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全球工作女性:期待建立起更为包容女性的工作环境

澎湃新闻 综合报道

2017-03-08 16: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3月8日是国际妇女节,世界各地都会在这一天举办各种活动来庆祝妇女在社会上取得的成就。从1909年3月8日美国芝加哥劳动妇女罢工游行集会至今,国际妇女节已经走过了百余年历程。根据传统,每年妇女节都会推出不同的主题,今年的主题则是呼吁人们勇于改变,推动建立起更为包容女性的工作环境。路透社摄影师采访了世界各地正在工作的女性们,与她们探讨工作中的性别不平等问题等一系列问题。
Yuniko,24岁,中国台湾游戏主播
“我总是听到有人谈论女性游戏主播,说她们只依靠自己的外表。但我不是那种主播,我可以和男性一同工作,我从没有把我的脸蛋和性别当做优势。”
塔拉·麦克纳尔,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史蒂因眼科研究所眼科肿瘤中心主任
“女性在知识、能力、临床实践、外观上都面临比男性更加严苛的标准。因此即使性别平等问题有所好转,但目前仍是不完全平等的状况。”
冯氏海,54岁,越南搬砖工人,每天要运送3000块砖到窑炉
“同样的工作,男性工人可以得到更高的收入。不仅我,所有村里的妇女工作都非常努力,但我们没有教育,没有保险,也没有未来。”
莱拉,叙利亚民间武装“叙利亚民主力量”的女战士
“在成为战士前,我遭受过不平等对待。但是加入叙利亚民主力量后再也没有遇到过。因为男性在加入“叙利亚民主力量”前,必须接受有关组织内性别平等的教育课程,所以女战士可以同任何人一样领导军事运动。”
伊丽莎白,36岁,正在玻利维亚国会大厦进行采访的记者
“当我开始做记者时,确实感到了歧视。我们作为女性记者,必须出类拔萃,必须在每个领域做好准备。”
【塔拉韦拉,31岁,尼加拉瓜共和国消防员
“我刚做消防员时,队友都认为我在艰苦的训练中会迎难而退,但我用实践告诉他们,我能承担与男性消防员同样的任务。我认为妇女必须在所有领域争取突破。”
智卫市野,40岁,日本神官
“人们通常认为神官是男人的职业,女性不能举行仪式。曾经我完成了一次破土仪式,竟然被客人问道:‘神官什么时候来?’”
“起初工作时,我会穿上祖父的浅绿色服装,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男人。但后来,我为自己是女神官而感到骄傲,于是我开始穿着粉红色的长袍,就像今天这样。”
【埃米莉,37岁,法国农场饲养员】
“过去饲养员被看作是男人的工作,而妇女通常是做行政工作。现在人们更加性别开放,类似的变化需要发生在任何地方,而不仅仅是在农场中。”
罗萨丽娜·达拉戈,55岁,擦鞋服务店店员
我的顾客们在看到我是一个女人前都认为我十分专业。”
“母亲们必须给他们的儿子灌输一种性别平等的观念。”
埃克尔克,26岁,巴基斯坦车手
“当我计划独自骑车环绕巴基斯坦时,许多男同事建议我不要这样做,因为一个女人独自骑行很不安全,但我还是做到了。”她说。
帕拉格斯,45岁,智利圣地亚哥钢管舞教练
“学生们在训练后会更加自信,绽放更多笑容。但由于一些学生的丈夫认为钢管舞不是一项运动,而是与性有关的活动,因此她们只好停止上课。”
格雷斯,40岁,菲律宾挖掘机操作工,三个孩子的母亲
“如果男人能做到,为什么女人不能做呢?我比这里的男工人做得更好,他们只能开大卡车,而我挖掘机、大卡车都能驾驶。”
【曾云,27岁,韩国自由摄影师
“大多数新闻网站更喜欢雇用男性摄影师,我认为这是性别不平等的表现。尤其是当我报道暴力现场时,有时会听到性别偏见的言论。”
【加芙列拉·桑托斯,26岁,马车驾驶者】
“女孩子做我这个职业比男孩子更为合适,女孩子对马的习性更为敏感,这也是雇主更愿意雇佣女性马夫的原因,其实游客们也更喜欢女性驾驶者。”
玛丽亚,俄罗斯女飞行员,正坐在谢列梅捷沃机场内停靠的空客A320的驾驶舱内
“女性可以自己付出更多努力,来解决性别不平等的问题。”
瓦莱丽·佩龙,53岁,种牡蛎的农民
“养育男孩子们的母亲任重而道远……因为我们必须在男孩子们尚幼的时候给他们健全的思考能力,让他们能够平等的看待女性。儿童早教的心态亟待改变,必须让大家认识到,男孩可以玩洋娃娃,女孩也能够玩小汽车。”
爱丽丝,41岁,时装设计师,伦敦时装周期间,她正在时装表演的后台工作
“我不认为时尚行业的性别不平等问题像其他行业一样严重。但我不得不承认女设计师数量有限,可能因为设计师工作的强度、季节性很大,这与女性养育孩子等问题之间存在冲突。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很多著名设计师是男性的缘故。但我不认为这是性别歧视的问题,因为只有自己变得非常强大,才能够取而代之。”
克里斯汀,38岁,肯尼亚金属油漆工
“我在工作中经历过性别偏见,有时我被拒绝合同,是因为我的性别和婚姻状况。一些女同事也因为性别受到过不公平的对待,甚至被剥削。”
多丽丝·洛伊特哈德,54岁,瑞士联邦主席兼环境、交通、能源及通信部长
“性别不平等的问题仍然发生在工作场所,男女工资差异可以达到20%,薪酬设定中需要更多透明度。在目前的上层管理者和政治领导岗位中,女性仍然是少数群体,我鼓励女性更多投入自己的事业。”
席尔瓦,62岁,巴西保姆,正在位于里约热内卢贫民窟的家中照顾雇主的孩子
“我从来没有在工作中遭受虐待,我一直能从我工作的家庭中感受到亲情。”
罗西奥·拉格朗日,53岁,冲浪运动员,冲浪教练
“1977年,我成为代表我的国家参加国际国内体育竞赛的第一名女性。1995年,我成为一名冲浪教练,许多女性在冲浪方面很有天赋,我希望未来女性能够在专业赛事上和男性拥有同样的比赛名额。”
【玛克辛·梅里特,52岁,卢瑟福家庭学校校长】
“我职业生涯中最紧张的时候是我有孩子的时候。女性在生完孩子后重返工作岗位,有时会受到怀疑。我们需要改变这种偏见,毕竟女性也应该拥有一个能够实现个人抱负的职业生涯,职场不应该成为一个时时需要斗争的战场。”
乐嘉·塞利莫维奇,34岁,家具制造工作者
“在我所在的国家,对于女孩子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寻常专业,但是我也并没有碰到过对我的工作内容有太多质疑的人。人们有时候会感到惊喜,但是实际上他们也只关心我是否能够优秀的完成自己的工作。”
什雷斯塔,25岁,尼泊尔的突突车司机
“女性和男性驾驶车辆没有任何差别,但有时人们看到是女性司机就会试图控制车辆,甚至对我使用恶毒的语言。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会保持安静,更加努力地证明我们的能力与男性是相当的。”
希娜·康诺利,32岁,英国女邮递员
“我比较幸运,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没有碰到过性别歧视的情况。我常常在女性顾客那得到好的评价,毕竟女性看到有女邮递员给他们运送邮件或许会更开心一些。”
豪莱·谢赫,54岁,水管工,培训师
“在丈夫缺席的家庭里,女性水管工的存在会让家庭妇女感到更舒服一些,”
“我认为解决性别不平等的关键在于,所有操作部门都应该给予男性和女性同样的机会。同时,女性也必须相信自己能够拿出令人信服的能力和技术。”
克里斯蒂娜·阿尔瓦雷斯,29岁,屠夫
“我从未感受到任何性别不平等。我相信女人们可以和男人们做一样的工作,不存在什么歧视。”

阿鲁巴·奎罗·帝朗,32岁,兽医
“有时我觉得我能在一些顾客的眼中看到所谓的性别不平等。但在一定程度上,因为有一个大学学位的加持,我还是比较幸运的。”
帕洛玛·格拉内罗,38岁,跳伞教练
“男人不必像我们一样证明自己,我们每天都在测试风洞。目前这里的教练工作仍然主要是由男性担任,而行政工作大多是由女性负责。”
责任编辑:宗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妇女节,职业女性,性别偏见

继续阅读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