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农家抗癌女白茹云的“诗意人生”:冷暖由他若等闲

郝烨、张鹏翔/中新社

2017-02-11 14:28

字号
中新社邢台2月11日电,白茹云在外人面前始终保持着坚强的形象,若不与之深谈,很难想到,这位40岁的农妇6年前曾罹患淋巴癌。她说自己现在虽是带瘤生存的状况,但仍觉幸运,“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白茹云认为,这便是她该有的人生态度。
2017年年初,中国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让这位来自河北省邢台市南和县郝桥镇的农村妇女被观众熟知。在2月6日播出的第九场比赛中,白茹云全程淡定答题,不骄不躁。尽管最终以微小差距惜败,但人们还是被她的淡然气质和个人经历所打动。
白茹云在家中读诗词。 新华社记者 曹国厂 摄
1977年出生的白茹云是家中长女,父母农作时,她就在家照看弟妹。二弟8岁时脑中长了瘤,发作时便会打自己的头。白茹云说,她想办法安慰弟弟,就开始给弟弟背诗,弟弟听了就安静下来,“正是那段时间,让我积累了很多诗词。”
尽管与诗词最初的结缘并不美好,但白茹云始终认为,在诗词中她可以品尝到人生的喜怒哀乐,并能从中汲取力量。
2011年,白茹云被确诊患上淋巴癌。在县城当保安的丈夫每月收入1500元人民币,夫妻俩的收入无法支撑治疗费用。住院期间,为了节省开支,白茹云没有让家人陪床。她买了一本《诗词名句鉴赏辞典》,在一年多的住院时间里,独自将整本书看完。
化疗之后的白茹云,听力下降,声带也受到了影响。但她更愿将自己的感悟化成杜甫的诗句,“多病所须唯药物,微躯此外更何求。”白茹云认为,每个人都要经历一些波折,“这些并不算什么。”
为了治病,白茹云家中已欠下3万元的债务,但她仍期望在能力范围之内,穿上最好的衣服登台。亮相《中国诗词大会》前,白茹云专门向女儿借了一件羽绒服,“已经不太在乎美丑了,但也不能太邋遢。”
白茹云在家中展示多年来抄写的诗词。 新华社记者 曹国厂 摄 
“人生自有诗意。”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康震认为,如果陶渊明的“此中有真意”中含有玄妙之意的话,那么白茹云的经历就体现了她对诗词的真意。
尽管日子清贫,白茹云还是用自己的方式继续着她的“诗词之路”。她习惯从电视和女儿的课本中摘抄诗句,在“摘抄本”上白茹云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古诗词。她告诉记者,自己常把本子带在身上,空闲时就拿出来看看。
如今,白茹云不仅背诵诗词,还时常作诗,一天最多时能写两三首。“胸有佳肴盛万种,心头酸辣味千般。人间捧腹俱欢笑,冷暖由他若等闲。”白茹云说,倘若没有诗词,或许她的人生会是另一番景象。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在《中国诗词大会》一出场时,白茹云就念出了清代书画家郑板桥的诗句。南京师范大学教授郦波评价白茹云称,“那是一种跨过重重困难之后的胸怀和淡定的气魄。”
(原题为《河北农家抗癌女白茹云的“诗意人生”:冷暖由他若等闲》)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白茹云,诗词大会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