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尼斯免签了,终于能去它最棒的小岛晒个北非的太阳

Jun

2017-02-22 11: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月16日,突尼斯外交部宣布,从即日起对持中国护照入境突尼斯的游客实施免签政策,中国游客可在突尼斯境内停留90天。在这个拥有1300公里海岸线的北非国家,值得一游的除了沙漠、古城,还有传说中巫女喀耳刻因为爱慕奥德修斯而将他囚困的克肯纳群岛。
岛上无人的古迹。本文图均为 Jun 图
徘徊在斯法克斯(Sfax),这个突尼斯第二大城市的明媚阳光让整个海港都一派懒洋洋。但是在去往克肯纳群岛(Kerkennah)的渡船码头却是人头攒动,我一半跟风一半好奇地加入了挥舞着船票的人群——一个未知的小岛总是一个无法抗拒的诱惑。
小岛的美常在于小巧可爱,克肯纳也是如此。无比平坦的地貌,让遍布岛屿的棕榈树好像直接从海面上生长出来似的。我从乱哄哄的渡船上弹出到洒满牛粪的土地,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交通工具好像蚂蚁分解螳螂一样,转眼就把人群各自运送不见,教我奇怪这么个弹丸之地怎么忽然之间就能隐匿掉这么多人呢。一会儿之后我只能在棕榈树叶间瞥见农夫的镰刀忽起忽落,提醒我到底这里还是住满人的。
克肯纳群岛有两个有人居住的小岛:Chergui和Gharbi,仿佛一对孪生兄弟,在古罗马时代便由修建的围堤连成一体。岸边海水清浅,即使离岸百米,水深也不及腰。浅水中漂浮着点点微型小岛,还有战争中被击沉的德国船只残骸。只要花费少许,渔民便可载你去无人居住的Gremdi小岛一游。
这片群岛原名“Cercina”,传说巫女喀耳刻因为爱慕奥德修斯而将他困在此地。尽管女巫最终没有关住奥德修斯,却开了这里作为囚犯流亡地的先河。可惜这种流亡一点没有惩罚的样子,很多人最终将这里形容为浅海上的一片天堂。
很多突尼斯人将克肯纳群岛视为浅海上的一片天堂
克肯纳群岛以土壤疏松平坦、全年阳光灿烂著称。因此遍布像紫花蒺藜这样的稀有植物,一些羊和鱼则在清新的自然间悠哉游哉。可惜即便有这些自然的恩赐再加上海绵和芦荟,也不足以支撑经济欣欣向荣,因此岛上人大多去斯法克斯工作,期望退休后返此享受人生。对游客来说,这里也是从北非其他闹哄哄的旅游点悠闲半晌的去处。但很多人来了以后却爱上这里,就像中了巫女下的咒语一样,本来计划片刻停留,却最终流连忘返。
载我去旅馆的司机跟我抱怨当地政府对他们的忽视,“斯法克斯地方语甚至删掉了我们的方言!”,他一边熟练地转着方向盘一边扭头咆哮,不免让我有点担心。由于16世纪时西班牙在岛上流放了400人众,因此岛上一些日常用语如鞋子和硬面包都与西班牙语接近。虽然岛民多出岛谋生但对语言却不肯含糊。
岛民充满北非风情的家门
当局的疏于开发虽然造就了一个游客们的世外桃源,却也要付出旅游设施缺乏的代价。我预订的旅馆就在1961年建立的离岛开发局旁,却没有想象中应有的宏伟,稍不留神就会走过。晚上我本打算去“市中心”逛逛,探访岛上主要景点:一座1930年代的Cercina大酒店。但是行不多久,我的座驾——一头骆驼就开始耍脾气,不肯走路。不过反正夜空中的星星在地中海的空气里格外美丽,我也就随遇而安,和同伴漫步树林赏夜空了。夜色宁静如水,只有偶尔的狗吠声打破夜晚的宁静。在这里,夜晚的最佳活动除了此刻的仰望星空之外,便是先看夕阳将海洋染成艳红,再去露天酒吧就着海风聊天。
作为突尼斯的一部分,酒吧里当然基本也只有男性,好在如果中间忽然出现一个女人,他们也不至于大惊小怪。我就在酒吧里遇到一名健谈好客的退休法国公务员。老先生天伦不浅,有8名子女和30个孙辈,而且个个健康活泼,他本人也依然留着一口好牙,好在这样的世外小岛吃海鲜。他给我推荐了鱿鱼干配蚕豆小茴香、橄榄和血橙,果然风味卓然。
岛上最好的厨师在Cercina酒店,他们用大蒜、西红柿烹制的大虾堪称美味。不过更欢乐的要数看本地渔民捕鱼。这里的捕鱼方法特别与众不同。渔民在日落后出海,航行在夜晚的海面上。撒下的不是渔网,而是排列成V字形的棕榈叶。当黎明时分渔民归来时,环绕海滩的立刻换为海鲜烧烤的香味。而经过了漫长夜晚的渔民此时则安静地坐于一边,彼此帮忙着清理掉落在头发里的鱼鳞。
嚼着新鲜的烤鱼,虽然每天有6艘渡轮返回斯法克斯,但这里的闲暇情怀让我一点也不想离开小岛。也许我也中了巫女的咒语了吧。
责任编辑:林凡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突尼斯、克肯纳群岛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