家债务达20万亿以上,但特朗普还是执意要求增加军费进行扩军,资金缺口非常大。因此,特朗普将视线转向了盟友,要求相关盟国来为其驻外美军“买单”。例如,特朗普认为,北约中有22个成员国未能达到军费占国内GDP2%以上的成员国标准,而日本的防卫开支也仅占1%左右,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而事实上,根据1960年日美签订的《驻军地位协定》规定,日本向驻日美军提供的支持仅限于“设施和场地”,目前日本已经以“体贴预算”的名义承担了驻日美军75%的费用。即便如此,特朗普仍然不满足,寄希望于同日本进行协商,让其把驻日美军的费用全部承担起来
最后,美国加强与日本的防务关系也意在牵制中国。特朗普对于目前美国的南海政策和台海政策仍存有疑虑,认为美国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基本全盘接受了台湾地区和南海等中国核心利益要求,却没有获得中国对美国核心利益的照顾,因此公开表示要“牵制中国”。尽管马蒂斯在日本曾表示目前暂无需以军事手段解决南海问题,但这并不表明美国放弃了其在南海的既定战略目标,美军“卡尔·文森”号航母战斗群和B-52、B-1B、B-2等先进战略轰炸机也随之抵达亚太地区,丰富了美国介入南海问题的手段。日本是美国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盟友,也是美国部署在中国周边永不沉没的“军事基地”,美国要想维护全球霸权地位,实现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战略,在亚太地区离不开日本的通力合作。而日本对中国可能获得南海战略主动权也同样保持警惕,美日之间不谋而合、一拍即合。不难预见,美日接下来很可能会在南海采取更多针对中国的动作,未来也不排除美日联合“巡航南海”的可能性。
未来发展:双方各怀鬼胎,安倍此行难有实质性成果
首先,日本加强与美同盟关系,其根本目的是增强军事实力,扩大地区影响力,甚至要摆脱美国控制,成为一个“正常国家”,这一点美国也看得很清楚。美国智库近期曾发布报告说,出于国家利益考虑,美国必须要警惕正在右倾化的日本,因为一个急速向右转的日本有可能会搅乱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整盘棋美国出于“借力”需要,一方面可以给予日本些甜头,允许日本通过“重塑”日美同盟来“拉大旗作虎皮”,但另一方面,美国绝不可能让日本与其“平起平坐”,使其走上军国主义老路,更不允许出现“主子为仆人火中取栗”的局面。如若不然,正像美国一些媒体指出的,华盛顿无异于自己打开“潘多拉盒子”,不仅伤害亚洲国家,美国最终也难以幸免。
此外,对于日本来说,目前美国所提出的一些要求也远远超出了日本的预期,难以满足。由于美国实力正在相对衰弱,日方担心打着“美国优先”旗号上台的特朗普,会以同盟关系要挟日本,提出新的要求。此次安倍访美的一个重要议题就是讨论日本承担美国驻军费用与驻日美军重组问题。早在特朗普竞选期间,就提出了日本应负担更多美国驻军经费,而此次马蒂斯访日,在该问题上也没有实现明显进展,可见日本的谨慎与矛盾。从目前情况来看,日本并未承诺增加驻日美军费用的负担比例,仅仅是答应尽快解决普天间基地问题,但由于日本中央政府与冲绳地方政府的纠纷并未平息之际,这种承诺对于美国而言缺乏可信度。因此,双方在驻日美军费和普天间基地问题上很可能还会有多轮讨价还价的过程。
最后,日美双方在相关地区安全问题上也存在着较多分歧。亚太地区争端复杂,牵涉到美国的多种利益与战略布局,美国一直对此非常谨慎并有所顾忌,特别是提防被日本拉下水。例如,在南海问题上,马蒂斯所称的“航行自由”与稻田所称的“航行自由作战”就有着重要区别:马蒂斯虽然表示美国海军会继续在南海实施“航行自由”行动,但同时补充在目前形势下,没有任何必要采取激烈的军事动作,美国需要做的是尽力通过外交手段解决问题,这实际上是回绝了日本希望美国在南海采取“航行自由作战”的要求。此外,在日本最关心的“钓鱼岛共同防卫”问题上,虽然马蒂斯在访日期间重申了钓鱼岛“适于美日安保条约规定”,但并无太多新意,实际上只是继承了奥巴马政府的一贯模糊表态做法。而从美国对外用兵干涉的历史来看,美国从来没有肯为其它国家利益卖命的先例,在钓鱼岛问题,美国直接出手相助日本的可能性并不大,难以达到日本的期望值。因此,此次安倍的跨太平洋之旅更多具有象征性意义,而很难取得重要的实质性成果。
兵韬志略是由南京国际关系学院外军研究中心副主任方晓志为澎湃防务栏目开设的个人专栏,盘点一周重大防务事件,评点信息背后暗藏的玄机,剥茧抽丝、拂尘见金,每周一期,不见不散
责任编辑:杨一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兵韬志略,美日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