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中科院博导也是名吉他手,听他唱一曲《将进酒》

王小龙/科技日报微信公众号

2017-03-20 18:25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陈涌海弹唱《将进酒》 来源 网络(05:26)
3月16日凌晨,窦唯发布了自己的最新专辑《山水清音图》。
窦唯新专辑《山水清音图》
据说,专辑灵感来自古画《山水清音图》,整张专辑分为“萧和键音图”“鸣虫静夜图”“童子诵乐图”“长卷舒慵图”等,就像一幅长长的画卷。
古画《山水清音图》
窦唯早已不是那个摇滚愤青,时间的印记让他更像是一个在用音乐说话的行为艺术家。对自己专辑的销量和评价窦唯从不关心,态度是——懂的自然懂,不懂的也不强求。
但今天要说的并不是窦唯,而是在这张专辑中与他合作的一名物理学家。
他的名字叫陈涌海。在窦唯的新专辑中担任吉他手。
《山水清音图》专辑封套上能看到陈涌海的名字。
中科院半导体所主页上是这样介绍他的:
博士,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半导体材料科学重点实验室主任,曾任973项目首席科学家。长期从事半导体材料物理研究。先后主持了国家重点基础规划项目和课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和面上项目、中科院重点项目等十余个科研项目。在国际知名学术刊物上发表SCI论文百余篇,获得国家授权发明专利十余项。曾获2004年国家重点基础研究计划(973)先进个人称号、2006年度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2009年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11年度中科院百人计划入选者等奖励和荣誉。
不了解陈涌海的人在看过上面这段介绍后估计就更懵了。
物理学家?吉他手?
这位中科院博导弹起吉他的样子可从一首弹唱《将进酒》的视频中亲眼得见,长袖衬衫、西裤、整齐的短发、眼镜……那豪迈又稍显嘶哑的声音无论如何也无法让我们将其与这位著作等身的物理学家联系起来。如果屏蔽图像,只听声音,相信呈现在绝大多数人脑海中的都是另一副模样。
这一首《将进酒》是他的好友杨一无意之间上传到网上,居然很快就破了千万的播放量,还因此上过2012年的网络春晚。自此陈涌海获得了“摇滚博导”的称号,而他对面那位打着拍子的老者,是国学大家钱绍武……
直到今天,在网易云音乐中,这首歌的下方的评论区中仍然陆陆续续地有网友留言。
“研究量子纳米之余,弹琴复长啸,纵情民谣中”,这句简介,用来描述陈涌海可能更为准确。
陈涌海出生在普通市民家庭,没有任何音乐和科学方面的家学。由于父亲在电影院工作,家在电影院旁,从小看了不少的电影,听了不少电影插曲。
1986年他离开湖北老家,只身来到了北大求学。在那段日子里,陈涌海不但是个学霸,更是一个文艺青年。吉他自然必不可少,每到夏天的傍晚,一群同好便会相约在北大图书馆东边的草坪上弹琴,唱歌,聊理想。
而后,陈涌海还与许秋汉、杨一等同道中人组建未名湖乐队。
有人回忆,当年陈涌海唱歌时,满口方言,台下的观众开始瞎起哄,这时的他愤怒异常,大声吼道:“听不懂的出去!”
《成都商报》曾在2012年时对陈涌海进行过一次书面采访。陈涌海怀抱吉他演奏的特写和王力宏劲舞的照片被并排放在了文娱版上。
成都商报:如果能重新选择,你是做音乐人还是科学家?
陈涌海:当然还是搞科研。科研和音乐都是我喜欢的,搞科研更有把握保障自己和家人的生存,搞音乐就不好说了,音乐就是自己的业余爱好。
成都商报:你是如何平衡科学家和音乐人的身份?音乐对你进行科研有帮助吗?
陈涌海:很简单吧,科研是职业,音乐只是业余爱好,两个都是我喜欢的,定位很清楚,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平衡。弹琴唱歌可以缓解科研上的压力吧,算是科研生活的一个很好的调剂。
据说,即便是在这几年,陈教授依然过着随性洒脱的生活,除了完成科研和教学任务外,还看书、画画、弹琴、吟诗,会参加诗歌集会和音乐节,偶尔还会登台对着陌生人唱上两句。
茫茫人海,具备陈教授这样才情的人并不多见,在此基础上,能在科学家与艺术家之间自如切换的更是少之又少。
我们能学习和借鉴的或许只有陈教授那种恬淡和洒脱,在浮躁与嘈杂中不忘初心,淡然前行。
求学如此,工作如此,科研亦是如此!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窦唯

继续阅读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