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满被骗有人提前三个月知道仍跟拍,家人愤怒:有什么目的

唐金龙 刘虎/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

2017-02-26 16:02

字号
陈满
陈满的大哥大嫂
24日,陈满疑似陷入维卡币投资骗局的消息,经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独家率先报道后,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怎么劝说帮助陈满已经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话题。
在25日晚上,采访即将结束的时候,陈满的大哥陈忆找到记者,他说:“有个微信群里,有律师、有拍纪录片、有拍视频的,在3个月前就知道了陈满被骗,当时才被骗了40多万。这些人还收集了很多信息,跟踪拍摄陈满的生活,和陈满认识这么久,但没有一个人把陈满被骗的消息告诉我们这些亲人,我不知道这些人出于什么目的,如果陈满那时候就被亲人们拉住,他肯定不会陷那么深,被骗那么多钱。”
让家人和曾经帮助过陈满的徐昕教授、王万琼律师不解的是:这些人跟拍陈满被骗那么久,既没有告诉陈满的家人,也没有报警,却只是通过暗访偷拍的形式收集信息,不知出于何种目的。
3月前就知陈满被骗40多万 有人说片子可提前杀青了
在陈忆提供给记者的一系列微信截图中,有一张图片显示在2017年2月25日当天下午4点35分,一个人给陈满发来这条微信:满哥,去年我们就知道那伙人是骗子,但不愿意你如现在一样成为焦点,没有报道也没有报案,现在舆论控制不住了,请尽量平和,也理解到家人朋友对你的善意,满哥挺得起。”
另一张截图显示在2016年11月23日上午11点14分,在一个微信群里,出现了一段对话。
A:“据他给我说已经投资46万元,洽谈一个下午,他就决定投资了,被洗脑如此之快。
B:又投了
A:他说总共投资了46万
B:看了这个片子可以提前杀青了(跟着一个笑的符号),上次我们去的时候他只投了33万元。”
有律师参与其中 有人称:前期摸底低调行事
通过微信截图的信息显示,在这个的微信群里,有从事法律工作的律师,有拍摄纪录片的导演,还有视频平台的工作人员。
在其中一张微信群聊天截图中,曾有人提到:“如果不行,咱们直接举报这家公司。”但另几张截图则显示,多人建议采取暗访、偷拍等形式对涉事公司进行摸底。而其中一人,应是具有法律背景的人员,则对如何收集信息,提供了法律建议:1、宣称陈满的之类的参加者的回报盈利模式是什么;2、(传)销组织上下线关系,下级拉多少下线(人头或者完成业务额)可以提升自己的级别。
从微信聊天的截图来看,在这些人曾经考虑过是先把暗访视频曝光,还是先报警,但因截图信息有限,最终没有看到结论。其中一人曾提到:“各位老师放心,我肯定低调行事,前期就是摸底,这个事急不得。”
陈满家人恩人都愤怒了:
出于什么目的 看着陈满一步步陷进去

在谈到微信群截图这件事后,陈满的家人以及曾经帮助过陈满脱离冤狱的徐昕教授、王万琼律师都表示十分愤怒和伤心。
25日,在谈到此事时,陈满的大哥陈忆瞬间哽咽了:“当时才2016年的11月份,那个时候才40多万,要是这些知情人能当时站出来阻止,或者给家人通个信息,陈满可能就不会越陷越深,不至于现在已经一百好几十万套了进去。”
陈满大嫂知道这个消息后都快要哭了,她说这些人如果真心要帮陈满的话,应该当时就爆出来或者给家人通个气,“说一声嘛,我们及时阻止也不会弄这么多钱进去嘛。”
同时,让家人们不解的是,这些人在跟拍期间,和陈满有过深入谈话,但发现陈满已听不进去劝说,为何没有告诉陈满的家人?这些截图记录显示,这些人早已掌握了涉事公司的很多信息,包括那家公司的地址、老板的照片,以及有人向陈满推介投资的偷拍视频。却采用暗访的形式拍摄,没有选择报警,不知出于何种目的。
北京理工大学法学教授徐昕,是陈满洗冤行动的发起人之一,26日,在核实这个情况后,他掩饰不住强烈的愤怒说:“明明看到陈满被骗,只是跟拍,为了抢新闻,长时间不去阻止,不去报警,这不仅违反记者的职业伦理,甚至违背做人的基本底线。”
王万琼律师,是当年帮助陈满脱离冤狱的代理律师,当她得知此事后,也相当愤怒,她说:“不知道这些人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在看陈满跳坑,就不能提醒一下陈满或家人吗?”
(原题为《聊天截图显示:有人跟拍陈满被骗3个月 家人愤怒:不说一声就看他走向火坑》)
责任编辑:张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陈满被骗

继续阅读

评论(10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