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与健康①如何用城市规划促进人的健康

沈丹丽 张娇娇 编译

2017-03-06 17:4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城市规划与人类健康之间存在莫大关系。早在19世纪,城市规划便通过改善卫生设施和住房、隔离住宅区与工业污染,来抑制工业化过程中的疾病爆发。2016年9月,《柳叶刀》杂志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探讨了借由交通模式的选择,城市规划如何影响人们的健康。
市政厅对这一系列文章进行了编译。译文参考了“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志愿者团队的工作。以下是第一篇,主要介绍城市交通规划和城市设计对非传染性疾病、道路伤害以及其他不良健康状况的作用,并指出城市和交通规划干预措施,对环境、社会和行为健康的八大影响。

21世纪人类面临着重大的全球性健康挑战,包括不健康饮食、缺乏体育锻炼、非传染性疾病(NCDs)、道路交通伤害、肥胖、人口增长、快速城市化和气候变化等。这些挑战迫使我们重新去思考预防的方法。关于住房、食物、水、能源、交通、社会服务和健康保障的决策,将会深刻地影响日益增长和老龄化的城市人口的健康、幸福和安全。世界人口预计在2050年达到100亿人,而75%的人口将居住在城市,因此城市规划现在被认为是解决健康不良状况的综合治理方案的一部分。
城市规划与人类健康之间的关联并不是新闻。早在19世纪,城市规划通过改善卫生设施和住房、隔离住宅区与工业污染,来抑制城市工业化过程中的疾病爆发。21世纪,良好的城市规划可以减少非传染性疾病、道路交通伤害的发生,更宽泛地促进人类的健康福祉。这可以通过减少对汽车出行的依赖、交通暴露、污染、噪音、城市热岛效应,同时改善人们的心理健康、减缓气候变化,推行安全、舒适、理想的步行和骑车出行方式,来得以实现。
全球性领导机构普遍认为,城市规划和管理决策可以影响城市的宜居性,最终影响居民的健康和幸福。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将“健康和健康公平置于城市治理和规划的核心”,强调综合的城市规划、交通和住房政策的必要性。
在快速城市化的世界中,了解城市和交通规划设计的决策如何影响健康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城市规划师传统上关注的是城市的物质空间、社会、经济和环境方面。然而,机动化交通的快速变化拓展了城市区域的地理规模,结合前所未有的城市人口增长,这一变化使机动化交通成为城市规划所关注的前沿问题。
20世纪早期,欧洲和北美一些城市的工程师们已经开始着手解决交通拥堵和道路交通伤害的问题了。二战后,随着国家高速公路网络的建设影响了政治、经济的发展,交通工程迅速成为一个新兴领域。随后,交通规划成为了工程学的一个子领域。城市规划和交通规划现在通常在政府的各级运行,但分属不同的机构。两者都与政治制度密切相关,因为它们涉及到重要的资本运行问题。然而,目前城市规划和交通规划以不同的理论方法为研究基础,还是在不同的学术背景中运作。
八项促进健康的城市干预措施
关于如何减少汽车行驶的里程数、鼓励使用公共交通以及步行、骑车等其他绿色交通出行方式,城市规划和交通规划的学者们一直在探索可行的方法。在此基础上,我们总结出了八项相关的综合干预措施。
1.交通伤害
在此我们考虑了城市与交通规划与设计决策相关的八个环境、社会和个人行为的风险暴露的例证,它们又将进而影响非传染性疾病、伤病和其他不良健康状况。
私家车销售通常被视作经济增长、发展和现代化的指示。然而,对私家车的依赖性越高,交通量就越大,交通伤害的潜在风险也越高,带来更多的受伤和早逝。在世界范围内,道路交通伤害是“伤残折损寿命年指标(DALYs,Disability-adjusted life years)”的第八大主因。在一些中低收入国家,道路交通伤害是影响DALYs的第二大主因,其中年轻人占了最多数。
城市及交通规划与设计决策,可以通过影响与就业、教育和日常生活所需服务的相关住房选址,直接影响私家车的需求。在缺乏便利交通选择的情况下,这些决策影响出行距离和交通流量,而这两者都与道路伤害有关。
在中高收入国家,改善交通安全的努力主要集中在私家车的安全道路设计、车辆防撞性和矫正驾驶员行为上(例如,缓速行驶以及不在醉酒时驾车)。通过土地利用和交通规划,减少对小汽车的依赖性和车辆出行里程数,也能够降低道路伤害的风险。
与机动车伤害相关的健康负担,依旧不成比例地影响着选择绿色出行方式的人,以及那些没有能力使用小汽车出行的人,包括穷人、年轻人和老年人。对交通和道路安全的担忧,是父母允许孩子选择绿色积极出行方式的主要障碍。在高收入国家如美国和澳大利亚,随着选择使用绿色积极出行方式往返于学校、在居民区活动的孩子数量的迅速下降,许多城市街道已经沦为无儿童区。
在诸如德国、法国、荷兰、瑞典等国家,从1975年到2001年,绿色交通出行者的伤亡率已经减少了70%多。这些国家实施了严格的交通责任赔偿的新法律条款,其中易受道路伤害的人群(非驾驶员)被认定是无辜的。这些国家还将城镇的限速降低到了30公里/小时,引进了高品质的交通系统,采用了包括减少停车场数量在内的交通需求管理策略,设计减少行人、骑车者和司机之间冲突的保护性道路,以及改进交通信号灯。这些做法可以在其他地方试用。
2.空气污染
几项荟萃分析和综述表明了空气污染暴露和健康影响之间的关系,包括儿童哮喘、哮喘的发病率和患病率、哮喘急性加重、肺功能受损、心血管死亡率和发病率、全因死亡率、住院和身体活动受限。在1990年到2010年期间,各种来源的环境颗粒物污染引起的全球疾病负担一直保持稳定,约占伤残折损寿命指标(DALYs)的3%。然而,中低收入国家的人们越来越担心,随着人口集中度增加,工业污染、固体燃料燃烧以及前所未有的机动车辆保有量的上升,城市空气污染会日益严重。
在高收入国家和中低收入国家,机动车辆交通暴露都是空气污染的主要来源。居住于繁忙道路300米范围内的人暴露于较高水平的污染物如颗粒物、一氧化碳和氮氧化物之中。比起高收入国家,中低收入国家的小汽车通常更旧,因此也带来更多的污染物排放。
交通运输业还能通过气候变化间接地影响健康,它贡献了全球25%的碳排放量,其中75%来自于道路交通。建立优先考虑步行、骑车和公共交通使用的多模式联运道路系统,将大大减少城市空气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产生一系列环境和健康的益处。
通常认为户外体育活动,包括步行和骑车,会增加在空气污染中的暴露。然而事实上,那些小汽车拥有者面对的空气污染暴露是更大的。在相同的环境中,坐在汽车里的人比骑自行车的人遭受更多的环境污染。其他也有研究表明,骑车的健康益处大于空气污染带来的健康风险。
城市规划可以通过将住房、学校、公园和运动设施,建设在远离交通繁忙的道路,并将自行车道从机动车道里分离开来。为了保护居民免受日益增加的空气污染暴露的风险,在交通繁忙的道路上设置高密度住房时,需要考虑更多。
3.噪声
长期噪声暴露通过烦恼、睡眠障碍和慢性压力的途径影响人们的身心健康。道路交通噪音是全球环境噪声暴露的最重要的来源。最近一项荟萃分析得出,欧洲的交通噪声导致每百万人口中有400到1500的伤残折损寿命(DALYs)。
道路交通噪声暴露影响身体健康的结果,例如心血管疾病和高血压,而机场噪声则会降低生活质量、损害儿童的认知发展、降低心理健康。
通过将住房、学校和其他服务机构放置在远离交通繁忙路线的区域;减少和减慢道路交通;使用降噪的路面铺设材料;对房屋做更加消声的设计,比如将卧室和阳台放置于远离噪声源的位置,噪声暴露对健康的影响将得以减轻。
4.社会疏离
孤独和社会疏离与较糟糕的心理健康、不良健康行为(例如,缺乏运动和吸烟)以及有害的生物进程(如较高的血压和C反应蛋白,以及较差的免疫功能)相关。2015年的一项荟萃研究得出的结论是,社会疏离对过早死亡率的影响与其他已确定的健康风险因素(如肥胖)相当,强调了社会疏离作为一个公共健康问题的重要性。
有证据表明,城市设计规划可以鼓励社会互动、增强社会凝聚力,进而带来健康效益。街道和公共开放空间的设计,能够鼓励居民逗留、休闲和互动。可达的、多元化的目的地设计可增加步行出行概率,进一步加强社会接触和团体意识。居民区还可以提供文化和非正式社交活动的场所设施,从而加强居民的社会联系和归属感。不过,这需要足够的住宅密度来创建充满活力的邻里关系。
随着城市增长和高密度化,当前的一个挑战是创造一个具有足够密度和本地设施、以促进步行和社会互动的城市环境,同时还要保护居民不受高密度区域大量活动的打扰。关于优化密度可以促进社会接触、同时减少其他城市暴露风险的功效,人们目前知之甚少,尤其是那些收入较低、更脆弱的人群。邻里关系不善,是社会管制出现故障的信号,并且与犯罪的增加和对犯罪的恐惧相关。
5.犯罪安全
犯罪可以影响非传染疾病(非传染性疾病,指生活与行为方式以及环境因素引起的疾病)的发病率,因为人们可能会限制自己和其孩子,不去参加社会活动和体育锻炼,以躲避他们认为不安全的地方或处境。对于那些认为自己身体易受犯罪攻击(例如,女性和老年人)或经济上易受犯罪攻击(如低收入和少数民族人群)的群体,犯罪带来的安全担忧,与缺乏运动导致的肥胖程度增加之间的关联更具一致性。此外,犯罪和犯罪恐惧也与心理健康相关,但其因果机制迄今还不太明确。
购物中心、交通节点、街道的连通性使当地有更多的行人步行和流动,但也伴随着可能的犯罪现象,比如财产犯罪(如盗窃、破坏)。酒类商店和饮酒场所更容易发生酗酒和暴力犯罪。然而,具有多样性、可达的目的地及交通选择的社区能够鼓励当地人步行,这也可以增强邻里间的自然监视,让人感到更加安全。鼓励街道上出现更多的“眼睛”,是预防和减少犯罪行为的一个重要方法。
值得注意的是,犯罪的发生并不一定意味着人们会感到恐惧不安。通常在无人居住的杂乱场所和闲置空地附近,人们感到身体不适,这与人们对自身安全的担心加剧有关。低收入人群的这种感受会加剧,这些人通常生活在贫困集中的社区,并且有较少的经济资源来保护自己免受实际的(或意想中的)安全威胁。此外,低收入社区可能会受到一些额外的安全隐患(如无人照看的狗和拥挤快速的交通)。
6.缺乏运动
缺乏运动和不健康的饮食是非传染性疾病最主要的原因,许多关于城市规划以及健康关联性的证据,重点都落在体育锻炼上。2010年大约有320万人因为缺乏足够的运动而死亡,以及全球6930万的DALYs。缺乏锻炼增加了大部分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包括冠心病、Ⅱ型糖尿病、结肠癌和乳腺癌,以及降低了预期寿命。土地利用和交通规划的决策可以影响步行和骑车的便利性、吸引力和安全性,以及休闲体育活动的机会和意愿。
步行和骑车都可以减少对私家车的依赖。步行较汽车更普遍,且通常不需要较高的技能、设备和基础设施。然而,骑车可以在更短的时间内行驶更长的距离,从而减少通勤所花费的时间,增加了相关设施的使用。相对于北美和澳大利亚,欧洲城市的自行车租赁率要高得多,实施了适合骑行的政策,并对一些基础设施进行了投资。
创建街道网络连通模式、支持多功能用途和高密度开发(即适宜步行的社区)的城市规划和设计,可以鼓励步行出行方式。创造有利于将体育运动作为日常活动的城市,能够促进居民健康和预防非传染性疾病。相反,低密度城市边缘的住宅开发,缺乏足够的商业、服务和公共交通,增加了人们对于小汽车的依赖,减少了体育活动机会。
7.久坐
久坐已经成为了慢性病预防的一个新的关注点,并且与Ⅱ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某些癌症和全因死亡的风险增加有关。城市职场的成年人每天可以坐10个小时以上,这增加了健康风险,甚至对于那些符合体育锻炼指南的人来讲也是如此。久坐包括汽车上的久坐,被认为与心血管疾病风险的增加和心理健康的脆弱化有关。
在高收入国家中,车内的时间、观看电视及其他屏幕的时间,占成年人非职业久坐时间的85%。全球范围内,中低收入国家从农业经济体转向制造业和服务业经济体,增加了节省劳力的装置设备和更机动化的交通方式,久坐行为也随之迅速上升。
城市设计和规划性质(特别是密度、土地利用多样性、多功能目的地的可达性,以及与交通、各类日常便利设施之间的距离缩短——为日常生活选择提供一系列更积极的选择),可以帮助人们减少久坐时间。最近一项研究综述确定了89个环境属性和久坐行为之间的关联,最一致的发现是,居住在大城市地区的人们久坐时间比生活在小城市或小城镇的人少。高收入国家的大型城市区域通常拥有范围更大的公共交通基础设施,这可以让更多居民减少在私家车内的时间。鉴于全球正在迅速变化,我们需要对这个新兴领域进行研究。
8.不健康的饮食
全世界每年有260万人由于水果和蔬菜摄入的不足而死亡,估计有210亿人超重或肥胖。越来越多的基础研究证明了食品采购、饮食和城市食品环境土地利用特性之间的关系:食物的可获得性(即食品供应)和食品获取的方便性(即食品供应地点和距离)。健康食品的可获得性和多样性,始终与可提供较好饮食和水果蔬菜供应的超市密度,呈现正相关。相反,较高的快餐可获得性则与快餐采购和消费量以及肥胖风险呈现正相关,而这些又与社会经济优劣势密切相关。
生活在难获取健康实惠食品的地区,居民可能在无法使用公共或私人交通的情况下,只能在品种有限、规模较小的当地商店,以较高的价格购买入较差的食品,从而危及食品安全,并可能扩大空间不平等现象。
当地耕地的保护是长期食品供应的关键。为了满足不断增长的人口,到2050年时全世界食品供给需要翻一番。因此,保护和支持城市和城郊环境中的土地规划政策,对增加当地食品获取的便捷性、减少不公平现象至关重要。
(“一览众山小-可持续城市与交通”志愿者团队也为此文做出了贡献)
责任编辑:冯婧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城市,健康,柳叶刀,交通,疾病,饮食,空气污染,噪声,运动,犯罪安全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