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存昕首谈辞职:自认副院长当得“不太称职”,演出才是饭碗

王毅/@红星新闻

2017-03-13 20:21

字号
@红星新闻 官方微博3月13日消息,“ 当领导没把我毁了真的是好。”前日(3月11日),全国政协文艺界别分组会议后,濮存昕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首谈辞官初衷。3月1日,北京日报刊登了《北京市近期重要人事任免(2016年11-12月,133人)》公告。公告显示,著名演员、中国剧协主席濮存昕不再担任北京人艺副院长。他担任副院长近14年,中途曾多次提交辞呈。
濮存昕接受采访  微博@红星新闻 图
​逮着机会就辞职 14年后濮存昕终于如愿以偿
2003年4月11日,濮存昕担任北京人艺主持日常工作的常务副院长,司局级干部。在过去10多年的报道中,濮存昕从一开始就对官职兴趣不大,刚当副院长4个月,他就提交过辞呈,并通过电子邮件告知全院干部职工。但他的这封辞呈一直未获得任何回应,不拒绝也不批准。
2007年,北京人艺迎来第三任院长张和平上任,已连续多次向上级提出辞职的濮存昕,又借新院长到任之机,再次提出了辞去自己所担任的北京人艺副院长的职务。当时,有媒体记录了他当年说的话:“我一定要辞职,让一个演员介入管理,真的不行。我自始至终都是演员,我自己评定自己,我那点水平撑不起人艺的发展方向。”
他几乎是逮着机会就辞职,一直到去年年底,濮存昕终于如愿辞去了副院长职务。任免会上,濮存昕相当平静,他说:“我知道这一天将要到来,我的心情是拒绝预期和拒绝准备,我不是等待,而是静候。”濮存昕不仅是对当北京人艺副院长不感兴趣,他还曾当选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也被他认为是“被推选上,也就是一桩俗事”。
前日(3月11日),与红星新闻记者相见时,濮存昕戴着鸭舌帽,谈到辞官,他长舒一口气,颇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自认为官“不称职” 希望每年演一百场戏“赎罪”
多次辞职,濮存昕并非对为官没有思考。他为官也有些与众不同,比如,他很少用公车,而是骑自行车上下班。濮家将“清白吏子孙”作为祖训,治印刻章,警醒后人,这一方章一直放在濮存昕的书房里。
“世守贤良思存方正敬承德荫,恪振家声”。濮存昕说,他是“存”字辈的,他的女儿叫方方,祖训的16个字从同治年间一直传到现在。作为知名艺术家,他的老家曾提出要送他房子,但被他拒绝了。
虽然之前官至司局级,但濮存昕认为,演出才是他的饭碗。他的言语中,对为官丝毫不感兴趣,甚至辞职后有种一身轻松的感觉。
他的理想工作状态是:用演出把自己的时间填满。他希望一天到晚演戏,什么也挡不住他的演员之路。天天演戏,天天进化妆室,天天背词儿。
他说,在唱词念白时,他陶醉其间,在演出角色时,他浸润其中。这都是他作为戏剧人的满足。
濮存昕自认副院长当得“不太称职”,因此希望每年演上一百场戏“赎罪”,以饱和的工作状态,让自己收获满足感。
”我规避了多少艰难险阻,规避了多少诱惑、陷阱。”谈到缘何至今还能坚持演戏,濮存昕深有感触地说,既为官又为演员,谈何容易。
他笑着说,“如果我不演戏,脂肪肝、高血压肯定有”,自己能有好身体,都是坚持演戏的好处。他认为,演员天天演戏,就像农民天天种田,本来就是天经地义。
“我要吸取我老师的教训,永远当个演员”
担任了三届全国政协委员,谈起15年的参政议政路,他表示,自己了解了很多事情,也理解有些事情一时半会解决不了。
他表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活法。他笑道,我们小学的同学们,当少先队大队长的,后来都是公务员;能打能闹的人,就是能够当弄潮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自己吃亏,早点上当,早点摔跟头比晚摔跟头好。
对于近14年的为官之路,濮存昕认为,担任领导职务,天天要开会,他的身体肯定会不行,“所以说,当领导没有把我毁了,真的是好”。
濮存昕的老前辈于是之老师曾为官,曹禺先生,也曾担任北京人民艺术剧院院长,还有多位他尊敬的前辈,都担任过领导岗位。濮存昕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我没有和我的老前辈是之老师、曹禺老师一样,他们从政干得很不痛快,我要吸取我老师的教训,就永远当个演员。”
(原题为《濮存昕首谈辞官初衷 :对为官没兴趣,演出才是饭碗》)
责任编辑:薛冬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濮存昕,辞职

继续阅读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