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鹮飞回来了”:野化放飞,“东方宝石”36年后重返山林

澎湃新闻 综合报道

2017-03-07 17: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朱鹮被誉为“东方宝石”,历史上曾广泛分布于中国、日本、俄罗斯、朝鲜等地,由于环境恶化等因素导致种群数量急剧下降,至上世纪80年代,仅在我国陕西洋县发现仅存的7只野生种群。朱鹮作为世界珍稀濒危鸟类,因此也被称为“鸟类中的大熊猫”之称。  本文图片均来自 东方IC
2017年3月5日,经过36年的人工干预,全球仅剩的最后7只野生朱鹮在重新回归人们视野的同时,也在回归大自然。
朱鹮体态秀美典雅、性格温顺,被誉为“东方宝石”,我国民间将它看作是吉祥的象征,亦被称为“吉祥之鸟”。历史上,朱鹮曾广泛分布于中国东部、日本、俄罗斯、朝鲜等地,后由于环境恶化等因素导致该种群数量急剧下降。1963年,朱鹮首先在俄罗斯踪迹全无;1975年,朝鲜半岛最后一只朱鹮消失;1981年,为避免日本朱鹮真正灭绝,日本决定把最后6只野生朱鹮全部捕获,进行人工饲养。但因为朱鹮种群老化始终未繁育后代,2003年10月,随着最后一只朱鹮死亡,日本无奈宣布“日本朱鹮灭绝”。
繁殖期,朱鹮会不断啄取从颈部肌肉中分泌的灰色素,涂抹到头部、颈部、上背和两翅羽毛上,使其变成灰黑色。摄于2016年6月22日
朱鹮体态秀美典雅、性格温顺,我国民间都把它看作是吉祥的象征。图为在山林间自由休憩飞翔的朱鹮。摄于2016年5月29日
1981年,7只野生朱鹮种群出没在我国陕西省洋县秦岭南麓,这四只成鹮和三只幼鹮成为全球拯救朱鹮的最后希望。
经过30多年的抢救性保护和繁育,我国朱鹮种群数量从7只发展到2000余只,陕西、北京、河南、浙江和广州等省区相继建立了稳定的人工种群和野生种群。此外,我国朱鹮还先后走出国门,前往韩国和日本安家繁衍。
野生朱鹮生活在温带山地森林和丘陵地带,大多邻近水稻田、河滩、池塘、溪流和沼泽等湿地环境地带。作为我国朱鹮的历史分布区之一,浙江省在2008年4月16日从陕西省观台引进5对朱鹮,并选址德清县下渚湖国家湿地作为朱鹮的人工繁育和野化放飞基地,开启了浙江朱鹮人工迁地保护以及野生种群重建工程。
2016年4月6日,饲养员在对朱鹮卵进行编号,以便确定朱鹮的谱系。2015年,在浙江大学的帮助下,德清珍惜野生动物繁育研究中心的所有朱鹮都进行了谱系鉴定,每只朱鹮及其后代都有了自己的家谱和身份信息。
2016年5月29日,一只刚出壳的朱鹮幼崽被放在恒温箱内,随着人工孵化技术的日渐成熟,德清朱鹮幼鸟破壳存活率也大幅提升。
2016年5月29日,饲养员正在对一只出生1个月左右的朱鹮幼崽进行喂食。灰色绒羽的雏鸟就像一只丑小鸭,经过2个月的生长,朱鹮幼鸟将蜕变成长喙、凤冠、赤颊,浑身白色羽毛的美丽天使。
德清县珍稀野生动物繁育研究中心外,安装了一处大屏幕,向前来参观的游客播放朱鹮在野生环境下的繁育过程。
2016年6月22日,幼鸟繁育中心,饲养员在对朱鹮幼鸟进行查看。对幼鸟来说,饲养员就是它们的衣食父母。每年的4-6月,也是工作人员最为辛苦的时期。
人工孵化后,朱鹮幼崽还需要经过45天左右的人工喂养后才能转到孵化中心外的大笼舍集中饲养,到了60天后,朱鹮便可以飞翔。
许建强是当地的一位村民,2013年进入中心负责朱鹮饲养。目前中心饲养员有5人,除了照顾朱鹮,他们还要配合浙大专家,做好朱鹮日常生活的记录。
2016年4月20日,负责朱鹮饲养的许连松在野外一处池塘为野化放飞的朱鹮投放食物。放飞之后,为了能让朱鹮能够逐渐适应自然环境,还需要人工投食进行辅助。
2014年11月,33只朱鹮被野外放飞,这也是朱鹮在我国东南沿海地区被首次放飞。2015年5月底,浙江朱鹮的总数达到220只左右。
2016年4月20日,在野化放飞朱鹮的繁殖季,许连松每天都要对野外朱鹮的繁育情况进行巡查。为了记录朱鹮野外繁殖的全过程,中心还在朱鹮巢外安装了探头进行24小时监控
德清繁育中心养育的33只朱鹮在2014年11月被野化放飞,但第二年的繁殖季,在自然孵化状态下只存活了一只。到了2016年4月,随着朱鹮在野外的适应能力增加,这一情况有了突破性进展,先后有10只朱鹮成功孵化并存活。
朱鹮在放飞前,都要从原先的小笼舍转到大笼进行野化训练,在这个模拟的野生自然环境里,除了人工投食外,其他人为干预的因素都将减少。
2016年11月13日,德清中心准备放飞第二批养育的14只朱鹮,这些朱鹮已经在这里适应了将近一年,等待林业部门的批准后,他们也将真正重返自然。
德清县珍稀野生动物繁育研究中心外,一群来自杭州的摄友在棉花地里拍摄朱鹮。朱鹮野化放飞后,这里每天都会吸引众多摄影爱好者。
2016年11月15日,经过身份验证后,浙江省德清县珍稀野生动物繁育研究中心的20只朱鹮,启程前往四川省峨眉山景区安家。此次20只德清朱鹮的西迁地四川,也是朱鹮在我国西南地区的唯一分布区。当年人工迁徙至峨眉山的50只朱鹮,除来自德清外,还有来自河南董寨保护区的10只和陕西楼观台20只。
2016年11月15日,20只朱鹮送往四川的当天。河南董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朱鹮养殖基地的工程师黄治学也专门赶到浙江德清,负责此次20只朱鹮的运输安全。黄治学自1990年起,一直从事朱鹮的人工繁育、野化训练、野外放飞、野外监测观察研究等工作。平时,黄治学也常常会跟着朱鹮的人工迁徙前往指导。图为朱鹮运输前,黄治学将朱鹮的翅羽细心扎好,防止在长途运输中受损。
2016年5月29日,游客在浙江德清珍惜野生动物繁育研究中心参观朱鹮科普馆。目前生活于日本和韩国的所有朱鹮,均为我国朱鹮的后代。
随着国内朱鹮种群数量的增多以及在人工饲养、野化培训和野外放飞等方面取得的突破性进展,陕西、河南、浙江等省也在逐渐加大朱鹮野化放飞的力度。
而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这让这一度濒临灭绝的“东方宝石”能够真正重返自然。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朱鹮,野生动物,环境保护

相关推荐

评论(4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