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自备电厂“井喷式”发展:威胁电网运行,影响冬季供暖

熊聪茹 刘兵 杜刚/经济参考报

2017-02-20 08:37

字号
近年来,我国能源、资源大区新疆积极实施优势资源转换战略,变资源优势为经济优势,吸引了大批电解铝、煤化工等高耗能企业进驻新疆并配套建设自备电厂,分享新疆廉价能源资源带来的“红利”。截至2016年底,新疆自备电厂装机容量已居全国第一,发电量占新疆电网用电量6成以上。而记者采访了解到,在当前经济增速放缓、电力严重过剩的形势下,新疆自备电厂的“井喷式”发展导致新疆公用电源装机规模与消纳负荷倒挂,电网运行安全受到威胁,还影响到新疆冬季供暖保障和新能源消纳。
装机规模全国第一
“十二五”以来,新疆凭借丰富的煤炭资源,打造低电价优势,承接内地能源产业转移,低电价成为区域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撑点,不少高耗能企业来疆投资,纷纷建设满足自身用电需求的自备电厂。
记者从国家电网新疆电力公司了解到,截至去年12月,新疆自备电厂装机达2493万千瓦,居全国第一,高出排名第二的山东省近7成;自备电厂占新疆总装机30%以上,但发电量占新疆电网用电量的63%,与之相比,新疆公用电源占全网装机近70%,发电量却仅占全网用电量的37%。
在新疆规模最大的煤电煤化工基地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记者采访了解到,神火、东方希望、宜化等20多家电解铝、煤化工企业以高耗能项目加自备电厂的方式落户,而公用火电只有神华准东电力电厂一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型煤电企业自备电厂负责人告诉记者,用当地露天煤矿质优价廉的煤自备发电,每度电直接成本仅七八分钱,加上人工和财务成本,比从电网用电节省一半多。
记者从国网昌吉供电公司了解到,由于当前电力需求疲软,准东经济技术开发区唯一的公用火电厂年发电小时数已从3年前的5600小时降到今年的3000小时,而其周边的自备电厂年发电小时数却在5000小时以上,还不用缴纳电价交叉补贴、政府性基金,真是“冰火两重天”。
准东及乌鲁木齐一些大型用煤企业的自备电厂负责人则认为,新疆远离内地,如果没有自备电厂等优惠政策,难以吸引产业转移,能源企业落户新疆后通过纳税和扩大就业也为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贡献。
记者通过多种渠道了解到,目前新疆仍有部分自备电厂没有取得国家核准,还有自备电厂未批先建,使用淘汰拆旧机组私自并网,与大电网解网实行孤网运行。
几家欢喜几家愁
据中电联统计,2016年上半年我国自备电厂装机容量同比增长15%,绝大部分自备电厂不参与电网调峰,部分自备电厂利用小时数比较高,2015年新疆、蒙西、江苏、河南境内自备电厂利用小时数都比统调机组高1000多个小时,这也进一步加剧煤电产能过剩的问题。
对于自备电厂占新疆电力总装机超三成的比例,国网新疆电力公司表示担忧,认为这一比例过高,会导致新疆公用电源装机规模与消纳负荷倒挂,使新疆电网安全受到威胁,并进一步影响冬季供暖保障和未来新能源消纳。
公用电源承担电网日常调峰任务,而目前新疆公用电源发电量仅占全网用电量的37%。由于自备电厂火电机组不参与调峰,新疆电网可调峰电源占全网装机规模已由2011年的52%降至去年的32%,调峰能力逐年下降。去年上半年,新疆电力公司售电量同比下降10个百分点,部分公用电厂被迫轮流停机。
“自备电厂长期以来在保障电网安全、调峰调频、消纳新能源、电价交叉补贴等方面没有公平承担社会责任,其故障率也远高于平均水平,一直影响着大电网运行安全。”新疆电力公司调度中心副主任杨永利说。
自备电厂占比过高还影响到新疆冬季供暖。记者采访了解到,新疆公用电源火电机组中,8成是热电联产机组。2012年以来,新疆采暖期热电联产机组供热面积从7500多万平方米增至1.39亿平方米,增加了83%。由于自备电厂占比过高,2015年新疆热电联产机组维持供热的最低发电量首次超过电网负荷,热电联产机组电量难被消纳,引发供热与发电之间的矛盾。
西北电力设计院测算,2016至2017年供暖期,新疆电网电力消纳空间将进一步缩小,调峰缺额将从供暖初期的80万千瓦涨至春节期间的230万千瓦,如果电网调峰矛盾继续扩大,居民供热需求将受影响,供暖期风光电并网也愈加困难。
新疆是国家确定的重要新能源基地。由于自备电厂不承担新能源消纳任务,新疆现有电力结构使新能源产业发展空间受到限制。2016年上半年,新疆弃风率、弃光率分别达44%和32%,风电和光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创历史最低。中船重工旗下的海为支油公司在新疆投资了29万千瓦新能源电站,公司负责人许晓峰表示,去年公司一半的发电量都是靠替代交易电量解决,即便如此,公司弃风率仍超过50%,弃光率近30%。
多措并举防范风险
面对新疆自备电厂“井喷式”发展带来的风险,多位业内人士建言,应及时加以调控,同时加快新疆能源综合改革试点,推进电力市场化,平衡多方利益,让不同体制电厂共同促进新疆经济社会发展,要评估并防范自备电厂比例进一步抬升后将造成的风险。
第一,严控自备电厂增量。国务院2015年出台的《关于进一步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规定,“在装机明显冗余、火电利用小时数偏低地区,除以热定电的热电联产项目外,原则上不再新(扩)建自备电厂项目”。业内人士建议,应合理控制新疆自备电厂增量,采取措施防止一些高耗能企业在尝到电力低成本的甜头后,继续扩建或新建自备电厂。
第二,促进自备电厂深度参与调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改委副主任李创军建议,短期内可扩大自备电厂与新能源替代交易,2015年新疆弃风弃光86亿千瓦时,而根据自备电厂目前近2500万千瓦的装机规模和平均近6000小时的发电小时数,只需让出10%的发电小时数,即超过100亿千瓦时,可有效解决新能源并网难题;同时激发自备电厂积极承担调峰、缴纳政府性基金等社会责任,将其视为平等市场主体参与大用户直接交易。
去年5月,除去哈密南至郑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配套的新能源电站和分布式发电站,国网公司将新疆所有符合准入条件的新能源企业都纳入与燃煤自备电厂的交易,产生交易的新能源总装机规模约为1600万千瓦,总交易电量达到50亿千瓦时。这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新能源限电的难题。
第三,扩大直购电规模,降低交易门槛。进一步放开售电侧和需求侧,减少计划电量,增加市场交易电量,上网电价由用户或售电主体与发电企业通过协商、市场竞价等方式确定,用户购电价格由市场交易价格、输配电价、政府性基金三部分决定。
此外,扩大跨省区电力交易规模。新疆电力公司副总经理赵青山说,现有疆电外送渠道每年可输送1000亿千瓦时,新疆电力总装机规模已达7600万千瓦,但疆内负荷只有2600万千瓦,建议继续扩大疆电外送规模,从根本上解决新疆电力过剩难题。
记者从今年初召开的新疆经济和信息化工作会议了解到,为化解电力消纳难题,今年起新疆将加快电力交易市场化改革,进一步扩大直接交易、双边交易和电能替代,交易规模分别达到100亿千瓦时;推动出台电采暖电价政策,加快电能替代,推进电气化新疆进程取得新突破,进一步提高清洁能源消费比重;加快推进跨省外送电工作,全力推进“电力援疆”,力争外送电量达到450亿千瓦时。
(原标题:新疆自备电厂“井喷式”发展藏风险 威胁电网运行安全,影响冬季供暖保障和新能源消纳)
责任编辑:贺梨萍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自备电厂,新疆,井喷式,电网运行,冬季供暖,新能源,澎湃,澎湃新闻

继续阅读

评论(33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