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评城(4)|如何重新连接城市与农村

哈利·邓·哈托格 赵雅薇 译

2017-02-23 14: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当我初来上海时,首先冲击我的一件事情就是,发生在城市每一个角落的多样生活方式。从农村到来的农民刚下火车,坐在装着土豆的麻袋上,旁边是优雅的白领丽人们在电话中闲谈着。这让我想到了“大熔炉”纽约,来自社会不同阶层的人每天都被混合在一起。
上海是一个既未来主义又传统的城市。她是国际化的大都市化,但也保留了很多质朴的元素,从市民的日常生活和习惯中就可以证明。这创造了一种迷人的生活方式与文化的混合体。我认为,这对一个城市来说是有益的。虽然伴随着混合而产生的混乱和冲突,有时也会令人烦恼,但这样的混合带来了特色,也使我们记起自己的根。
城市化一般指人们向城市的迁移。但是上海与中国其它城市告诉我们,城市化往往更复杂:它的本质是关于生活方式的改变。没有一个西方国家像中国一样如此明显地被划分为农村与城市。
我成长在荷兰乡村。我的祖父母曾是农民。透过我楼上的卧室窗户,我可以看到欧洲最有影响力的港口城市--鹿特丹发出的微弱而诱人的光。虽然乡村生活是宁静、宜人又安全的,但城市总是用她的憧憬吸引着我。
城市对我来说,就是见到有趣的人,获得新想法,是探索世界的最佳方式。我觉得家人居住的村庄是乏味的,并且梦想着一有机会就逃离。为了上大学,搬去鹿特丹更加扩张了我的这个渴望。我想要去一个特大都市。我需要纽约、巴黎、或者上海。
搬去城市给我提供了一个途径去发展我自己、我的事业,能让我遇到新朋友和新挑战。这是全世界的年轻人都有的雄心壮志,也同样适用于中国。当然,由于城市与农村区域的生活水平差异,很多人来到城市,仅仅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
然而在城市生活也有不利的一面。每个城市都有特有的问题需要被解决,不管是空气污染、食品安全、社会不平等,还是交通问题。在我看来,比起其它城市,上海正试图在一个更大的尺度上,同时处理所有这些城市问题。
我相信在中国,很多人把城市视作获取幸福生活的最终目标。很多中央政府的政策都直接指向可持续的城市增长政策。但问题一直存在:城市还可以持续增长多久呢?增长总是有界限的。也会增加城市与周边乡村的不均等,当一部分市民生活得比他们的邻居好很多的时候,可能会造成一个不平等的系统。
中国拥有丰富而悠久的农业历史。虽然在历史上,中国的农业方法比其它国家更先进,但很多当今的中国人将乡村地区视作倒退且没有吸引力的地方。个人而言,我热爱乡村。虽然我爱上海的城市生活,但我也常常渴望回到我的荷兰小村庄。我坚信乡村与城市区域正在变得越来越两级分化。
城市需要寻求一种与乡村变得更平衡的发展方式。我认为一种可行方式是将更多乡村元素加到城市里。2012年,环保组织GoodtoChina启动了天空农场(SkyFarms):一个在上海多处安装生长农作物的屋顶花园项目。2015年,另一家环境组织绿色倡议(Green Initiatives)启动了希望彩虹(Rainbow of Hope)项目,将农村农民种植的有机食物直接递送给城市居民。
这两个项目的目标消费者是上海增长的中产阶层--这个很少与农民直接接触的群体。这种难得的连接正是当我看到农村人站在精致的白领旁边时,会感到愉悦的原因。上海最让我着迷的地方在于乡村与都市生活方式的混合。这点不像纽约、柏林或东京,上海的街道供应着来自周边地区当天早上的新鲜食物。
这种混合给予了这座城市多样性的特质,而正是像巴黎或伦敦这样被认为是更加“文明”的城市所欠缺的东西。中国应当接纳城市中的“乡村-都市”特征,持续发展这些特征,使其成为都市生活的可持续特色。
( Harry den Hartog系同济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讲师、荷兰独立城市设计师,著有《上海新城:追寻蔓延都市里社区和身份》。本文编译自sixth tone,http://www.sixthtone.com/user/9395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城市,乡村,上海,大熔炉,国际化,多样化,都市农业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