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荣成警方回应北京新冠感染者“打工寻子”进展:正在了解

澎湃新闻记者 薛莎莎 何佩芸

2022-01-20 11:5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北京一名新冠肺炎感染者岳某打工寻子的事引发广泛关注,被称为“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据媒体报道,岳某老家在河南,长期住在山东荣成,在北京边打工边寻子。1月20日上午,山东荣成市公安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该局正在了解寻人进展。
据媒体报道,岳某儿子岳跃仝2020年在山东荣成市东山镇东山汽车站候车厅走失,岳某曾在当地报警,但“三个月才立案”。前述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整个事情我们都在调查了解”。
据北京青年报此前报道,1月19日,北京市第269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会上通报,1月18日,朝阳区新增一例无症状感染者,该人现住朝阳区平房乡石各庄村,主要从事装修材料搬运工作。
公开的流调报告显示,这名感染者常在深夜工作,并经常工作到凌晨。在今年元旦,他在某酒店从1月1日晚工作到2日凌晨4:43;1月10日,他从凌晨时分开始工作,一直到早上9:00,中间转移了5个工作地点。目前,该感染者已于1月18日12点由120转运至佑安医院进行隔离治疗。
另据中国新闻周刊稍早前报道,这名无症状感染者岳某,本在山东威海捕鱼船做船员,2020年8月12日,他的大儿子岳跃仝走失,因儿子曾在北京做过帮厨,他就来到北京寻找。在此之前,为了找儿子,他已经去过山东、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每到一地,在寻找儿子的同时,他都会打零工维持生活。
前述报道显示,岳某称,大儿子走失前在距离家50公里的一个食品厂工作。2020年8月12日,他说肚子不舒服,就要回家找他妈,食品厂主任把他送到汽车站,然后他走丢了,就突然不见了,也没上汽车。儿子走失3天后,他赶回家找孩子,并在当地派出所报警,想让警方通过定位儿子的手机、调监控找人,“他们说这是成年人,不给定位手机,两三天后,我儿子的手机就没电关机了;至于调监控,他们说只管车,不管人,也不给调。事情过了三个月才立案。后来我到威海市公安局,威海市公安局把这个案子又推回荣成市公安局。”
岳某表示,这几年为了找孩子,到现在已经花几万块钱。打零工赚了钱就找孩子,没钱了就打工。“我努力,就是为了把孩子找回来。我辛苦一点,就算把命搭到里面,也要把孩子找回来。”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汤宇兵
图片编辑:沈轲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流调中最辛苦的中国人

相关推荐

评论(120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